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复健系列(6)——Lucky guy

※标号并没错,5卡车门被关小黑屋了

※如果静临都是“普通人”,临BJD娃爹设定,静雄没出场(慎重)

 

“Izaya君,好久不见呀~”穿着蕾丝裙子的女生笑着问好,于是旁边摊位的青年也笑笑,回应她道,“Mary小姐,好久不见。”

“这次带的又是自己做的道具吗?手好巧啊!”女生盯着他的小拉车,好奇地问。

“啊,有布景的道具,也有几款背景板。也不都是自己做的,大型板材实在难处理。”

Mary点点头,想说什么,却被急着买假发的其他摊主叫住,等她收了钱,旁边的青年已经开始布置,不好再聊天了。

不过Izaya的东西相对好布置,男生摆东西也快,不像女孩子总要连小细节都追求完美。做展示的背景板做成了传统和风的风格,额外用竹子石头做了配套的惊鹿和石灯笼摆件,一块坐成地毯的厚绒布铺在前面,然后就开始从外出包里一只一只拆娃了。

两只叔体,穿的都是浴衣,衣服一黑一白,布料花纹也是同款不同色,很明显是CP组合。大概是配不到合适的木屐,又或者是没有配木屐的脚,所以干脆都光着脚。Izaya将白衣服那只的膝关节拉开,放到绒布上找到平衡点,摆成跪坐的姿势,然后在浴衣下摆遮住的腿间塞了个自制的小垫子防止歪倒。整理好衣服之后,又把黑色的假毛理顺,在他面前摆了张小小的桌子。

然后是第二只叔,黑衣服的叔体明显比刚才那只还要大一些,Izaya摆弄起来有些吃力,可能筋也拉得紧了,只好叫Mary帮忙,两个人按着才把这只摆成了坐姿,坐到了小桌子的另一边,不过实在拉不动了,最后腿还是叉开的。Mary擦了把汗,一边吐槽Izaya把筋拉得太紧,一边仔细看这个金毛的大叔。妆画得就很攻,甚至有点凶凶的,不过琥珀色的眼珠看起来挺温柔,加上带花纹的衣服,让他看起来柔和了好几度。

Izaya正从第三个包里掏支架,听见Mary的话,像是好笑又像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自己也拉不动,是男朋友帮着拉的,结果他力气太大拉紧了。

因为娃展和Izaya相识了三年的Mary早就知道他的性取向,也没表示惊讶,摇摇头表示不是很懂你们脱团的,一个人参展都要丢狗粮。也不知道穿着lo装的姑娘是怎么想的,还颜艺地学了狗叫。

Izaya被她逗得笑出声来,扭完支架放在桌子的另一侧,从包里取出两个四分的姑娘。姑娘的体型和妆容都显小,即使穿的都是浴衣也像初中生的感觉。看脸型应该是同一家娃社的作品,搭配的衣服和眼珠也是一样的,明显的双子款。把她们支好,Izaya看了眼包里的假毛,觉得不太满意,就着方便从旁边Mary的摊位上买了两顶编发假毛,分别给戴上。

他一边给姑娘的马尾辫系蝴蝶结,一边夸奖Mary心灵手巧,夸得Mary都要听不下去了,捂着耳朵直呼闭嘴。浅黄色调的女式浴衣上有变色和花纹,他从家带的黑色假发压不住,看起来怪怪的,换了Mary家的褐色编发就很合适,还显得有些俏皮。于是Izaya想了想把两个姑娘的关节手扭过来,做成扣握的样子,又仗着有支架,把其中一个姑娘的腿向后抬了起来,像是蹦跳的模样。

有些无聊的Mary抬手看表,发现还有半个多小时才会放观众入场,无聊地把下巴支在桌子上,侧头看Izaya摆弄一对姑娘,最后还给翘着脚那只脸上放了个小小的半框眼镜。

Mary看着Izaya又在姑娘们腿前摆了把纸伞,从小口袋里掏出一包干花瓣,小心地撒了满桌,反倒弄得倒是比她还细致。她正想着Izaya摆完了可以聊天了,结果刚一张嘴就看Izaya又掏了两小棉包出来,一包是花猫的小宠,摆到了黑衣服的叔腿边,另一包是迷你的茶具,临也用指甲掐着往小桌子上,看得Mary都有点紧张了。

等他摆完,简直是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终于坐下来的Izaya和Mary先聊了些废话,之后谈到最近工作调动,以后从新宿回到池袋上班了,回家很方便。Mary哎呦哎呦地叫了两声,笑容略显猥琐,忽然想起什么,试探地问,“还是之前那个住址?”

Izaya低笑,显然懂了她的意思,“对,还是那个高楼层的公寓,还是那个男朋友。”

Mary“啧”了一声,咕哝着“羡慕嫉妒恨!”,又问道,“那你晚上怎么回去?他接你?”

“对,他今天还有工作,不然就陪我出摊了,晚上下班会过来。”Izaya笑着叹了口气,“那堆板子都是他帮我搞的,泡沫板那几个还好点,木板和石膏板的真的死沉。而且你觉得我怎么可能自己带四个娃出门的?”

“啊,也是。”Mary想了想分量,心生一股被娃的重量支配的恐惧,“你刚才还说男朋友帮你拉筋呀,他力气很大?”

“很大!”Izaya点头,脸上的神色有点后怕还有点嫌弃,“就是能把路标拔下来那种程度,我老得看着家里有没有东西被他捏坏了,你都不知道,他有一次单手就把洗手池拉下来了。虽然有原本装修的问题吧,但是真的很烦好吗?!大早上满屋跑水,我找了好久才关上阀门,气得我打了他一顿,结果打得我手都疼了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Mary笑得不行,眼泪都快出来了,“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啊,我叫他请假自己换了一个。”Izaya撇了下嘴,手指拈着一片干花瓣玩,“就很气,我一个一米七五的男人,在外边都是被依靠的对象,在他面前老是……呃……哎呀,就那种比你高半个头,力气大很多,还老想充当保护者的角色。有时候会觉得很烦,想和他干架,可是需要的时候就很安心,会想依靠他。”

“还可以撒娇是吧?”Mary笑眯眯的,“你就承认呗,你是下面那个。”

被这话噎住的Izaya有点僵硬,好一会儿才松开手,花瓣已经给完全碾碎了。

不过Mary也没看他,还是自顾自地说下去,“真好呀,有人可以依靠。而且你说他不太能控制力气,可是他又帮你拿东西拿娃,帮你拉筋,还帮你做东西,也没有弄坏任何一样,说明很在乎你吧?在你面前就会好好控制自己了,感觉是个可靠的好男人啊。”

“那倒是……”Izaya的声音渐低,掏出震动的手机看信息。侧着头的Mary眼尖地看见了Izaya的屏保,照片的样子和他今天摆的一桌很像,大概是之前和家人去赏花照的,估计那个金发的叔体就是照着男朋友弄的吧。Mary啧啧两声,暗叹了句,男人都和男人是一对了,自己这样的妹子却没人要。

可是又很难找个合适的人,Mary看了眼正在认真回信息的Izaya,觉得他很幸运。他们的爱好其实很小众,就算是有人偶传统工艺的日本,也没有那么多人能接受BJD——球形关节人偶比一般的人偶更灵活更“类人”,有很多塑造的空间,但也因为太类似人形,容易让普通人产生恐惧的感觉,人类总是在追求完美和精致的相似,却又很难接受。明明知道是人偶,却还是会在看到时联想到人体本身被摆弄被拆卸的样子,生出些抵抗和畏惧。甚至她曾经听过人说,被自己的妈妈问:放这种娃娃在屋子里,晚上怎么睡得着觉。

但人偶终究不同于人,对于Mary和Izaya这样的人来说,人偶是比人类本身更忠实的朋友,更可信的精神支持。它们的陪伴是温柔无声的,顺从于拥有者的支配,安静展示自己的姿态;它们不会像人类一样,将自身接受到的东西恶意倾泻给身边的人,不会明明被命运摆布着还要拖旁人下水,不会伤害谁,也永远不会背叛。

然而这也意味着,他们这样的“娃爹”“娃妈”里,有很大一部分更难和人建立亲密的关系,他们寻求的感觉在人类身上可能永远都得不到,他们自己已经很难以相信人,“养娃”的爱好更让他们和普通人隔离开,也许会因为不想暴露爱好而保持距离,也许会因为别人不能理解这样的爱好而被疏远。

好在,Izaya是幸运的,他的男朋友愿意接受他,也愿意接受他的爱好。有这样的人相伴,眼前的青年应该会一直都是笑着的吧?

Mary蹭了蹭眼角,听到staff的广播,赶紧提醒旁边还在发信息的人,“准备好呀Izaya君,要开场咯!”

PS:Izaya is a lucky gay(滑稽.jpg)

评论(2)
热度(77)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