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歧途(二)

※前篇  ,扛锹填坑!

※架空,部分《玩家一号》(电影《头号玩家》原作)设定

 

虽然静雄和临也在军校时期关系并不好,但成绩和水平在那摆着,偶尔被上级点兵去执行任务,也只有他们俩实力对等,能被插到特殊任务的小队里。

临近毕业的那年,就赶上一次。当时岸谷新罗只是听说他们又一起出任务了,还在感慨希望这俩个人不要自己窝里反,等过了好些日子又见到临也时,新罗心里暗道了一声乌鸦嘴,但面上不显,笑着上去打招呼。

吊着胳膊的临也冲他摆摆手,倒是没什么表情,随口和新罗扯了几句最近学校的安排和上课的事。新罗终于耐不住性子问,“你这是没忍住背后捅刀被打了?”

临也脸色瞬间变差,乜了他一眼,“呵,我倒宁愿是这样。”然后绝口不提发生了什么,含糊混过去就离开了。

那时候新罗只是隐约听说这次的任务和往常不一样,是接入了名为OASIS(绿洲)的虚拟世界里,也不知道他们是去做什么,更不知道这种理论上应该只会对精神造成伤害的情况,是怎么让折原临也骨折的。

但从那之后,这两个人几乎是见了面就能吵起来,再很快发展成干架,也没人再敢把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放在一个任务里了。

新罗身为医学院的优秀学员,毕业后留校任教,和进了研究所的临也见面机会多一些,也有研究项目重合的时候,前年开始三方联合开发大规模接入OASIS的系统和设备,他才隐约了解到一点那时候发生的事。

OASIS由美国佬开发,最初只是基于架构衍生出来的虚拟游戏,但结合上那个古怪制造者的经历,投放诸多游戏、动画和影视作品联动,依托VR设备与精神联系系统将它变成了一个虚幻的世界。当这个虚拟世界逐渐扩大、当越来越多人能够置办相应的设备接入OASIS,这个世界也在发生着相应的改变。

现实世界的衰败腐朽,和光怪陆离的虚拟世界形成巨大反差,可以预见,当VR设施硬件的价格再度下调,或大范围金融危机、多国政府失信之类的事情再度爆发,沉湎于OASIS世界的人将会首次突破全球总人口50%,这还是刨除了必须坚守岗位的公职人员和固定岗位人员之后的数字。如果再度发展下去,也许某天会演变成人们徘徊于虚幻不愿离去,除了生活必须的饮食睡眠排泄,会把全部时间都放置在这个庞大的乌托邦里,将它当做逃避丑陋现实的桃花源。

当然,这种情况也会衍生出犯罪的温床。临也他们当年就是在OASIS试运营阶段进入其中,尝试从虚拟世界捕捉一个利用OASIS进行高科技犯罪的罪犯,那时候连运营方的人也不知道,如果只在现实里带走这个人的身体,却没有使他的精神离开OASIS,会发生什么后果,毕竟第一代的精神接入是直接接入,并不像后来的设备那样加入了安全域值控制阀。但有一种预测是,这种情况下人的精神能够脱离身体,以特殊形式留存在OASIS之中,一旦成真问题就太过严重了。

好在最后他们成功找到了那个罪犯,也成功将他的精神弹出OASIS,把他送进了监狱。但新罗后来才听说,静雄跟临也在这个过程里,并不是那么顺利,他们花了好几天才接近那个罪犯,而在这个过程里,他们的组长给两人设定的身份是男女朋友。

一开始听到这里的时候新罗差点笑翻,但后来琢磨了一下才觉出莫名惊悚。OASIS的世界里外貌都是虚假的,样貌、肤色甚至种族和性别都可以随意转换,哪怕想把自己设置成非人类也是易如反掌。可是在安全域值控制阀实际投产并应用之前,直接接入的精神是把这种外貌改变以超过95%的感觉实际反馈给人体的。换言之,临也为了这个任务,不得不接受自己转换成女人的情况,还要忍受这种真实得过头的感觉扮做静雄的女友。

此刻新罗摸着下巴,把这种八卦讲给几个年轻人,众人头皮发麻之余又忍不住发笑,顺便听新罗讲了讲其他的八卦,说说笑笑就闹到了黄昏。

说起OASIS的时候,学生兵们明显也生了兴趣,憋在这种地方连无线电都不通,这种久违的高科技产物光是提起来都让人兴奋。毕竟都是年轻人,讨论起这最火最流行的东西头头是道,看样子私底下也都是有OASIS账号的,唯有龙之峰帝人在新罗隐约提及研究项目时晃了神。他好像想到什么,蹙起眉头,却来不及抓住思绪,被好友纪田正臣拍了拍肩膀打断,扯着胳膊带去准备晚饭了。

 

分别站在不远处的故事主角却都没搭腔,也意外地没人去打断,竟任由新罗和几个孩子胡扯到傍晚。

静雄是一后背伤,虽然包扎了还是难受的很,这会儿难得松快些,实在懒得理新罗,不如攒攒力气明天继续前进。

靠着树的折原临也则是一开始就在发愣,光看这幅冷淡的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更没人会去故意叫他。

实际上,针对OASIS世界版图不断扩大的现状,各国也不得不开始着手研究允许人员大规模进入OASIS以维持秩序的方法。甚至是,针对现实里武器杀伤力过大和环境脆弱不能承受战争的现实,找到让军队大规模进入的方法,还有抹杀敌对方战力的方法……

虽然并不想提及,但临也从一开始转校过来,进入医学院专研的就是精神方面,和OASIS的建设早有关联。理论上这种规模庞大、涉及面也广又牵扯各方利益的虚拟利器,不应该诞生于一家民营公司里,哪怕不是某大国的军方先成功,也该是国家资助的某些研究室先成功。但各国之间利益倾轧,猜忌又互相掣肘,再加上OASIS的母公司一开始是以游戏方向为主,后来进入试运营才发现VR设备和精神接入后,这个原本为游戏而生的世界已经超出了他们可以掌控的范围。

就像无数科幻作品曾经描述的,人类赋予机械或AI某种能力甚至是感情,然后它们便超过了人类可以控制的界限,反而成了威胁。盛放OASIS的盒子被潘多拉之手打开时,一切都跑了出来,好与坏相伴,但盒底是否真的剩余了“希望”,仍未可知。

只不过……临也伸出手去,从虎口丈量那一段远处深绿色山影间的模糊余晖,终是叹了一口气。只不过人还有无法被其他东西衡量的情感,哪怕真有一天精神也可以完全转换成数据,人心亦成了可以演算的东西,还是会有一点什么,是唯有人本身才能咂摸出来的滋味儿。

评论(1)
热度(52)

Für uns heißt der Satz in alle Ewigkeit
"Jeder ist sich selbst der Fernste".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