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饲龙(四)

※前文    

※单身猎人为何深夜冲奶粉,是XX的丧失还是OO的沦丧

 

*

龙是好奇心很强又爱玩的生物,幼年期尤为明显。

如果静雄早一点知道的话,就不会像眼下一样疏于防范,被一只和他巴掌一边大的龙崽子弄得焦头烂额。

当龙崽子不再需要那么多的睡眠时间,当幼嫩的翼膜开始变得柔韧、骨骼强度足够禁得起临也扑腾着翅膀在低空悬停,静雄的噩梦就开始了。

一开始只是偶尔找不见了小龙,吓得喊着名字四处找他,最后虚惊一场,在某些不起眼的地方把滚得脏兮兮的小家伙捡起来,抱去喝奶。

后来就没那么轻松了,临也似乎爱上了这种藏匿和寻找的游戏,并且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延伸游戏内容。起初只是自己藏起来等静雄找,之后就变成了藏东西,静雄的衣服、厨房的洗碗布、家门钥匙、擦脸的毛巾,总之最近正要用的东西,临也都能悄悄偷走藏好,直到静雄气得额角暴起青筋才肯交出来。

为此,洗完澡出来找不到内衣和浴巾的静雄不得不光着回卧室找衣服,然后发现某个皮猴子把他衣柜里所有的内裤都偷走了。暴怒下的猎人差点动用暴力,但是等抓到了那个不知怎么把自己弄得可怜巴巴挂在窗帘上的小东西,又下不了手,恶狠狠地呼吸着强压下火气,多冲了300ML的奶粉叫龙崽子自己抱着喝,不喝完晚上不许进卧室睡觉。

撑得肚皮像小皮球一样的龙暂时得了教训,再不敢藏静雄的内裤,老实消停了两天。但是第三天,闲不住的小东西又开始研究别的了。在龙难耐的好奇心驱使下,小东西扫遍了屋子的所有角落,上到阁楼顶,还顺便打碎了两个吸顶灯灯罩,下到家具底下的狭窄缝隙;被他扫出来的东西在门口堆了一堆,差点把静雄气得失去理智,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缝隙里的瓶盖,大到静雄床底下一些少龙不宜内容的杂志,跟个小山似的,足有膝盖高,也不知道他怎么能码的起来。而那个小祖宗揪着静雄一只袜子在地板上跑,折腾了一地灰,见到静雄还得意地叫了几声。

他忍着怒火冲进厨房,立刻看到了被某个小祖宗弄得乱七八糟的台面,瓶瓶罐罐都翻倒着,有几瓶撒了的落了一地白,中间踩的几个小龙爪印突兀极了。更糟的是水池,原本架在沥水格的盘子都变成了碎片,下水的软管也被拽了出来,水直接泡了下面橱柜。

静雄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意志力克制自己,才没有做出对新生龙下黑手的行为。

不过这次惩罚用的“宵夜”,又增加了100ML,撑得小东西泪眼汪汪又不敢不喝完。

最后小龙哼唧唧地躺在枕头边赖着静雄给揉肚子,被手掌的温度弄得太舒服,不一会儿就打着哈欠犯困了。半睡半醒时,他听见旁边的人类叹了气,情绪复杂得让龙不能理解,“你呀,快点长大吧……”

 

评论(12)
热度(177)

辣鸡废雪|近期暴躁混乱|
写一半卡住就好想剧透……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