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复健系列(3)——婚姻咨询

※有感而发,夹带私货,非专业

※静临结婚前提

 

“下午好,折原先生。”干练的年轻女性坐在桌子对面,手边是准备好的文件夹和纸笔。

于是进屋的男人也微笑着点了点头,“下午好。”

他按照习惯坐下来,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顺便松松领口,“今天小静有些事情,所以只有我一个人。”

“没关系,您不用道歉,”女性轻轻摇头,“毕竟您是掏钱的顾客,我是为您提供服务,而且换一种说法,我觉得其实单人咨询会效果更好一点。”

下午的阳光温暖舒适,从两个侧面映入通透的房间,于是气氛细微变化,终于落入安静。

折原临也叹了一口气,“说真的,要不是橘小姐你自己定的规矩,我真想跟你签个三年的咨询协议。”

橘姓的年轻女子抬了抬细框眼镜,下巴抬高了几分,“这不只是我自己的规矩,应该说婚姻咨询就和一般心理咨询一样,既然还在‘咨询’的层面,就算是亚健康状态也还是‘正常’范畴内,没有进入‘治疗’的阶段,几次干预解决问题就足够了。那种一上来就说自己给谁谁谁做了几年咨询、长期为谁谁谁服务的,要么在这方面理解不够透彻,要么就是明知会让顾主产生依赖纯粹图钱了。”

折原先生也摇了摇头,如果不是友人推荐,他恐怕也不太会到橘小姐这儿来。这位女性年轻,资历并不深,而且对自己的所学与研究都有些近乎偏执的坚持。不过也就是这样的人才让他安心,毕竟他自己对此有少许了解,粗略知道自己的情况有多难搞,而他的婚姻状况也实在让他难以对别人开口。

“好吧,让我们先来看看上周测评的结果。”橘小姐从文件夹里抽出一页纸,递到折原手边,指着下半部分的分析图表。“嗯哼, 有一点微妙,虽然根据平和岛先生的描述和助手给您的侧写,我们给您判定的沟通模式更趋于Blaming(指责型),但是从您填写的问卷分析,结果却是Placating(讨好型)。”

折原临也似乎有点不安,右手捏了捏左手的指关节,并带出一点让人不怎么舒服的脆响,“所以这对我们的婚姻关系影响很大?”

“当然,”橘小姐轻点一下头,“沟通对人来说太重要了,从我这几次对您的了解来说,您本身应该是有这种体会的吧?甚至应该说您的人际沟通方面十分优秀才对,我还有点诧异您会和自己的丈夫存在沟通障碍,不过也确实可以理解。”她笑了笑,尽量调整自己的身体动作和微表情,让眼前的男人能更加放松些。

“折原先生,其实您自己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对吧?您和平和岛先生之间,其实并不是需要婚姻咨询,而是各自需要心理咨询,可能在别人看来你们的婚姻关系很糟糕,但我观察过你们的相处,就知道不是这样。你们之间默契度很高,相性和黏度也比一般伴侣更优。可能说起来有点丢脸,我竟然到现在也无法剖析清楚两位的行为是体现哪种感情更多一点,爱情?依赖?憎恶?好像过于复杂了,可是去做分析的话又总是没那么多可以分析的,结果直白又自然,你们之间的婚姻关系不会破裂,简直像一道说不清步骤却能直接得数的高等数学题。”

隔壁房间不知道在搞什么,忽然传来墙壁被敲击的闷响,让折原神经一紧,在被橘小姐的眼神安抚之后,他略微有些挣扎,“真的不能再续两次咨询吗?”

橘小姐直视着他,直到他自己收回视线微微低头,她才开口,“不能,这就是最后一次了。您自己明明已经知道问题所在,却不愿意和我坦白地梳理一遍,从之前各种观察分析的情况来说,您的心理问题恐怕比平和岛先生更严重一些。”

接下来安静了很久,好一会儿折原才叹出气来,“我其实并不知道该怎么说,从哪说起。”

橘小姐看他一直视线低垂,侧头看了眼墙壁自天花板蜿蜒下来的裂纹,轻声鼓励,“您自己知道的,只是不想开口说而已。”

折原苦笑了一下,歪头想了想,“其实你已经看出来了对吧,橘小姐?小静很容易愤怒,还有单纯的暴力倾向,或者说是他过于依赖暴力,和那些酒精依赖、药品成瘾的家伙有点类似,是情绪和使用障碍。因为他小时候总被当做怪物,被人排斥和欺负,他的愤怒和暴力都变成了习惯性反抗的一环;那时候他怪力还没那么夸张,但是身体太脆弱禁受不住,总是在住院,在被父母亲属说教甚至嫌弃,所以他也保留了那种容易不安焦虑的心理,每次觉得不安焦虑的时候他也只能表现出愤怒和暴力来应对。”

橘小姐点头,“您说的基本都对,平和岛先生确实在这方面有问题,不过如果您有做过长时间观察,在两位结婚之后,他的自控能力提升了很多,又或者在我的角度来说,和您结婚之后他的不安跟焦虑减少了。”

墙面的裂纹似乎又延长了一些,保持着思索模样的折原并没注意到,他翻着文件夹下面的纸张,似乎只是下意识地找点消遣避免尴尬,但细看翻动的都是之前每次做测试和答卷的分析结果。

“实际上,我在这方面应该是和小静一致的吧。”他缓了缓,竟然有些僵硬,“就像橘小姐您了解到的,我们结婚这件事……本来就是个恶作剧一样的事件。一开始只是因为我接了别人的委托,帮忙推动同性婚姻立法尽快落地成形,结果被朋友误会是我想要结婚。那时候我和小静的关系还是无话可聊的‘犬猿之仲’——我,那时候主要还只是想给他找点不痛快吧,就跟朋友说我是为了跟小静结婚才去做的。哈,哪知道他还真的信了,最后闹得全池袋都知道了,还在Sunshine60那边租了户外大屏打字求婚……”

“我明明只是,想捉弄小静来着……可是在区役所入籍盖章之后,我忽然发现我竟然没有想过要离婚的事,我想的都是怎么和小静共同生活。”

“可以说,其实您心里早就接受了平和岛先生的伴侣身份,您和他之间也不存在什么障碍,只是缺乏一种更有效的语言沟通的形式。”橘小姐推了推眼镜,瞥见墙壁上的裂纹似乎还在分叉扩展。

“可能吧,”折原耸了一下肩膀,又后仰身体靠在椅背上,“我们俩认识了很多年,从高中开学第一天见面就没有好好说过话,不是夹枪带棒就是直接开打,直到小静跟我求婚那天,才算是认真对话了吧。”

橘小姐想起在录像里看过的情形,微微翘了唇角。在那一段平和岛弟弟提供的视频里,紧张的金发男人举着花把折原堵在屏幕下面,“可以和我结婚吗?”,同样紧张的折原声音发抖,“可以。”即使不用心理学的知识,也很容易判断出这两个人都是无比认真的,怎么可能会离婚呢?

她坐得更加舒服一些,听折原自己分析他的婚姻,不时给予回应,不打断他也不做方向引导,只是由着他说,似乎在给他一个发泄的途径。大概十五分钟之后,折原终于开始讲一些橘更想听到的事情了。

折原临也其实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里。他缺乏安全感、抑郁焦虑,远比他的丈夫程度更糟。而就像绝大多数问题一样,根源都是原生家庭的影响。他见了太多次父母的争吵和冷战,他自小就被两个忙于工作的成年人视为包袱,他在学校受了欺负却连告诉家长的机会都没有,甚至在父母关系缓和后他也没有被双亲接纳——他们宁愿生第二胎,也不愿意亲近这个打乱他们人生安排意外诞生的长子。所以折原临也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去和人发展一段亲密的关系,对于亲近的人、事、物都抱有一种扭曲的态度,就像他不知道怎么和自己相识多年的丈夫沟通。

橘想起之前折原在测试卷面上写,他们结婚后一个多月才第一次发生性关系,而且是平和岛和他产生分歧后忍不住使用了一点暴力、半强迫他的。可是折原临也并没有激烈反抗,中途就逐渐转变成了迎合。他应该自己都不知道他在对平和岛静雄进行一种讨好的回应,因为不知道怎么建立亲密的夫夫关系,因为害怕婚姻受影响,或者说害怕失去平和岛,所以他宁愿放低姿态以软弱的形态进行“乞怜”。他看重这段婚姻关系,也看重平和岛静雄,并且已经对他心生依赖。如果抛开不谈静雄对他的强迫行为,可以推断之前的静雄待他不错,并且在临也的心里有可靠、强大、不可撼动的形象。

之前产生了裂纹的墙随着闷响裂开成大片的蛛网状,随后是整间屋子都摇晃了起来,折原临也惊讶地拉起橘小姐,掩身躲到屋子角落。橘小姐在震动停止后,擦了把额角的虚汗,“明明没有地震预警的,怎么连东京都晃成这样……”

折原没有回应,两人等了一会儿见没有新情况,等前台打了内线进来说不是地震,才重新坐下来。

不过经过这么一回也无法再继续谈之前的话题了,橘小姐把材料整理了一下,在其中几份上圈了重点,示意折原回去自己再看看,然后问出了她从第一次咨询的时候就想问折原的问题。“折原先生,您是从什么时候爱上您丈夫的呢?”不是出于心理或者婚姻咨询的角度,她从第一次见这两个人就很轻易地察觉了,只是不明白折原临也这样的人,怎么会表露出来。

折原想了想,最后摇头。“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可能是他跟我求婚的时候,也可能是我们重逢的时候,又或者早在高中时代,谁说的准呢?只不过是等自己察觉,就已经栽了。”

橘摇头轻笑,将他送出了屋子。

平和岛静雄已经在对着前台的门口等,见他们出来立刻站起身,和橘打了招呼,立刻拿了手里的围巾给折原围好。

橘小姐无奈地摊了摊手,出声打破忽然暧昧起来的氛围,“两位之前咨询后增加了每天互道早安晚安的环节,还有在保持吗?”

见他们都点头,她继续道“那么今后还要继续保持,不过就不要说早安晚安了,改成‘我爱你’吧。”她笑起来,忽然加了句“稍等!”快步走向前台,又拿了一个文件夹出来。

她将文件夹打开,“现在是给两位最后一个小礼物的时候了,这是你们第一次来的时候写的印象,现在还给你们了,当然是交换的。”她眨眨眼睛,送两人离开,很快手机就收到一条转账提醒。

橘笑了,和前台吐槽折原是“该死的有钱人”,不过也是绝顶聪明的人。他猜到了其实在他和橘谈话的全过程中,是静雄在隔壁,于是贴心的给橘赚了一笔“修墙费用”,以示感谢。

有些话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跟静雄说的,如果没有橘的帮助,他们可能还是原地踏步,即使结了婚也小心翼翼地维持自己的伪装,抗拒和对方敞开心扉。

不过,有些话确实是不用说出来的。

 

平和岛静雄对折原临也的印象梳理:

跳蚤、中二病、狡猾的狐狸、灰色的剪影、胆小鬼、容易受伤害、孤独的魔王;

隐藏的可爱、叛逆的魔法师、想要保护、流浪诗人、看着财宝的龙、像糖一样甜

折原临也对平和岛静雄的印象梳理:

怪物、草履虫、幼稚、暴力狂、天(愚)真(蠢)、老古板;

理想主义者、不合时宜的温柔、执剑的骑士、守卫者、可以撕开世界的规则、心里有个小男孩

 

橘最后整理好归档的资料,在自己的备注里加上“对这对夫夫的印象:忠实、受眷顾、可以毁灭世界、合拍的爱人(想踢翻这碗狗粮)”

啊,该死的有钱还有老公的死基佬!

评论(2)
热度(144)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