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防脱不只靠生发剂

※沙雕,放飞,@木西麦🌾 麦老师生快~

※同时捏合言叶花paro和少女攻(?!)

※大写加粗OOC,请自带避雷针,慎重!

 

“我说真的,”岸谷新罗一脸生无可恋,“没有案例是因为被雷劈中就开始脱发的,而且你当时被劈中立刻就送医院了,检查结果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坐在新罗家沙发上cos碇司令的折原临也同样脸色不佳,但他又不能直说原因,只好抓着不良医生友情提供的生发剂离开。

老实说,他前几天被雷劈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要不是青天白日站在街心花园被劈的情形过于惊悚,围观群众七手八脚就给他送进了医院,说不定临也现场掸掸大衣就溜了。真正让他察觉到不对的,是离开医院的路上遇见了静雄。老对头见面分外眼红,临也虽然嘴上说着自己是伤员,手里却已经悄悄握好了刀。眼见犬猿之仲抬手挥拳,临也正要应对,视线对上静雄的那一刻,他分明听到了一声“嘤!”

???这什么鬼?

临也反应慢了半拍,紧接着一拳击中肩膀,他整个人都被力道带飞,摔了出去。

他捂着酸痛的肩微微抬头,仰视对面正在喘气的男人,刚才的声音陌生中带着熟悉,尤其是和内容反差巨大的男性声音显得尤为惊悚,但临也又很肯定这个声音他知道是谁……明明就是刚打了他的静雄的声音。然鹅他一直看着呢,也很肯定静雄根本就没张嘴。

一种恐怖的感觉顺着神经末梢攀升,几乎让临也的思绪纠结成麻花,而很快,他就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啊!!!又打到临也了,他怎么不躲啊?!嘤!虽然真的会爽但是又好心痛哦……”

噗——临也几乎要吐血了,眼前一脸冷漠的高大青年眼神严肃地盯着自己,却不知道他内心的可怕想法全都一字不差的被临也知悉。

但更糟的是,在临也愣神的一分钟里,他清晰地听到了某人内心评判他的话,还在猜测以临也的尺寸穿小裙砸要买什么码。嘶——临也倒吸一口气,想起之前有人给他送女式衣服的事情,当时还以为是九十九屋真一在搞事情,现在才发觉冤枉了那个老东西——那他妈包得像火乍弹一样的衣服居然是平和岛静雄的手笔。

妈妈!池袋太可怕嘞!我认识这个人十多年竟然才知道草履虫的外皮底下是个hentai啊!这说出去有谁信啊?那个表面酷哥的平和岛静雄内心是少女情怀的小公举,对,就外号池袋最强那个,他还会“嘤”呢。估计全池袋都会觉得他疯了。

临也完全不知道自己那天是怎么离开的,浑浑噩噩地回了家之后他嗑了两粒安眠药,强迫自己快速入眠让大脑冷静。结果隔天出门发现情况完全没有改变,只要他和谁对视,就能听见别人的心声。

怀揣这种秘密,精神压力巨大,连着几天睡不好之后,正值青年的折原先生发现自己开始大把掉头发了。

QAQ!我还不想秃!!!jio望之下,临也还是给自己做了四十分钟心理建设,出门去找新罗看看。

当然,如果他知道新罗的内心活动如此丰富而污浊,临也绝对吊死在家也不会来的。他虽然一直都知道新罗嘴巴毒,却没想到他的心理活动还要毒上开平方,更不用说新罗内心活动有一半都要牵扯到赛尔提,要打消音的少儿不宜段落简直能逼疯临也。

握着生发剂回去的临也和矢雾波江打了招呼,不敢去看秘书的眼睛,生怕再次听到波江小姐满心诚二长诚二短的弟控发言。想想这个样子最近也没法做什么,等波江把前一阶段的事情处理完,临也干脆给她放了假,叫她回家休息。虽然有点怀疑老板被雷劈之后坏了脑子,但有得休息就能回去看诚二了,波江十分乐意,换了衣服下班走人。当然,联想到被劈之前老板是在和家长扯皮相亲的事情,矢雾波江理所当然地曲解了临也最近烦恼的内容,安慰似的和自家老板说,“这个脱发也可能只是压力大啊,不用光靠生发剂的,没准谈个恋爱就好了呢?”

还没开封的生发剂跌落在地板上,关门声也没让陷入石化的临也恢复。

“没准谈个恋爱就好了呢?”“谈个恋爱就好了呢?”“恋爱就好了呢?”……自动在脑内循环的音效让临也更加发愁,干脆在沙发上滚了一圈顺势落到地板上。母胎solo这么多年,虽然搞事骗人的时候一套接一套,但真要被人表白的话折原临也几乎都是下意识地就恶言恶语拒绝了。

恋爱这种事情,和他的人生目标不符,也不在计划之内,他爱所有的人类,但在一视同仁的角度上看这样又好像谁都没爱。他就是做不到和哪个人发展出超乎安全距离的关系,唔,也许平和岛静雄可以除外。

一想到自己的犬猿之仲,当天那个“嘤”余威犹在,临也只觉得麻酥酥的,像是又被雷劈了一遍。也真是绝了,要不是他那天突发奇想去街心花园喂鸽子……

我好后悔,我就不应该手贱去喂鸽子,如果没有喂鸽子怎么会被劈,不被劈的话就不会得到这坑爹的能力,也不会听到静雄的心声了。临也捞过沙发上的抱枕盖住脸,还是忍不住伸腿扑腾了几下,平和岛静雄竟然一直臆想让自己穿女装,妈的,变态!

 

人生总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临也在被亲妈挖出门的时候真心生无可恋,因为妈妈约了闺蜜一起登山,他被迫去做苦力顺便见阿姨的女儿,好不容易翻出一套压箱底的衣服,天知道他从高中毕业就没再穿过这种上下套的宽松运动服了……

好在见面之后临也一个对视,就知道人家姑娘已经有了心仪的对象,不过是来走个过场,于是放心陪着演了十分钟,顺利把人放走,登山也很快就改成了陪着中年妇女逛街。

实在走得崩溃,临也坐在女装店门口的凳子上等人,扭头就撞见静雄在隔壁店拿着一套粉色睡裙问尺寸。视线相撞,临也听见静雄心里紧张的“嘤!”了一声,“这件果然很配临也!”

去你妈很配!临也瞬间蹦了起来,直接往隔壁去了。走到跟前他又忽然发觉不对,立刻站在展柜前边停住,和静雄隔着柜子互相瞪眼,但此刻静雄大脑一片空白,临也站住之后也不知道说什么,气氛马上肉眼可见的尴尬起来。

“嘤!”这次倒不是静雄了,临也后脖子发冷,回头看见他妈和阿姨站在身后,手指颤巍巍地指着临也,又移到睡裙的方向,最后再指到静雄身上。“嘤嘤嘤!我就说阿临怎么不找女朋友!他,他就不喜欢女孩子……这一定是报应,我就不应该在他小时候给他穿小裙子……”

头痛欲裂的临也看着自家亲妈,“差不多就行了妈,你戏太多了……”哪知道折原响子女士一听这话,变本加厉,干脆坐在门口哭了起来。

一片混乱之中,几乎要窒息的临也下意识撸了一把头发,撒手又是好几根青丝离开头顶,他惊恐之中饱含悲愤,忍不住瞪了还拿着睡裙的静雄一眼。

“QVQ~”明明静雄脸上严肃得不行,临也却分明听见他心里说“好想和阿姨要照片哦,穿裙子的临也,可爱,想……”

变态!呜!

临也忿忿地剜了死对头一眼,开始考虑剃个寸头防脱和防静雄的可能性。

评论(7)
热度(155)

Für uns heißt der Satz in alle Ewigkeit
"Jeder ist sich selbst der Fernste".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