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饲龙(九)

※前        

※总之忍着撞墙的冲动写完了,爆字太多,后文慢慢修着再发……

*

对于龙来说,风靡一时的重生流动画和小说都是非常不实际的虚假作品,他讨厌这种过分夸大的“从头再来”,让一个失败到极点的人一路开挂到巅峰,或者是所有痛苦的事情都被逆转,不过是人类可怜的幻想罢了。鉴于龙本身就具有重生的能力,也可能是因为龙的强悍实力,里世界人民对此保持沉默,顶多私底下讨论各种跻身排行榜前列的作品,免得被小心眼的龙针对。那种违背时间和空间法则的“重生”,是不可能的。

和魔法生物们的种族相较,人类的生命就显得过于短暂了,因而在有限的时间里,人族经历的遗憾、苦痛、不完满,都远比魔法生物们要多。但同样的,人类的情感也比他们更加丰富、发生密集,不只是龙,里世界的特殊职业者、多数非人种族都有同感,在人类转瞬即逝的一生里,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也因此把各种东西的意义都改变了。

关于时间的种种理论也好,现实留下的无数历史也好,都告诫着他们不要轻易和人族恋爱。并不是禁止,而是时间在不同种族的生命之间划出的巨大鸿沟难以轻易跨越,如果没有会被独自留下来的觉悟,那在他们生命中只有短暂数年的爱情便会成为未来漫长生命里的伤口,年复一年溃烂,直到死亡才得解脱。但即使有了相应的觉悟,在失去所爱的日日夜夜里要忍受的孤寂也不会减轻。

似乎对这样的存在来说,能被人类接受就已经是很困难的事情,更遑论和一个人类相爱了。他们比人类更加漫长的生命里经历的事情太多,时间残留的暮气和迟钝感在他们身上自然营造出和人类的分隔,正如里世界和外世界的界限一样。可这种界限或分隔,又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也会因为感情的变化伸缩,会因为爱上谁而越界。总有一些人,是可以跨越种族和信仰、像缥缈云雾或细碎星芒一样击中灵魂的,这样的人成为时间和主观的例外,让他们有力量能违抗世俗跟规则,让他们嗅见那散发着温柔气息的璨如烟火的爱意。哪怕最后只是一厢情愿,哪怕并未有幸走进彼此,也不会只存留遗憾。

要龙去回忆的话,平和岛静雄这个人实在是不讨喜的,哪怕是他近百年的记忆里所有的人都叠加起来,好像也只能筛出这么一个让龙厌烦的。第一印象可以说差到极点,在此之前折原临也从来不信会有什么天生的“气场不和”——出身谱系都不明的混血猎人,比起魔法更擅长使用蛮力,眉头紧锁一脸不快,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冷硬的石头,脾气又差得好似一点就炸的火山,随便向他搭话一句不成,已经挥拳打过来。

可这个人太过锋锐耀眼了,即使是对他印象很糟糕的折原临也,在面对这种汹涌强烈当事人却不自知的吸引时,也被那个火焰一样热烈强大的男人攫取了全副心神。可能静雄就是有某种魔力,能让人将他放在太阳的位置上,他投下的光芒足以穿透魔法生物带着阴霾和腐朽的冗杂记忆,在龙自以为有冷硬外壳的心脏上撬开缝隙。等和他成为“犬猿之仲”的龙先生察觉时,那束光已经在他心上扎根生长,开出惹人怜爱的花来——原来龙也会爱上什么人,也会有谁在他枯燥乏味的生命里充当云月风雷和露水星辰,在他的心湖里砸出涟漪,让他的神经溢满迸发的多巴胺。

在这之前折原临也大概从未想过,自己也会因为这种陌生而柔软得让他惶恐的感情不顾一切,他因为平和岛静雄学会与本能不符的安静跟克制。在猎人琥珀色的眼瞳注视下,龙竟然会觉得心跳和情绪齐齐失控,好像站在他面前就已经耗尽了奥术的能量,只剩一个僵硬的躯壳留在原地。只是这种东西是说不出来的,不管是因为种族间的隔阂,他自己别扭的性格,又或者是平和岛其人对龙这种生物丝毫不加掩饰的厌恶。也不需要说出来,光是看静雄对他的态度就可以判断了,何况折原临也很清楚,自己没有勇气去面对和静雄之间的差距,巨大的寿命差、种族隔阂、相同的性别……

恐怕猎人永远也不会懂,龙在同样注视着他的时候,总是因为没有伸手触碰他的决心,而在交织的渴慕跟怯懦中独自遗憾。他也不会懂,这种遗憾像永远不会被接收的电波一样,无论如何发散,都从开端就注定了只能消失于虚无。那是属于折原临也的孤独且隐秘的东西,也许毫无意义,也许又比任何财宝都珍贵,仅仅是一点记忆的碎片就胜过了宇宙里的所有星云。

而现在,这些曾经消失的碎片重新点亮,填满梦里虚无漆黑的夜空,然后它们旋转飞舞着重新涌入名为折原临也的小星球,再一次把那个因为爱着谁而卑微的灵魂拼凑粘合。其实爱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明明连将心意说出口的勇气都积攒不起来,却能够支撑着他忍受原本最不愿经历的重生,能够让他咬牙忍住最难耐的痛苦,再一次去到平和岛静雄身边。

评论(4)
热度(120)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