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饲龙(七)

※前      

※画风骤变,做好了被妈妈粉们殴打的准备(扛锅逃跑)


*

很久之后临也回想起来的时候,还是会为这一段时间里发生的种种感到无奈,可他同样想不到,这段日后怎么回忆都略带尴尬的时间,却是再也没法重拾的单纯快乐。

因为这时候还有很多东西他不知道,也想不到,无知时不必了解鲜血淋漓的秘密,也不会为了已经无力改变的事感觉到悲伤痛苦。

 

此时的天空是阴沉的,乌突突的颜色和美妙完全不沾边,肃杀的气氛更是糟糕。

原本泛着金属色泽的鳞甲片片碎裂融化,翼膜在烈火和强酸的攻击下洞穿出大小伤口,血液和皮肉的腥气味儿随着腐蚀面积扩大越发强烈,却同时伴随着血肉骨骼遭到超高温灼烧时特有的焦糊味道和滋滋响声。那该是极痛的,即使是奥术强大可以自我再生的龙,也忍受不住这样恐怖的攻击。可黑色巨龙一直伏在原地,庞大的身躯紧紧遮挡着什么,即使是剧烈的疼痛和远超过再生可能的巨大伤害,也不能使其离开半步。

龙都是天生的守财奴,虽然相较之下还是性命的重要程度排在第一位,但珍惜贵重之物总是在紧随着的第二位,甚至有个别被龙特别爱重的珍宝,对他们来说要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也许黑龙正在守护的就是这样的宝物吧,所以扛着这样令自己血肉模糊的恐怖攻击也不肯挪动半分。龙的半身几乎已经看不出形状,破烂的身躯露出了脏器和骨头,却仍旧死撑着。血红的眼睛瞪着前方,但远超极限的伤害已经开始让龙失去感官,眼前只是一片黑红交错的模糊,耳朵已经听不见周围的声音,只剩不知道从身体哪里发出的嗡鸣。

污浊的血液撒了满地,火焰和酸液仍在一点点啃食龙的躯体。

龙宛如回光返照一般,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呜呜”声,随后一大口龙息借着龙最后的奥术迸发而出,一同消耗殆尽的是龙仅存的生命力。龙息带动空间震颤,强风席卷,随后引发连锁爆炸,天地间顷刻被爆裂的火光填满,许久才重归平静。嘶哑的龙吟在这爆炸之中穿破一切,悠长而威严,透过汹涌四散的烟雾向万物宣告“吾乃是龙!不可侵犯的龙!”

而烟消云散后,阳光重新落下,伴随着一场淋漓的雨冲刷片刻前的战场。原地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哪怕是半块破碎的鳞片。揪紧心神的紧张疼痛一下子被放空,却舒缓不回来,只余下不知是什么滋味儿的情绪,像是骤然干枯的花朵般无力地随风摆动。

临也不知道自己感受到的是什么更多,是硬撑着剧痛保护什么的坚定,是那与对手同归于尽的残酷却悲壮的抗争,又或是太阳与风雨一同笼罩战场时才缓慢扩散的酸楚寂寥?这些对一个重生不满一年的小家伙来说都太过浓厚,他理解不了,也承受不了。

残留在灵魂深处的痛和执念让这娇气的小龙在噩梦里哭出声来,他低声寻求着依赖之人的安慰。无助而惊恐的呜咽断断续续,一直到被男人抱进怀里轻柔抚摸才停。

温热的宽大手掌托着他冰凉的四肢,隔着肚皮熨帖他怦怦乱跳的心脏,另一只手温柔地抚过脊背,还轻轻揉捏将来会长出棘刺的关节突起,把因为惊吓而紧紧蜷缩的尾巴、炸起的鳞片都缓慢捋顺。仍然迷迷糊糊的龙一边哼唧着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靠住,一边用爪子死命抓抠静雄的睡衣,不肯撒开。一贯宠溺他的奶爸深深叹气,还是抱起小家伙进了被窝里。

评论(5)
热度(144)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