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穿粉鞋子的巫师先生 Fin

不考虑与生俱来的身份、各种日常和非日常的要素,只单纯论职业,那么坦白来说,目前生活在东京的情报屋折原临也先生,实际上是有着数百年家传的巫师。

到他这里,早已经找不出是多少年前、哪位来自欧洲的祖先脑子一抽,跟随船队来到了日本并且结婚定居。几个世纪前受人崇敬的神秘职业,在如今这个魔法元素和信仰之力极为衰弱的时代,听起来简直就是脑壳坏掉了。就像巫师这个词,对于现代人来说接触更多的估计不是游戏里的职业就是二次元人物设定了,反正临也从来没有从这个家传职业里得到半点好处,反而是经常要为此处理麻烦。

比如此刻,他在去开会的路上,第N次感到十分后悔,后悔自己当年为什么要脑子一抽去协会登记。简称为里世界协会的组织,算是和普通人社会相对的第一大官方组织,负责各种里世界事件,约束各类相关人群和非人种群,以及和人类社会各种国家、地区组织、官方机构打交道,解决并掩盖和里世界相关的事件,以免这些事件导致里世界暴露在普通民众眼前。老实讲来,被选拔成为协会常任席位之后,折原临也虽然经常为协会搞出来的事情感到惊奇,但时间长了,最初的“惊”和“奇”逐渐淡去,慢慢只剩下无力疲软之感……终归是套了枷锁的组织,官方的身份注定了他们做什么都是有模板约束、有流程规缚的,很多事情也不可能完全合乎情理,甚至有些事情再厉害的魔术师、法力再强的魔法生物,也只能一起坐下来硬着头皮开会解决——或者临也会私下说,就是和稀泥。

其实他自己实在没有什么担任常任席位的意愿,可是那时候刚从普通人的学校毕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难以养活自己,又没法搞定巫术和药物研究的影响,只有加入协会最为便利而已。与他的年终总结完全不同,和什么“love&peace”的中二愿望毫无关联,更不是又多喜欢“里世界人”的身份,只是平淡而无趣地,想简单生活而已。

可是他后来才醒悟,越是这种地方,其实才越难达成他的愿望。作为整个岛国地区屈指可数的巫师之一,成为常任席位简直是必然。除了经常被酸“人数稀少才进席位”,被强拉去开会已经是常态,一场会扯皮扯上一天,最后毒巫烟火和各种法术满屋乱飞更是不少见,偶尔赶上大领导们参会,找不到发言回答问题的,他这种特殊职业就总要被拎出来挡枪,谁叫职业冷门就这一个人坐前排呢?还长得不错,既不像旁边的地精和狼人那么辣眼睛,也不像塞壬或者吟游诗人那样说话都难以理解。

可即使是这种场合,和他之前隐藏在普通人类中间的时候又有什么区别呢?各个种族之间还是有摩擦、不平衡,互相看不顺眼就打起来,等着和稀泥的人来解决;对于不同职业的人,还是很难坐在一起共事,开会也得互相使绊子、彼此表达鄙视不屑,从职业习惯、种族特性一直diss到长相衣着打扮。

现在想想的话他竟然就这么待了好几年,原本张扬又毒舌的个性也学会了收敛,闭着嘴安静听完一场会,写一点虚头巴脑的文字充数,随着大多数人表个模棱两可的态度……在真正的问题面前保持沉默,在自己的想法面前保持沉默。

心头翻滚的情绪是说不出来的,因为不可以在这样的社会里说出来。

在普通人面前不行,关于“巫师”“巫术”之类的话题是不能说的,那是“封建迷信”;批判国家和社会的话是不能说的,那有诋毁政治和对社会不满的嫌疑;在里世界人面前也不行,替普通人说话会被排挤,投反对利好普通人社会的决策票又会被点名批评指责;讲“巫术”的话题会被人当做卖弄,聊其他种族的特性是不尊重其特点,连多聊几句最近流行的电子产品都可能被人反驳不如魔法好用。

更可怕的是,不管在哪一边,他的个人喜恶和偏好都是不行的。

偏爱粉色是不能说的,男孩子喜欢粉色会被人说太“娘炮”,会被认为没有“男子气概”;讨厌某个人是不能说的,那会被人说是情商低;连喜欢的人也是不能说的,因为喜欢同性会被人当做什么会传染的恶心的恐怖之物而排斥,如果不是现代法治的缘故,会有激进分子想要像中世纪一样把他烧死也说不定。

太久了,压抑而痛苦的沉默没能溺毙他,只能汇成压力,逼迫他某日承受不住便全部吐露出来。

这一次,可能就是到了这个时候。

搭乘电车的路上,已经有不少人目光聚焦于他,还有三两结伴的小声议论他的打扮,怀疑他是不是去玩cosplay的。而他进了协会更是备受瞩目,一贯穿着都是普通人打扮的折原,破天荒地披着一身巫师袍,还穿了双樱花粉的运动板鞋,脖子上挂着一个夸张的金色大吊坠。

明明是一场分量不轻的会议,却还是乱糟糟的没个样子,甚至半数人都明着暗着打量起今天不太正常的折原临也。

轮到他发言时,会场竟然瞬间安静,延迟了好几秒才再度有了声响。折原临也捏着参会议题稿件,丝毫不在意打量他衣着的视线,淡然发表看法,公开支持第9、第11提议。于是会场这次真的炸锅了,折原临也支持的两条议题分别是关于里世界婚姻法改进和反对稀有种族强制生育,都是近来十分敏感的内容,而看他今天的表现,更是让在场诸位觉得还有情况。

其他派别的常任席位站出来反驳,几番理论不过,最后干脆问质问起临也,此次投票是否夹带了私人因素,语言间颇有暗示意味,换做平时临也可能会忍不住和对方吵一顿,然后演变成大规模魔法打斗现场。也不只是一两个人这么想,在场的绝大多数人,甚至协会的长老跟主席都这么觉得。要知道那可是和折原所在阵营常年唱反调的,在内部也堪称死敌的存在,有时候两方阵营根本不在意会议讨论的是什么,就是要和另一方站对立面。

“是。”没想到年轻的男巫师竟然干脆地承认了,“我就是有所偏颇,就是出于自己的观点持反对意见。”

和他相对而站的金发妖族忽然笑了笑,笑容因为角度微妙的扭曲感而显得邪气,“那么推进婚姻法改进是因为人类社会新实行的同性婚姻法规吗?”

已经明显越界的尖锐问题砸下来,会场再度安静下来,只剩部分特殊种族的翅膀羽翼拍打带出的细微声音。巫师却难得没有翻脸,淡淡回应,“对。”

妖族男人琥珀色的眼瞳转动几下,还没再说什么,对面的巫师已经追问过来,“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不过平和岛先生和我投了相同的票面,对吧。”语气平淡的反问句,怎么听都更像是胸有成竹的加以肯定。

金发妖族没有如众人所料一般发怒,倒是有些迟疑、似是不太甘愿地点了点头。

于是折原临也静静地笑弯了唇角,“请问平和岛先生先生现在单身吗?”

姓平和岛的妖族冲他回了一个饱含意味的笑,“自然是和折原先生一样。”

在满场人目瞪口呆的情形下,常年打得你死我活的两位相约一同离场,下班之后一起去喝一杯。

至于后来,有不愿透露姓名的目击者称,在协会附近的小巷子里看到平和岛先生壁咚了什么人,看姿势应该是在接吻。而被他压制住亲吻的家伙,被巫师袍帽子遮住了脸,不过脚上穿的一双粉鞋,真是十分明显。

评论(4)
热度(52)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