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那两个人的关系确实是至死方休的‘犬猿之仲’吗?”

“‘犬猿之仲’是叫了很多年,不过两方还没人真的死掉,也不知道要怎么算‘至死方休’。”

“据说是‘相爱相杀不加爱’呢?”(笑)

“也,未必吧。”

“?”

“至少从我的角度来说,前半句是对的。”

“哈啊?”

“好了,该结束了吧,我得走了。”

“啊,抱歉,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在您看来,他们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是像对峙的野兽,还是纠缠不清的死敌?”

“唔,要我来说都不太像吧,也可能我说的难听一点。就像是疯狗和骨头。”

疯狗也不是必须有这块骨头,但是骨头在眼前,疯狗眼里就只有骨头,顾不上其他了。它将这块骨头视为自己的所有物,不管有什么情况,任何想要伸手拿走的人,都得做好被狠咬的准备,它永远都不会放弃这块骨头,没有商量的余地——疯狗又不会讲道理,它只会认定那是它的骨头,谁都别想抢走。

评论(2)
热度(90)

以前觉得我也可以厚起脸皮,后来想想,我去你麻痹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