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浅尝

※完售本《福尔图娜的赞美诗》收录,三年前写的小辣鸡

※前篇 鲸吞,后文不存在的,是坑(跑路)

 

“汤姆前辈,”瓦罗娜盯着荧光屏上的标记,慢慢转过头去,“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嗯?”雷鬼发型的前辈推了把眼镜,“谁知道啊,不过也没办法了。这次的案子很棘手,一定要在凌晨之前把目标弄死,不然我们来神组全都会有麻烦啊。”

酒店的监控系统已经接上了他们的线路,瓦罗娜沉默下来,小心监视着派出的两组人,生怕会出问题。看到正臣和沙树顺利进入了主会场,汤姆坐到瓦罗娜旁边拿起耳麦戴好,不时指点年轻的后辈如何行动跟措辞更自然。

而另一边,还在楼道中待机的静雄和临也气氛之尴尬,哪怕隔着屏幕也真切的传到了这一边。

宴会正式开场,算是暂时可以松口气,田中汤姆揉了把自己的额头,拍拍旁边的俄罗斯姑娘递给她一罐咖啡。

“呐,瓦罗娜,”喝了几口自己那罐,汤姆转过头来指了指一堆屏幕中的某一块,画面上正是西装笔挺的正臣和挽着他的手臂向一旁的人浅笑致意的沙树,米色的暗纹小礼裙优雅而不单调,和旁边人墨蓝色的手工西装也很搭调,不管怎么看都是一对璧人,“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简单。”镜片上反着一点光,让瓦罗娜看不真切他的眼神,“不过不管怎么说,还真是,郎才女貌啊。”仍然单身的前辈看着那对小情侣搭档,还真是有几分羡慕。

“是的,很合适的一对呢。”瓦罗娜看了眼通讯,庆幸着自己刚才顺手关了联络频道,不至于把前辈突然的感慨漏到行动中的几人耳朵里。

“不过另外一边就……”汤姆看了眼还在原处等待指挥的两人,对于自家后辈跟他的“犬猿之仲”的样子感到好气又好笑。

瓦罗娜看了几秒,又转回视线板着脸小声道,“豺狼虎豹。”

“噗!”汤姆不知怎么被戳中了笑点,“哈哈哈,说得好。”

在他们这样身份的人之中,又有几个是简单的人呢?只不过像静雄和临也这样的……汤姆推了一把眼镜,继续喝他的咖啡,实在应该庆幸都是自己人,要不就真的麻烦了呢。

会场四周的隐蔽处都有保镖在监视,而目标男人本身也有着极为敏锐的感官,在被人盯着他超过三秒时便会察觉,并用锐利的视线往那个方向看过去。汤姆和瓦罗娜都慢慢不再说话,目标可不是普通的会格斗或者武术之类的,他能混到现在的地位是真刀真枪的拼了二十年,如果一对一的话汤姆估计也只有静雄才能保证打赢。

正臣和沙树仍然保持着良好的状态,混在离目标不远的一群年轻人里,但是照眼下的情况他们两个都冲上去恐怕也不能让对方受伤,还会立刻被周围埋伏的保镖击毙。

按照要求混进酒会里,临也一直保持着微笑和高度警惕,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此次任务的目标。被一群年轻女子环绕的那个男人优雅地晃着酒杯,谈笑风生,倘若不是有切实证据,恐怕谁也不会相信这位儒雅的知名企业总裁,竟然是一名潜藏多年的外国黑帮一把手。

 

堪堪躲避开对方的视线,端着酒杯混入人群,临也为如此棘手的状况捏了一把冷汗。

耳麦里能听见静雄轻微的呼吸声,让临也莫名地放松了些,然后有节奏地轻咳了几下。那是他们事先商量好的暗号,静雄似乎是轻叹了一口气,才低声按照地图线路告诉临也往哪边移动。

本来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临也作为后援,而静雄负责主要行动;但此次不用说解决目标了,光是接近都十分困难,再三讨论确定行动方案之后,上级决定此次由临也负责暗杀,静雄在外边接应他。

焦躁的金发青年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却说不上为什么,但他又无法反驳,毕竟在这种场合里他的成功几率远不及临也,更不用说他可能因为按捺不住脾气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若是打草惊蛇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暗杀了。

避开旁人,临也小心地从楼梯下到酒店的客房区附近,伪装成服务生骗过走廊拐角的安保,找到目标今晚居住的房间,在小工具的帮助下顺利地进了屋。

等他找好了隐蔽的地点,静雄就通过程序切进酒店的中控,关掉了酒会所在楼层的电源。会场似乎骚动了片刻,然后在酒店工作人员的应急疏导下,客人们慌乱地一齐向外涌去。但是他们的目标人物,非常反常的没有按他的习惯回到绝对安全的客房。惊讶之余,汤姆立刻指挥正臣和沙树跟上,再看向已经揣好了枪的瓦罗娜,点点头叫她也前去参与行动。

一贯警惕的目标,不知为何对酒会上结识的一位小姐起了兴趣,遭遇停电便临时起意,带着那位小姐走向了偏僻人少之处,想要借机调情。只是走出保镖们保护范围的目标不知道,他这偶然一次的一时兴起,就害他丢了性命。

原本以他的身手,对付追下楼来的正臣和沙树绰绰有余,或者他干脆叫一声的话,失去了他行踪的保镖就会立时赶到。可他轻敌了,过了太多年安稳的生活让他对危险的敏感度下降了,而这么多年畏首畏尾的生活更让男人心中腻味,在用刀子划伤正臣的手腕和沙树的腿之后,他哈哈大笑着,被随后赶到的瓦罗娜一枪打穿了心脏。

三个人来不及做别的,匆匆撤离。但是收到讯息的汤姆和静雄却联系不上已经潜入房间的临也了,静雄咬了咬牙,叫自家前辈先带他们回去治疗,他留下来跟临也一起走。

看了下沙树的情况较为严重,田中汤姆犹豫片刻就同意了静雄的提议。不过如果他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大概就不可能同意了。

 

趁着黑暗撂倒了走廊里的几个安保,静雄快步找到目标的房间,连解锁的时间也不愿浪费,直接一拳打爆了门锁。

走进去之后,他没有如预料一般受到临也的袭击,小声叫了几遍也无人应答。静雄强压下烦躁往里走,却看见那个家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临也!”他走上前轻拍着那人,不经意闻到一股香甜味,暗道不妙。一时不查,竟然让他们两个都一起中招了。

咬着牙扛起临也出了门,静雄很快感觉到了呼吸在加快。他强忍着直冲头顶的感觉,更快地跑向楼梯,连下两层,找到了他们之前为掩饰而开的客房。

合上门的静雄喘着气把人放下来,才发现临也已经睁开眼看着他。微笑着的临也表情是从未有过的柔和,手伸过来扶住静雄的脸,就直愣愣地亲了上去。

拼命想维持清醒的静雄被这个吻瞬间点燃,仿佛有爆炸在他脑内炸开,随后烈火烧着了他,每根神经、每条血管。

他们疯狂地亲吻着,直到气喘吁吁的分开,已经无法自控的青年将他的“犬猿之仲”丢到床上,撕开了他的衣服。

天知道,那一个吻就足够让暗恋许久的单细胞彻底燃烧至化为灰烬了。

至于这两个人怎么从这场稀里糊涂的上错床,到后来发展成恋人,那就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评论
热度(34)

Für uns heißt der Satz in alle Ewigkeit
"Jeder ist sich selbst der Fernste".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