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L'ultimo Drago(1)

※干个坏事233 CP先标上了,不过tag等下一更出来再补吧


※梗自L'ultimo Elfo

※BGM Controvento 

 

二十出头的Gemma是个普通的意大利姑娘,有着金棕色的长卷发和淡蓝色的眼睛,住在科莫湖边的Bellagio小镇,是土生土长的伦巴第人。

几乎每天早上她都要走过长长的石砌台阶和鲜花簇拥的铁艺阳台,穿过暖橘色调的小街,去码头赶第一班船。镇上的人会热情地和她打招呼,而更多的人是羡慕她,为“富人区”的住户工作。多数时候,聊起她的工作来Gemma都是笑笑,说两句就带开话题,熟人也只当是她雇主的情况不方便多说。Gemma对这种理解十分感激,也有点哭笑不得。她下船的地方看似离“富人区”的几栋别墅很近,但实际还要步行一段才能到雇主位于湖对岸的家,而这位雇主也确实很难和别人提起,因为他并不是人类。

Gemma的家族从几百年前就受雇于这位先生,为他提供服务。所幸湖区虽然因景色独特而吸引了无数游客,但受限于地形与气候原因,再加上先生的魔法干预,这位先生的住处一直没有受到打扰。

姑娘下船步行了大约十分钟,走到“通道”前,深深吸了口气,伸手拍了拍裙子才走进去。

魔法在她走进两棵树间的“通道”时产生波动,空气瞬间像荡开涟漪湖面一样漾出圈纹,将Gemma带进了被隐藏起来的住宅。

先生的住宅已经几百年了,但因为打理得当并不显破败,反而在Gemma的家族数代人努力下越发显得,呃,如果不用金光闪闪,Gemma觉得大概只有奢华这个词更适合了。一个是这符合先生的种族天性和喜好,再就是几百年来的积累让这座住宅宛如精致版的古堡宫殿,远比湖中几处著名景点更加广夏细旃。

当然,并不是说屋子到处都涂满了黄金,但装饰跟诸多细节确实都用了足量的金子,巧妙的设置也使外庭内室白日都阳光充足,几乎走到哪都能看到金子反射的亮光。Gemma提起裙角沿着上旋石阶绕过缠着金花藤的大理石廊柱,在葡萄藤枝叶的阴影下躲避晃眼的反光,穿过花样繁复的镶金大门正式进入庭院。

房屋主体依山而立,浅色的砖石建筑物搭配大量白色石料,本来应该是不显气势的。但建筑底层临湖,顶层靠山,蜿蜒的石阶串联起层叠亭台,屋顶还修了一处露台,房屋层高有五、六米,内部还设有夹层道路跟临水的半层,着实不小;前后几块庭台种植了大面积的果树跟可食用花卉,石阶转角和建筑廊台也都布置了适宜的植物装饰,让住宅每个季节都有足够的花朵和水果,底层庭院中央还有一汪特意保留的连通湖水的圆池,再仔细看看建筑物外部的雕刻跟描金,恐怕奇幻电影里加过特效的宫殿也不过如此。

不过,此刻Gemma看着池水旁边反光一片的情形,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快走两步上前,将巨大反光物前的小孩子抱起来,低声道,“先生,早上好。”

下一刻反光物消失了,站在原地的变成了一个青年男子,他淡淡地看了Gemma一眼,将孩子抱到自己怀里,“早上好小姑娘,早饭多煎点肉和鸡蛋吧,活动这一会儿还真有点饿了。”

“是的,先生。”Gemma见他抱着孩子走远,不由松口气,再抬头时看到那不安分的小孩子攀过先生的肩膀往上窜,小手一左一右用力地抓着先生的金发,又下意识地抽了抽嘴角。看起来就很痛啊,真亏得先生没有生气,还变出原型哄那个小魔鬼玩……怎么想都只有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蛋能在龙的头顶这样撒野了。

是的,他们先生是龙,世界上最后一头龙。

 

先生大约是出生在十七世纪中叶,那个时代的魔法生物随着魔法元素逐渐衰退已经开始大批消亡,还未被孵化的先生失去了亲族,直到几十年后才偶然被一个东方商人得到,并巧合之下被商人孵化。

有时候Gemma会觉得先生说的世界的变化虽然在人类看不见的范畴里,却总是隐约有一种能被窥见的哀伤感。先生身上就带着那种味道——好像天地之间自有时间沉淀下来的哀伤,透过蔚蓝的天空和白云,透过澄澈如玻璃的湖水,浸透在静谧的日光里、微风轻摇的苍翠枝叶间——仿佛矗立的阿尔卑斯山一般,明明自有广大、悠久的强烈势头,却能在更长久的凝视之后发觉其中令人心生敬畏感的寂寥哀伤。

上中学的时候,Gemma虽然隐约知道家族在为一个神秘的存在服务,可并未真的关注在意。她和那个年纪的许多女孩儿一样,沉迷小说和漫画,对于人类幻想编织出的异世界、非人类抱有极高兴趣,甚至看了许多东西方不同体系的魔幻作品。那时候她还不懂得为什么《哈利波特》里面的魔法师要极力在人类面前隐藏,不懂东方故事里的妖怪爱上人类为什么总是没有好结果,也不懂为什么西方故事里总会严格划分表里世界。直到她真的开始为先生工作。在先生身边的时候能清晰地意识到一种不同,即使先生的外表可以变成人类青年,即使先生已经在几百年的生活之后和人类保持了一致的行为习惯,但终究是不同的。他身上似乎有很多无形的东西都将他和住宅里的人类们分隔开,Gemma说不清楚,就好像气息或者精神力之类的,只要她站在先生身边就能清楚认知到自己和他不属于同一种族。而对于那些像故事里一样心存畏惧的人类,他们相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其实先生也有讲过,他在这几百年之后已经和人族同化了太多,他学习人类的知识和习惯,使自己的行为性格都更贴近人类,也很少会流露出天性了——可能对金子的喜爱还需要更多时间收敛。龙是天生的暴脾气,这种生物暴躁、易怒、破坏力和战斗力都是一流的,先生自己说他还是小龙的时候凶极了,随后又笑笑说后来都是被抚养他的那个东方商人又哄又骗才开始改善的。Gemma很难想象现在这个温和又有涵养的先生小时候是什么样的,不过金发帅哥小时候肯定是个很可爱的金发正太了,但是也不难想象,如果不是先生运气好遇到那个东方商人,下场指不定多悲惨。在还不能自保的幼年期失去庇护的话,被人发现他是龙的话,恐怕不是被人杀死就是被送进研究所折磨。可是偶尔先生一个人坐在庭院里喝茶晒太阳的时候,Gemma又觉得那种压抑孤独的气氛扩散得更加明显了,她也不知道这样被迫隐藏着的半封闭生活对先生来说是好还是不好,毕竟他们终究是不同的。人生如朝露,长不过百年。但先生已经几百岁了,他见过了多少人的离开,又见证了多少社会的变化呢?人类几十年的短促生命对他来说,也许就是人与一滴露水的差别,大概就像当初抚养先生的东方商人,不管先生再怎么依恋,也只能眼看着他衰老死去,最后化成一抔土。

不过现在也许可以好一点了吧?年轻的姑娘夹起煎得喷香冒油的培根摆盘,在小魔鬼专用的儿童餐盘里放好太阳蛋,哼着歌把餐食和牛奶罐一起送去了餐厅。先生的运气还是很好的,老天终究还是送了一只小精灵来陪他。

小家伙恐怕是天地间最后一只elfo了,他被人辗转卖了三次,最后才被先生找人买了回来。大概也是因为被转卖的经历,小家伙一开始对所有人都抱着怀疑和戒心,态度更是恶劣。倒是先生对他很有耐心,一直哄到小家伙对他放下防备、恢复了调皮捣蛋的恶劣本性,先生也从不对他生气。Gemma觉得亲生父子间也不过如此,不过她这个想法透露给先生之后却得到了先生哭笑不得的表情,最后金龙叹了口气,忍住解释的冲动说了句不是你想的那样。

评论(2)
热度(60)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