【一个不正经脑洞】

小朋友放学回家搬个凳子坐好,问家长“我是怎么来的?”

临也因为过于震惊暂时断线,支支吾吾说不出口。

静雄抓着头发,“啊,好烦呐,一般是雄蕊和雌蕊接触一下,但我们家情况复杂一点,所以说就是雄蕊和雄蕊……”被临也抬手拍飞。

“忘记小静讲的蠢话!!!小孩子都是送子鹤送来的!”


评论(2)
热度(32)

Für uns heißt der Satz in alle Ewigkeit
"Jeder ist sich selbst der Fernste".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