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复健系列(7)——问题小孩

※可惜风早,相见不巧

 

[又黑又脆OOC注意]

 

初冬时节,城市里却不会让人觉得太冷,迟来的第一场雪久久不至,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进入室内甚至会有些热。

放学的孩子们或是被家长牵着接走,或是三五结伴笑闹着离开校园,聚满人的小学校门口带着令人不那么厌烦的嘈杂,有典型人类社会的生活气息。

只是这一点氛围里的情绪连最微末的部分也传达不给折原临也。四年级的学年第一名,老师交口称赞的好学生,正被堵在放学回家经过的小巷子里。比他高上至少一个头的不良少年们笑得猥琐不堪,一个个手里都拿着棍棒,头发染得乱七八糟,初中生校服也被穿得像奇装异服似的。

其中一个染了金发的爆炸头单手揽着临也的脖子,像是要把他的脖子扭断似的强硬往前一带,拉扯间临也只觉得喉咙被挤压得生疼,反射性地想要呕吐但又因为窒息感而憋闷不堪,挣扎半天才被松开甩到一旁。

沉闷的痛觉来的有点慢,但是后劲够长,好一会儿临也都摆脱不掉那种火辣辣的劲儿。他眼前模模糊糊的,什么都顾不上了,一手捂着脖子,另一手捂着胸口,又咳又喘间大脑也像是一团浆糊,恨不能晕过去。随着疼痛产生的些微恐惧和憎恶在酸软的躯体里扩散开,与这位正被校园暴力困扰的青少年一同被钉在原地,“为什么是我呢?”临也这样想着,迎面又是一个耳光,然后不知道哪个不良少年上前来薅住他的头发,硬生生把他的视线随着脑袋拎了起来。头发一半粉一半绿的家伙叨叨了一堆,临也耳朵嗡嗡直响,仅仅模糊地听清了“敦史”,“考第五名的女生”“名牌钢笔”什么的,禁不住自嘲似的冷笑一声,兜头又被打了好几拳。

什么啊。他忍着嘴里的腥甜味,只觉得浑身都疼,疼得脑子里快要炸了,偏偏这破身体每次一赶上春游考试之类的事就发烧感冒,这时候挨了打却死活不肯晕过去,或者干脆喷一地血,吓吓眼前这群混账也好啊。

临也是知道自己在学校里不讨人喜欢,常常被同班的人传些奇怪的传言,偶尔会被人故意扔掉作业本之类的,他也不太愿意总是去麻烦老师,对那些幼稚的举动时常装作视而不见,有时压不住火就小小报复一下,左不过叫男生丢面子下不来台,让女生脸红乱叫什么的……哪知道有一天冷暴力还能升级,竟然真有人舍得花钱找人来堵自己。

他蹭了蹭眼角,嘴硬道“是那个中分头的四眼仔吗,原来他叫敦史啊?”回应他的又是一巴掌,扇得临也眼冒金星,差点磕在墙角。大概领头的家伙是那个四眼仔的亲戚之类的,好像很见不得临也这幅模样,上前一脚踢倒临也,“呸,你个小杂种哪点比我们敦史强了,还被那个女生,叫什么花子的告白,不就是家里有两个臭钱,还拿钢笔到学校炫耀。”

这次临也倒是不还嘴了,自己也还带着一点稚气的小少年忽然发觉,原来有些东西真的是解释不出来的。因为他面对的家伙们,就是不带着脑子的。他们不在乎临也拒绝了那个女生,只是对于有女生给临也告白这件事不爽;他们理解不了临也用的钢笔好在哪里或者说对临也而言它只是一支笔,他们只是以为自己以为的,他们认为那就是炫耀。他们也不顾忌什么使用暴力的恶果,甚至从外表就可以轻易看出他们缺乏管教,对于打了人会有什么结果毫不在意,对他们来说,只是单纯地要使用暴力而已。

对这个索然无味的世界,临也此刻才撕开了伪装的第一个角。他说不清自己的心情,早知道就先不辞退那个家政阿姨了,好歹她每天来接的话可以省掉这种麻烦。可是想想之前家里的一团乌烟瘴气,临也又忍不住叹了口气,结果叹气声引起了眼前的不良少年注意,拽着他的衣服拖着他往另一边走。顾不上想一会儿被带到更偏僻的小巷子里会遭受什么,或者说知道现在没法反抗索性不去想了,临也侧头看了眼被拉得变形的衣服,有点可惜衣服估计要报废了,自己被打的话估计又来不及去买新的,还会被新班主任各种谈话关心……

 

“喂,喂!你走错路了!”后面的家伙大声喊着牵头开路的爆炸头,却已经来不及了。面前的小路尽头,一个和临也差不多高的男孩子已经注意到他们,拎着一根路标慢慢走了过来。

“你这个笨蛋啊啊啊啊!!!!!”临也不太懂后面的人在鬼叫什么,吵得要命,但很快就发现走在后面的几个人已经转头逃掉了。挡在前面的几个人看不到脸,不过身体真的在颤抖,爆炸头喉咙里发出古怪的气音,而他旁边的七彩头发直接破了音,拎着临也的家伙也松了手,颤抖着叫出“平和岛静雄!”随后啊啊两声就调头跑了。

在临也面前十分嚣张的几个初中生瞬间跑了个干净,让脑子还没清醒的临也有点困惑,但又聚不起精神去想。直到那个袖子破了一半的男生蹲在临也跟前,路标断裂处被重重磕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噪音,才让临也回过神来。

“你没事吧?”男孩子皱着眉头,从上方看下来。临也眼前是一片刺目的阳光,忽然多了个阴影,好一会儿才给出回应,“啊,还可以吧,就是好像暂时动不了了。”

后来临也想,真是感谢那个开道的猪头走错路,不然他大概要晚上很多年才能遇见静雄了。

 

其实那个年头还远没有什么听见静雄的名字就能吓哭小朋友的传说,也没有那么多不良少年听见他的名字就会跑,只是好巧不巧,那天堵临也的几个家伙被静雄揍过一顿,算是有了阴影。还有一点巧的是,刚被静雄揍趴下在后面抱着胳膊腿喊痛的几个人,和堵临也那几个认识,水平还比他们强一点。

不过也确实很巧,除了当时被打懵了的临也,正常人见到一个大概十岁的小男生空手就能抡路标恐怕都会吓得不轻,更不用说那路标还是他空手从路口折的。

松懈下来的临也这次真的晕了过去,等他再度醒来时,稍微缓了一会儿,才有心思惊讶自己竟然不是躺在刚才那条巷子里。

屋子该不会是那个叫静雄的男生的吧?临也这样想着,掀开身上的毯子想要起来,可稍微一动就牵连起满身酸痛,禁不住“嘶”了一声。然后没等他坐起来,屋子外面就传来了吵闹的动静。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摔在地上,发出碎裂的脆响,然后是女人的哭喊声,“你为什么总是这样?!你就不能有一天不打架不闹事的吗?你就不能老老实实地,像幽一样,或者像任何普通的小孩儿一样去上学吗?”带着哭喊的嗓音已经有些发哑,因为喊得太大声最后干脆破音了。临也被吓得一个激灵,在女人结束整段声嘶力竭的泄愤之后,他才慢慢意识到,全程都只有女人的声音,没有人回应。

有脚步声靠近,临也下意识地躺回去,屏着气闭眼装睡。从气流的变化可以感觉到有人离他越来越近,他有点想睁眼,又死死克制住,结果之前听过的男孩子的声音响了起来,“别装了,我知道你醒了。”

“啊……”临也慢慢动弹了几下,疼的龇牙咧嘴,“你怎么知道我在装睡?”眼前的男生应该和他差不多大,不,看身高的话,应该还是自己要比他小一点吧?换过的衣服上带着歪歪扭扭的缝补痕迹,动作间会从袖口和衣领里露出绷带和创口贴的边角,此刻微微歪着头站在床边盯着临也看,神情竟然让临也觉得有点吓人。

啊啊,想想也是,毕竟是光靠名字就吓跑了一群不良少年的人呢。

男孩深琥珀色的眼瞳看起来很像水果硬糖,可是临也知道那一定不好吃,至少静雄的眼睛里看不到一点甜意。“因为呼吸,你的呼吸变了。”他抬手指了一下自己的耳朵,“我能听出来的,就算你躺在一堆人中间。”男孩子挤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声音里都带了些自嘲,“昏过去的人呼吸是一种频率,睡着的不太一样但是有点相像,而装昏装睡的人呼吸会乱,会不自觉地动。”

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儿,两个男孩儿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临也被这尴尬的气氛弄得很不自在,没话找话道“还得谢谢你救了我,竟然只是听名字就把他们吓走了,真的很厉害。”

静雄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我说你,其实可以反抗的吧。”语气过于平淡,显示出说话的人其实已经肯定了话中的内容。“你书包里应该是带着什么东西的吧,被他们围住的时候你就悄悄拿出来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用,我猜可能他们的人数太多了,你没有把握能跑掉?”

“看出来了吗?”临也有一点惊讶,不过片刻就转化成了笑意,“看来你确实比那群草包厉害很多嘛,怪不得他们见了你就跑,我说你是六年级的吗,看起来比我高不少呢。”

“不……”男孩闻言脸上似乎染了一点粉色,视线微微移开,从临也的角度可以看见他手指在裤子上抓了抓又松开。“实际上,在带你回来的时候你书包里的东西掉出来了……”

“啊,然后呢?”临也倒是对此不太在意,也对面前的男孩子更有兴趣了,明明是可以折断路标干翻一群初中生的家伙,此刻在自己面前却紧张或者说害羞到有些吞吐起来,实在是可爱的家伙了。

“所以……看到了你的课本……”静雄脸上已经一片微红,“我和你,是同级生。”

“啊?”临也不可置信地瞪着面前的家伙,开玩笑吧?这个怪物一样的家伙,也是四年级?完全不像的说!

“虽然有一点冒昧,”被盯得脸上更红,但是静雄仍然硬着头皮开口,做了非常不擅长的事情,“能不能请你教我功课?!”

临也倒是安静了,上下打量了静雄好几遍,忽然大笑起来,笑得静雄以为他会因为呼吸跟不上而缺氧。“老实说,你这家伙还真是有趣啊!”抬手擦了一下眼角笑出来的眼泪,临也深吸一口气,表情严肃起来,莫名的让人觉得十分违和,略带阴郁的神情在成年人身上都不多见,更不用说是出现在一个孩子脸上。“坦白地说,今天那群家伙找上我并不意外,虽然不是同校,但是你简单去打听一下的话应该很容易从别人嘴里听到我的情况。虽然是年级第一,但是孤僻、没有朋友、被同级生排挤,家里看起来好像很有钱但是家长从来没有出现过,不管是母姐会运动会还是文化祭,都只是不同的保姆阿姨来参加……”

静雄额角有汗,不知道是之前被吼的时候就有,还是在临也面前过于紧张才出的,总之汗透了刘海,顺着脸颊开始往下淌,刺得脸颊细小的伤口生疼,让他忍不住抬起胳膊蹭了蹭。

“你说的没错,我是带了东西,拿出来之后没用只是因为恰好看到了喜欢的老师路过,想要装作弱势让她帮忙。没想到她明明看到了却逃走了,真是个靠不住的女人……啊,或者说她明明知道我一直被排挤,却什么都不肯做吧,毕竟为了我一个人出头,学期末的测评成绩就可能被其他孩子打低分……”

天已经暗下来,但是两个男孩谁也没有提开灯的事情,只是静静地任由影子在昏暗里拉长变形,最后消失在黑夜的帷幕里。

静雄听到了对方轻微的抽泣声,心里忽然很难过。他发现自己好像能察觉到眼前这个家伙的感情,比任何同学、邻居,甚至是家人都理解得多……啊,大概是因为,自己也是这样被排挤的吧?他被视为怪物,他控制不了自己,更不像临也那样作业全A试卷满分,应该说,他比眼前这个名为“折原临也”的家伙更加糟糕才对。他厌倦了每天每天都要应付来找茬的家伙,也厌倦了母亲的吼叫,学校什么的,朋友什么的,都无所谓了吧!但是在他就要放弃的时候,在他今天被划破了今年最后一件新衣服,满心混乱地站在小巷子里的时候,他遇上了那群人和折原临也。虽然十分乌龙但他确实救了折原临也,这样的事实忽然让男孩子有了一点触动,如果是这个家伙的话……不,就是这个家伙了!这应该是神明为他安排的转折吧?一定是这样了,这个家伙,应该可以,帮他有所改变吧?

这是平和岛静雄第一次把人捡回家里,不过此刻他还不知道,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等到临也稍微平静,静雄抿了抿嘴,又重复了一次问题,“可以请你教我功课吗?”像是怕临也拒绝,他又补上一句,“当然不会打扰你正常上课的,作为报答,我放学会去等你,把你送回家……”

“我啊——”临也打断了他,微微歪过头看向静雄,窗外投进来的浅淡光束从他身后投向静雄那边,在两个孩子之间拉出一条无形的线,“我包里放的是空气喷雾和清洁剂哦,原本是想点个火然后让那群蠢货体验一下的,而且就算来不及点燃,这两个东西里面也有成分会发生反应,会让那群家伙吃点苦头。那个爆炸头,我还想过真的让他‘爆’一下呢,烧起来应该会挺有趣的……”

他的声音变得有点飘忽,“和我这样的‘优等生’来往,真的没问题吗?静、雄、君?”

平和岛静雄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扑通、扑通”,跳得比他打架的时候还要激烈,正坐在他床上的家伙带着伤的样子本来应该说是逊爆了,却在这种时候有些小男孩说不清楚的莫名帅气。“当然!”他也笑了出来,“那么以后请多指教了,临也君。”

被排挤的问题小孩,当然是和另一个问题小孩更合得来了。

 

 

 

PS:下次讲一下关系转变的问题。

评论(7)
热度(74)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