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与食与爱(三)Slow-roasted Shoulder of Lamb

3#Slow-roasted Shoulder of Lamb

 

“早上好,折原先生”

“早上好,chef!”

“Chef,早!”

“折原先生,假期过得好吗?”

“Morning,chef!”

一路走进餐厅,折原临也顶着大家或好奇或疑问的眼神,回以微笑却并不说话,直到进了专属办公室才松了口气。确认锁好了门,他才开始解衬衫扣子换衣服。带着花哨装饰领巾的高领衬衫他实在很少穿,如果不是因为脖子上的痕迹太明显他也不想穿这种衣服来餐厅上班。可是想到害他假期过得颓废又迷乱的家伙,临也还是忍不住心跳快了一点点,双手拍着脸让自己冷静下来,从衣柜里拿了领子比较高的一件工作服换好。

不管怎么说,还是他自己过于天真和大意了。没抵挡住前男友的攻势,也没抵挡住平和岛静雄的诱惑。现在想想其实会觉得挺诧异的,毕竟在跟静雄交往之前,他对男性同胞从来都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想法,可是跟这个单细胞草履虫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很容易被撩拨,很容易因为男朋友一点细微的表现或者动作被吸引到痴迷。只能说静雄确实是被造物主偏爱的,上天给了他足够英俊帅气的外表,而他又恰好有一个不那么惹人厌的灵魂,这就足够让折原临也自己给自己挖坑,谈个恋爱都满心万劫不复了。

现在临也十分想倒回去给上周那个被黄油蒙了心的自己一个重击,明知道自己在床上从来都扛不住静雄三轮,明知道放纵的后果就是至少要躺着养上两三天,还是在重逢的第四天再次作死。那天早上发现自己终于能行动自如,就立刻忘了前面两天躺平静养的苦处,蹦跳着去厨房里看静雄煮蔬菜汤。围着围裙的平和岛君一脸严肃,汤勺愣是握出了武士刀的气势,让临也想要偷笑之余,更加认真地开始盯着男人反复在心中描摹。然而临也看得出神,却没注意到自己下意识地抓着静雄另一只叉腰的手开始摩挲。

沸腾的蔬菜汤在漂亮的珐琅锅里翻滚着,散发出浓郁甘美的气息,却已经被主人完全忽略。幸好智能灶具在汤溢出锅子前自动断了燃气,免去一场厨房事故。

但那时被亲得晕头转向的折原临也完全想不起来,隐忍了五年的平和岛静雄根本不是他招惹得起的。舌尖纠缠着柔软,濡湿的甜美裹挟着强烈欢愉从口腔扩散到全身,将大脑里的思维理智统统锁起,将心头压抑的不安遗憾一并抛却,沿着神经脉络一寸寸点燃皮肉骨骼。他当时甚至有一点恍惚,那是梦境还是真实呢?呼吸间全是久违的属于静雄的气息,曾经无比熟悉的温度和触感再次出现于指尖,黏得发腻的低语混合着喘息。被窗帘遮挡的阳光从缝隙里不甘地挤进来,凝视着,晃动着,见证了枯萎的花朵重新绽放,见证了温柔的嘴唇吻去覆盖他双眼的苦涩潮水。

 

矢雾波江小姐抱着一沓报表走进老板的办公室,面容仍然是冷漠僵硬的,却在瞥见折原临也时微微皱了一下眉。总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她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察觉到临也已经签好文件抬起头,于是迅速调整自己,开始进入工作状态。先把比较紧急的几个挑出来说了,顺便把临也签完字的合同文件收走,其次是这一周的收支情况,还有合作的农场最近的作物情况,最后又提了一下厨房人手不足,要不要再找两个人帮忙。

临也揉了下额头,思考了一下目前的工作分配,摇头拒绝,“暂时先不用了啊,这段时间确实是忙了点,看过段时间还是这个状况的话,再收个处理食材的小厨,至于加一个副主厨的事……我在考虑下吧。”他有点不自然地笑了笑,忍不住转了一圈椅子,没准过两个月他就能把“老板娘”拐来掌勺了。

习惯了自家老板随时发神经的波江冷着脸整理好文件,将合同夹在文件夹里,临走之前她还是停了一下,歪头看向还在慢慢转椅子的临也,“我说,虽然这是你的私生活我没有理由干涉,但是作为你的雇员我还是应该提醒你一下……”波江抬手在自己耳后的脖颈位置比划了两下,“这里,吻痕没遮住。”

 

被矢雾小姐一句话就击沉的临也干脆在办公室窝了半天,上午准备食材的阶段都没去检查,让后厨的学徒和小厨们十分不适应,甚至开始窃窃议论临也先生假期到底怎么了。

不管是“休假里坠入爱河”还是“遇到了以前暗恋的人”,好像都不太靠谱似的,但一群叽叽喳喳的年轻人也不过是拿老板打趣,除了这种带点暧昧感的猜测,也不会去猜什么别的。正在忙着清洗食材的家伙们当然不知道,折原老板两枪全中还直上三垒,更不可能知道他们未来的“老板娘”一边拿着切牛肉的刀一边打喷嚏,被前辈询问之后只好抱歉地笑着出了厨房去洗脸。

 

还好这段时间已经不是高峰,中午来用餐的不算多,连预约号都排不满,几个副手足够可靠,临也不盯着也出不了问题。晚间倒是正常水平,临也在洗手间镜子前看了看只剩浅浅红印的脖颈,硬着头皮去了厨房。不过他一进厨房,状态立刻就变了,可能后厨就是有这种魔力的地方,嘈杂忙乱却有序。油烟和火光是主旋律,切菜时刀刃和案板的碰撞敲着节拍,烤箱跟计时器的报警音不时插进来切换,肉类在锅子里煎得滋滋作响,蔬菜被精心摆盘,直到最后端到顾客跟前,盘底和桌面轻碰发出细微的闷响,才为它落下终音。

重新进入战斗位的折原主厨拿出自己的刀,接过学徒递来的工具,先把一周没用的刀认真磨过,然后看了看点单机新传进来的菜单,把自己插进几个正在烹调的人后面,开始准备分到的菜。一忙起来就折腾到了十一点,临也最后揉着酸痛的腰,暗暗咒骂了一句某个害他难受的家伙,一面挤出微笑和员工们道别。换好衣服要走之前,还没锁门的波江却叫住了他,“这个,”波江表情似乎比之前更冷,“是临时加的预约,京都那边的高级客户订的,说是明天中午就过来,还指定了菜单……”

“给我看看。”临也拿过单子,皱着眉头扫下去,前菜沙拉和甜点都不是问题,酒水也有充足的库存可以挑,但是指定的主菜……临也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也没法拒绝吧,我来想办法,波江小姐也快点下班吧。”

不过在他脑海里翻滚的想法并没有持续多久,等他从大厦的电梯下到一楼,就看到了坐在门外等他的男人。于是不自觉地翘了嘴角,但又强行压下那点兴奋感,故意装作还在生气的样子嘟着嘴出了门。后来折原临也想起那一天晚上的情形,才能稍微不那么恋爱脑地去回想一下,自己从离开英国之后,从跟静雄分手之后,就再也没有像这天夜里一样被谁等着下班了。

静雄靠在路边,路灯就给他描了一层毛茸茸的边,他身后是略有些眼熟的黑色摩托,临也想了想认定他一定向新罗家赛尔提借的。没有牌照也没有配头盔的黑摩托,还有一个不知道有没有驾驶执照的前男友,临也知道自己应该拒绝的,却在反应过来之前就上了车。大概是抱着的后背让人安心,他忍不住还是贴了上去。这次静雄倒是把他送回了自己的公寓,不过很自然地跟进了门,似乎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临也只好不停说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耗时间,期间给静雄续了两杯水,最后困得眼角发红,看起来委屈又可怜兮兮。静雄叹着气把他塞到了床上,让叫他快睡,关了灯之后却还记着刚才临也鬼扯时说的订单。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拨了电话出去,叫人帮临也找要用的食材。

第二天早上是临也先醒的,他轻手轻脚地换了衣服洗漱出门,没敢惊醒睡在他家沙发上的静雄。老实说他现在不太敢面对静雄,有纠结,有微妙的愧疚,也有心虚,尤其是静雄闭口不提五年前分手的事,也不提七年前交往的时候,甚至没有半分生气的迹象,反倒是滚了床单又一副在追他的架势,让折原先生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过静雄显然不在意他的这种心理,到餐厅后扎在冷库里翻库存的临也还没调整好心情,就接到波江的电话说门口有人给他送东西。收到两箱食材的折原先生脸色立刻就变了,他只是昨晚随口一提,早上就收到了急需的食材,要是还不知道是静雄做的就可以去撞墙了。临也略微苦恼地抱着箱子回了后厨,可是为什么要帮他呢?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泡沫箱里是一块上好的羊肩肉,鲜红的肉跟白色的脂肪分部匀称,屠宰后冷链处理过,现在状态还非常棒,绝对比临也的库存好太多;另一边的塑料箱里是新鲜的香草,几种百里香,鼠尾草,迷迭香,甚至还有墨角兰。

临也几乎要笑出声了,他就知道肯定是小静,那家伙虽然擅长烹调肉类,但很容易弄混香草,买的时候总是因为记不住就干脆全买回去,要用的时候再一个个凑过去闻。纤长的手指拨弄了几下鼠尾草的叶子,临也闭起眼睛,忽然感觉自己这回可能是要逃不掉了。

他和静雄当年关系还相当恶劣的时候,第一次有所缓和,就是因为一起做了一道慢烤羊肩。日本其实食用羊肉的料理很有限,面对欧洲人食谱上的各种羊肉和羊内脏,静雄跟临也都是有点懵的。弗雷瑟当然不会容许他的学徒不会烹调羊肉,于是专门留出相对便宜的羊肩肉让两个人练手。羊肩肉的肉质更韧,也比其他部位的肉更肥一些,要做好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何况是两个接触羊肉比较少的小学徒。

一开始的调料配方是从弗雷瑟和其他大厨那里偷师的,还做了好几次调整,最后还是弗雷瑟的一位厨师朋友出手指点,才让两人做出相对满意的味道。

一小支迷迭香就足够,配上三四片鼠尾草的叶子,一点点墨角兰增添刺激,全部切碎后加盐和少量橄榄油搅拌均匀,用来涂抹整块羊肩肉。

之前从冷库找来的羊骨做了垫底,用油煎过,直到羊骨变焦,颜色变成褐色,往烧出来的油汁里加入大蒜。白葡萄酒另起一只小锅煮沸,以除去酒精的刺激性,兑入水和香草略微浸泡后加入其中。装盘的羊肉用锡纸盖住,放进预热到230℃的烤箱,用20分钟高温烘烤将表面定型,也逼出油脂。20分钟后,将盘子取出,用下方渗出的浸满香草和白葡萄酒的油将羊肩肉整个浇透,重新封好。烤箱调到150℃,再把羊肩肉放进去慢慢烘烤4个小时。

现在临也早已经想不起当时是怎么消磨这段时间的了,他和静雄多数时候都是下午休息时间处理好羊肉,找个没人用的小烤箱设定好时间,等到能取出来的时候基本都是餐厅最忙的时候,两个人只能轮流看谁更清闲一点,就去把烤箱关掉,等工作结束再一起去看结果。可是没有工作的时候是怎么办的呢?

他想不起来,去处理了一些别的工作,在羊肩肉差不多还剩1.5小时的时候,开始准备配肉吃的奶汁烤菜。虽然用日式的做法,可以先炒熟蔬菜再加牛奶和炖菜粉,只要稍微烘烤十几分钟就能上桌,但在临也看来,那完全是“日式烤菜”了,在他们餐厅里是绝对不能端上这样的菜的。

看了看今天农场送来的蔬菜,临也挑了两个芜菁和三个土豆,顺便拎走一罐鲜奶油。大概500ml的鲜奶油倒进小锅,临也从香草堆里拿了一支银斑百里香,和两瓣切片的蒜一起放进锅里煮。等锅煮开的时候他把芜菁和土豆都削干净,切成薄片摆进烤菜专用的瓷盘,锅一开就把奶油倒进盘子里,弄好之后送进烤箱,160摄氏度烤制70分钟。

从京都专程来的客人按照约定的时间到了包厢,临也让服务生按顺序慢慢往上端菜,等前菜上完,羊肩肉刚刚好出炉,和几乎同时烤好的奶汁芜菁土豆一同装盘,放置在精美的白瓷盘里端走。

临也擦了擦汗,把剩下的羊肉和芜菁土豆盛出来,趁着这会儿清闲端着盘子就溜回了办公室,拍完照发给静雄,自己就下了勺子开吃。味道的掌握比几年前好上太多,也不会再出现因为太忙乱过了时间烤焦东西的事,可是吃起来又觉得缺点什么。临也摇了摇头,摸出手机看了眼前男友的回信,笑着把拨了个电话回去。

大概只是少了个一起吃饭的金毛傻子吧。

 

 

附注:

1.慢烤羊肩,出自《BBC·Raymond Blanc’s Kitchen Secrets》S02E03

2.奶汁烤芜菁土豆,出自《BBC·Raymond Blanc’s Kitchen Secrets》S02E03

评论(4)
热度(112)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