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Frontier |Fin

※口袋妖怪paro[严重注意预警]

※存在私设、虚拟地图、世代交错和不严谨的信息

※bgm流星哀歌

※和麦老师的讨论:

(1)小静“我一拳就能打倒喷火龙!”

(2)临也“野生的口袋妖怪出现了!就决定是你了,小静!”

 

作为浮岛电视台的记者,我有幸跟踪采访了两位优秀训练家长达半个月的时间,他们都是挑战过“冠军之路”并将名字留在口袋联盟记录中的传奇级人物。这对从小一同长大却至今未分胜负的对手在接受了联盟的委托后,长期工作在旅行的途中。深入人迹罕至的地区,探寻野生口袋妖怪的生存和变异状况,偶尔兼任警察和护林员的帮手,有时也到城镇和市集中讲解各种口袋妖怪的知识跟培育技巧。作为屈指可数的官方认证的adventure,平和岛静雄先生跟折原临也先生如今也活跃在这块大陆上,一直继续着他们的旅程。

采访跟拍一开始,我们节目组先到了两位的故乡池袋。结束上一段旅行之后,两位回到了故乡的家中和亲人一同度过新年,简单休整之后,又因为联盟的新委托准备再次出发。

因为目击者的情报说在西方火山群岛见到了传说中的两只神兽,似乎还是在战斗,结合近期火山群岛天气异常的状况,联盟委托这两位训练师到情报最后指出的地点进行调查。

做好充足的准备后,两位训练师背起行李搭车前往隔壁市的机场,由运输机一同送抵离火山群岛最近的海湾城市港口。因为天气异常,飞机到火山群岛附近的海域就不得不返航,船只还能勉强靠近,但也无法寻找到可以顺利停泊的位置。联盟雇用的船长将两位训练师和节目组的三人送到群岛附近一处风浪较小的巨大礁石处,也驾驶船只返航了。

此时天空阴云密布,周围巨大的风浪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将礁石吞没,即使是有过惊险拍摄经历的节目组也不由倒吸冷气,可前方的两位训练师却十分冷静,吵嘴后决定用剪刀石头布来决定派出谁的口袋妖怪来帮忙。显然最后是临也先生胜利了,他笑着取出一枚不常见的深水球,派出的竟然是珍惜的口袋妖怪拉普拉斯。作为个性温和的大型海洋生物,拉普拉斯以高智商和亲人的性格闻名,但也因为过去的泛滥捕捉而濒临灭绝,没想到临也先生竟然就饲养着一只。有了这形似上古生物蛇颈龙的口袋妖怪帮忙,一行五人最终顺利穿过风浪抵达火山群岛,登陆处是外围一座较大的岛屿,有着极高的林木覆盖率,也因植被茂密不便探查,在恶劣天气影响下着实花了几天才调查完毕。

上岸后,静雄先生快速寻找到一处背风的洞穴作为临时住所,并很快生起火来。一般调查期间,为了保证两个人都处在较好的状态,二位都是轮流外出探查,留下的一方进行休整和看顾火源、准备晚饭。先出去工作的是静雄先生,据说是没有携带惯用的老搭档,静雄先生派出了一只小小象和他外出。虽然小小象的力量强大,但速度相对较慢,这种天气下似乎也不太合适应对突发情况。

在节目组表达担忧之后,临也一边笑一边阻止了想要跟去帮忙的工作人员。架起锅子烧水的临也先生用小刀切着食物,同时给节目组解释静雄先生的单人战力不亚于格斗系口袋妖怪,还可以和部分地面系跟龙系的大型口袋妖怪打成平手,曾经被好几个联盟的道馆馆主吐槽为“人形口袋妖怪”。当然,临也先生顺带吐槽了小小象虽然那么小一只,但是重量足有三十多公斤,除了静雄先生这种怪力分子也没人能随便放在肩膀上扛着到处走。

当天的探查并没有什么结果,天变得更暗之前静雄先生就回来了。被有限的空间限制,大家也没有释放其他口袋妖怪,解决晚饭后,白天外出过的静雄先生简单洗漱后就钻进了睡袋,而临也先生收拾好东西守上半夜,凌晨一点整准时和静雄先生换班睡去。看着临也先生钻进还带着静雄先生温度的睡袋里,我心里莫名一阵感动。虽然两位平时总是针锋相对一样,但在工作中默契十足,细节也很为对方考虑,倒真的不像是关系不好,说到底如果真的关系不好也没法一直两个人一同工作吧。

第二天早上其他人清醒过来时,静雄先生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临也先生餐后简单收拾了东西,带着一只小巧的卷卷耳出发了。确实是适合探查的口袋妖怪,兔类口袋妖怪的双耳可以探听的范围更大,个性也很机警,遇到危险时反应迅速。不过也十分意外,临也先生这样的优秀男性会携带这样可爱的口袋妖怪,似乎平时都是女性更偏爱这类外表的口袋妖怪。对此,严肃的静雄先生一边制作口袋妖怪食物,一边表示,“临也那家伙,就会用这种外表有欺骗性的口袋妖怪啊,和他一样。”。经静雄先生提醒,工作人员回想起了卷卷耳可是一个飞踢能把重量以吨计的对手提倒的存在,卷起的耳朵可以轻易拍碎岩石,让人忍不住想要“嘶——”一声。不过也是借这个契机,我们和平时就说话较少的静雄先生进行了一段长时间的交谈,也顺带得知临也先生那只曾在华丽大赛获得多次优胜的七夕青鸟是多么恐怖的存在。“你说那只七夕青鸟啊?”静雄先生这时已经在着手准备午饭,“确实是很漂亮,唱歌也好听……唔,怎么说比较好呢?龙之舞和白雾这类的技能可能确实在华丽的时候很加分吧,但是毕竟是有龙属性的家伙,临也有教她学高空攻击和龙波动的。破坏死光的技能机因为留给拉普拉斯了才没有教,不过那家伙会灭亡之歌,唱得比拉普拉斯还高一个调。”

因为静雄先生这句话透露的信息,在那个瞬间,回想起临也先生笑眯眯的表情,我莫名有些颤抖……

当然,后来我们才发现,静雄先生携带出来的口袋妖怪也有不少和他本人气质不太相符。

午饭后趁着天气短暂转好,两位训练师将各自的口袋妖怪都释放出来喂了些食物。表面上可能不太明显,但静雄先生还是一位优秀的饲育家,他制作的食物很受口袋妖怪欢迎。大型的口袋妖怪并没有放出来,而是通过精灵球送到了内部,但小型的口袋妖怪一出现还是很吸引眼球。临也先生这边除了卷卷耳还放出了月精灵跟六尾,这只少有的月精灵也是临也先生多年的搭档,在华丽大赛也得过冠军,六尾则是家中九尾生下的第二代。反而是静雄先生这边要夸张一些,小小象是前一天见过的,然后出现的竟然是毽子草和帕奇利兹,还有一只罕见的叶精灵。怎么看人高马大还严肃冷淡的静雄先生都和这几种口袋妖怪不是很搭,不过这话我并不敢说出来。

下午是静雄先生外出探查,仍然带了小小象去。临也先生开始做一些信息整理分析的工作,叶精灵和月精灵一同温顺地卧在临也先生旁边,六尾蹲在火堆旁边看着火,而毽子草、帕奇利兹跟卷卷耳一同玩耍起来。

就在我们看着三只游戏的口袋妖怪时,临也先生分神提醒了一句让我们注意保持距离。他边工作边解释道,“帕奇利兹是小静从森林里救回来的,由于外表可爱遭到猎人的非法捕捉,大概是挣扎中受了很严重的伤,被发现时戒心很强根本没法靠近,小静顶着它的放电技能上去给喂了药,送去治疗中心守了好几天才救回来。”似乎是完成了工作,临也先生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你现在看他长得可爱很无害,真的生气了可是会用十万伏特劈人的。”接下来临也先生讲了因为弱小被欺负的毽子草的故事,以及这次静雄先生没有带出来的、从被遗弃皮宝宝养大的皮皮的故事。此刻我除了被静雄先生身上的反差感萌得不行,也对这位训练师的柔软内在有了一个深刻认识,当然,如果临也先生没有告诉我毽子草会猛毒素跟阳光烈焰、皮皮会流星拳这种情报,静雄先生的形象还能更美化一些。

几天后对这座岛的调查结束,我们向着群岛内部继续前进调查,路上当然还听两位训练师讲了很多趣事,吵吵嚷嚷的两位站在一起时却有种奇异的、让人心安的力量。

外围似乎没有什么有用的情报,而且引起天气异常的风浪中心似乎在逐渐缩小,于是两位训练师商量之后决定直接到群岛中心靠近风浪旋涡的地点去调查。当然,我们节目组的三人被他们强行留了下来,在中部一座较为安全的岛上等待。静雄先生掏出一只看起来有些年头的精灵球来,放出一只喷火龙,要他保护节目组。不过这只喷火龙似乎很有个性,对于静雄先生的要求十分不满的样子,扭过头不肯服从,而临也先生在这种关头捂着脸闷声笑,肩膀的耸动明显得让人无法忽视,让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静雄先生不知道上前和喷火龙说了什么,喷火龙才转过来看了看我们,然后向静雄先生摆了摆爪子示意。临也先生可能是笑够了,也上前和喷火龙说话,喷火龙似乎很喜欢临也先生,在他提出和静雄先生相同的要求后飞快点头答应,简直让人怀疑他到底是谁的口袋妖怪……静雄先生也因此黑了脸,跳起来一拳砸在喷火龙头上。除了感慨静雄先生和喷火龙相处的粗暴之外,我不得不说,这一下声音挺响的,直接把喷火龙砸得脸着地,估计也挺疼的吧,不愧是静雄先生啊……至于他和曾经被两任主人抛弃的小火龙,也就是现在的喷火龙之间的故事,那是在旅程结束后才由临也先生讲完的。

而这个插曲之后,静雄先生和临也先生释放出携带的大型口袋妖怪,美纳斯和拉普拉斯一同下了海,载着各自的训练师向旋涡中心进发。除了美纳斯,静雄先生身边只有自己强行跟上的毽子草,而临也先生这边干脆放出了快龙,据说身上还带着他的初始口袋妖怪君主蛇,应该还算是能放心的。

他们去的时间不短,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事情我们也不得而知,但是回来时他们都很平静,和往常的样子也没什么分别,仍然在斗嘴。如果不是最后递交给联盟的报告上写明了是危险的社团组织引发了两只神兽的战斗,这两位上去强行分开了祂们,并打退了等着捕捉神兽的社团成员,我还无从得知他们那天回来时的衣衫不整是这个缘故。

应该说,这两位虽然没有接受联盟的正式职位,常年都在远离大陆中心的地方旅行、战斗,但他们是当之无愧的英雄,在普通民众看不到的地方默默守护着大家。如同我喜欢的一位作者所说,如今的安稳生活,是有他们这样的人负重前行。

当然,在调查结束后的回程中,和这两位训练家聊起他们小时候的事情,也让我得到了一些不一样的灵感。

静雄先生小时候就因为自己天生的怪力被同龄人畏惧而遭孤立,也曾被老师断定为“不适合成为口袋妖怪训练家”,实在无法想象那时候还是小孩子的静雄先生是怎么支撑过来、成长过来的。后来同学父亲的岸谷博士给了静雄先生第一个机会,让他从研究室得到了被退养两次的小火龙。据临也先生所说,小火龙是一路以静雄先生为对手“长大”的,初期的时候在野外遇到野生的口袋妖怪都是静雄先生保护小火龙。可是现在小火龙成了强大喷火龙,静雄先生也成长为如此优秀强大的存在,实在是值得敬佩。唔,至于静雄先生身上容易吸引可爱的口袋妖怪的反差点,我不得不说,在经过海豹湾时我才知道有那么多小海豹都喜欢静雄先生,要不是静雄先生拜托毽子草用了睡眠粉,我们恐怕会被上百只小海豹的重量压死。

临也先生的故事似乎就没有那么多转折了,他的口袋妖怪多数都在华丽大赛上公开展示过,也是因为华丽大赛的缘故,临也先生的曝光度要比静雄先生高上不少。可是说起他的初始伙伴,静雄先生也透露了一些大家不知道的事情。具有“武士”气质的君主蛇是很骄傲的口袋妖怪,他有高于普通口袋妖怪的智商,性格冷静果决,但在他还是藤叶蛇的时候,并不完全是这样的。他和自己的主人很相像。小时候的临也先生因为高智商和能够冷静判断的性格被长辈给予厚望,也时常受到老师的夸奖,但大人们眼中的“小天才”却因为他们的过分关注受到同辈排挤。即使能力优秀、头脑出众,他也总是一个人。而这样一个人,还有他的口袋妖怪,在遇见静雄先生之后发生了转变。虽然总是有争吵甚至动手,但总是两个人一起行动的,临也先生中学时期还一度怀疑,进化后的君主蛇喜欢用身体以恐怖的力量绞杀对手都是和静雄先生学的。

即使都在互相揭短吐槽,我还是觉得他们两位感情真好啊,从小时候到现在,可以陪伴彼此、扶持彼此,战斗时交托身后、冒险时结伴同行,实在是让人羡慕至极!

 

[无关节目的、记者君的后记]

关于两位训练师被我误会的关系,是大概一年后才意外得知的。

那时候我和搭档去一位超有名的大明星的婚礼现场做采访,正巧遇上了临也先生。寒暄之下才知道,虽然公开的姓氏听起来不同,但我们要采访的这位明星竟然是静雄先生的亲弟弟!而等下的仪式环节静雄先生会为弟弟做伴郎。

观看婚礼仪式的环节,我跟随着临也先生坐在了靠前排的位置,有幸近距离看了大明星和他妻子的脸,由衷感叹了一句惊为天人。也是这时候,我才发现其实静雄先生和明星弟弟长得还挺相似的,只是静雄先生染了金发,表情又经常像是生气的样子。婚礼的主持人是联盟一位知名的女性主持人,证婚人是新人一同拍摄电视剧时结识的道馆馆主,整个仪式办得盛大而隆重。在宣誓之后,由沙奈朵和艾路雷朵分别为他们送上戒指,完成交换戒指的环节,最后沙奈朵和艾路雷朵随着新人退场,在后面为他们抛洒花瓣。

“看起来真是登对啊,”我不禁感叹,“就和沙奈朵跟艾路雷朵一样。”

笑眯眯的临也顿了一下,小声和我说,“记者君,你知道沙奈朵也有雄性吗?”

“啊?”我愣了一下,因为这个超能系种族的数量十分稀少,能进化成沙奈朵的更少,我还真的不知道这件事。

临也先生轻轻叹了口气摊开手,“所以说,那只沙奈朵是男孩子哦,男孩子。嘛,虽然他确实和旁边的艾路雷朵是一对吧……”

???我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临也先生在说什么,虽然我不清楚沙奈朵有雄性,但艾路雷朵我记得是由雄性奇鲁莉安进化而来,应该没有错。

“很吃惊吗?”临也先生笑的样子让我有点悚然,他拍了拍自己的西服,继续说,“沙奈朵和艾路雷朵是三年前我和小静去一处远古遗迹调查时遇到的,那时候他们还都是奇鲁莉安呢。因为他们同为雄性却想要在一起,所以被族群反对,差一点强行分开,然后啊……然后……”。

我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似乎在某个瞬间读懂了临也先生未尽的意思。

“后来我和小静一人收服了一只,把他们带了出来,去年他们俩一起进化,才成了沙奈朵和艾路雷朵。”

有阳光穿过现场的彩色花窗,投出一地绚丽斑驳。那束光的对面,伴郎拿着刚刚意外接到的新娘抛出的捧花,踩着那些彩色的光影朝他而来。

我忽然想起之前采访他们的时候,临也先生曾经不经意地说,他们不光是adventure,还是frontier。那时候我还不理解那是什么意思,也因此在后期编辑时剪掉了这个片段。现在回想起来,我却好像懂了。他们是处在边缘者,不只是因为职业,更是因为两人的关系,但他们也是身处这尚待开拓前沿之人。为这难以被大众接受的关系,也为他们如沙奈朵和艾路雷朵一般的感情。

因为彼此,于是甘愿成为守卫对方的frontier。

 

P.S.训练师静雄的土味情话time:“这个世界上只有三种东西是无限的,山洞里的超音蝠,海面上的玛瑙水母,还有我对你的爱意。”

 

 

注解:

1.此处frontier的意思是我自己引申的,正规含义还请参考字典

2.如果土味情话变成沙雕金句,“这个世界上只有三种东西是无限的,山洞里的超音蝠,海面上的玛瑙水母,还有垂钓杆拉上来的鲤鱼王。”(我真的是口袋粉,不是黑×)


评论(3)
热度(100)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