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饲龙(三)

前文  

*

幼龙的第一餐是非常值得记住的,特别是在现代。

龙族的亲情淡漠,孵蛋后期经常会出现公龙母龙都懒得管的状态,很多龙都是自己爬出蛋壳,发现周围没有成年龙,凄凄惨惨地用自己的蛋壳做第一顿饭,然后才能等来粗神经的父母。而不是初次孵化的就更惨了,连有没有人等着都不知道。当然,好面子的龙族才不会承认这种事情,他们总是对外宣称吃蛋壳有助于新生龙的奥术回路发展,但这一理论在十八世纪就被判定为虚假理论了。

两个多世纪来,龙族数量已经少得可怜,新生龙数量更是屈指可数,因此小家伙们的第一餐也是格外被关注的——至少绝对不能是蛋壳。

龙是生而知之的种族,即使在幼时有很多事情都不能完全明白,但也不妨碍他们知晓,更不妨碍他们长大之后回想起来,实施打击报复。龙可是小心眼又极度记仇的生物,日后回忆起来第一顿饭这么重要的事情,不满意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不过正在小心翼翼称奶粉重量的静雄倒是不在意这些的,他之所以如此紧张,完全是出于经验匮乏和自己的精神压力。他连小孩子都没碰过几个,十岁以下的生物更是尽力避免接触,现在要面对屋里的小东西,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更好了。

原先小东西还在蛋里,他看不到也没有什么顾忌,后来在战斗里孵化出来,静雄的神经绷得死紧,生怕有任何问题,一结束就去找新罗给龙崽子检查,也没那个心情紧张。

可是回到家里,终于放松下来,睡得翻起肚皮的小东西只有那么小那么软的一点点,让静雄整个人都不好了。而且就算分部给他准备好了奶粉跟各种用具,说明书也写的清清楚楚,他还是没法按步骤冲出一瓶奶来。奶爸平和岛上岗的第一天,就因为一瓶奶粉被打败了。

静雄看了看时间,幼崽第一次进食对任何种族来说都是挺重要的,而且小东西破壳这么久了还没吃上就睡了过去,肯定睡不久的。头疼不已的猎人最后拉下脸皮请了外援,也幸好前辈田中汤姆今天休假,用视频通讯指导了静雄该怎么办,终于帮他冲出了一瓶奶。

在结束通讯前,田中汤姆有些担忧地看着金发的后辈,很多话想说,也有不少问题想问,最后却都说不出口,只是笑着跟静雄说下次还不会的话就再找他。静雄十分感激前辈,连声道谢,挂断通讯拿着好不容易弄好的奶粉进屋去了。

饿醒的龙崽子迷糊睁眼,细细地“呜”了一声,奶瓶子就被静雄递了过去。小东西大概是饿得急了,用爪子推开静雄的手,干脆自己抱着瓶子喝,不一会儿就把一整瓶都喝完了。

静雄就坐在旁边看着小龙崽子,最后把喝空的奶瓶收走,他才放下心来,凑过去用手指头戳肚皮鼓起来的小家伙。吃饱了的小龙懒得动,又厌烦静雄的骚扰,生气似的“呜呜”几声,又扭着脖子躲静雄的手指。

“小坏蛋,喂你吃的还不许动了。”静雄叹着气,干脆凑过去近距离盯着小东西看。他其实也只敢动动手指头,不敢真的下手,万一手滑给捏死了可不是开玩笑的。

哪知道他这紧张得不行,龙崽子却根本不在意,见静雄凑过来,张嘴就在他鼻子上咬了一口。

于是静雄直接傻了,他只觉得自己鼻尖湿乎乎的,带着一股奶味。

 

*

名字对于龙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龙族长久以来都相信名字是带魔力的,和某些人类的理论很相似。

新生龙的名字一般是由亲族里年纪最大的一位尊长起,而二次孵化的龙则是要“找回名字”。也有龙族说,给再生的幼龙一个新的名字,会让幼龙拥有不同的一生。

第二次带龙崽子去新罗那里检查,静雄已经想到了名字的事情,并且为此感到了不该存在的苦恼。

他甚至已经开始猜想,如果他趁龙之危、给小东西起个名字,会不会被判偷龙罪,判了的话要被关多少年。但每次到最后关头,记忆里那头龙的面孔就会冒出来,无数细碎的情景都会随之涌进脑海,像是一盆冰水兜头而下,让静雄瞬间冷静。

可是活泼的小东西并不知道静雄在想什么,龙崽子趴在他肩膀上,前爪勾着静雄的头发玩弄,不亦乐乎。静雄不敢下手把小龙装进包里,小东西也不喜欢,几天下来已经学会了自己在静雄身上找位置,出门前只要静雄拍拍肩膀就会直接爬上去呆好。

龙崽子身上有静雄设的结界保护,普通人看不到,比静雄等级低的也碰不着,倒是很安全的。

不过静雄一路走到分部门口,路上还很兴奋地东张西望的小东西,立刻就安静下来,老老实实在静雄肩头坐好。猎人对龙崽子的反应感到新奇,瞬间弯起嘴角,用手指摸了摸小东西以示安抚,进门直奔新罗的办公室。

称体重,量长度,记录鳞片和骨骼的变化,岸谷新罗一边填写数据,一边看着静雄记下来的每天喂食的状况皱眉头。

“按说不应该的,你喂的不少了,可它只长了一点……”新罗小声说着,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新表格递给静雄。

“建档的表格?”静雄皱了下眉头又松开,放任小东西攀着他的胳膊爬上肩膀,又得寸进尺地跳上头顶,兴致勃勃地埋在静雄头发里,用爪子把猎人的头发刨成了鸟窝。

新罗原本以为静雄会不快,结果他没有什么表示,从新罗桌子上摸了根笔就开始填。

“我以为你会想给它改个名字的。”新罗瞟了一眼静雄填的内容,确实有点吃惊。

哪知道静雄任由龙崽子折腾头发,平静地说“不会,还有你最好改成‘他’,不然将来他想起来记仇找你我可管不了。”

新罗表情纠结了一瞬间,小声说着“还没名字的龙都是‘它’啊。”结果一抬头就看见小家伙趴在静雄头顶,红眼睛半眯着看他,后背一凉。要完!静雄都帮他填完名字了!

表格一填完,纸张就“砰”的一下消失了,它会作为档案直接被归进分部的档案室,再由档案室分类、备案。

完成工作的岸谷新罗叹出气来,最后双手合十,对着静雄头顶的小东西弯腰道歉,然后飞速闪出了屋。

被留在屋里的静雄也叹了口气,他明白新罗的意思,但显然新罗并不太了解静雄的想法和心情,或者说新罗和想法要更危险一些。静雄并不会那么做,那样太不公平,也太残忍了,几乎等于抹杀了龙的过去。再者,静雄本就心怀愧疚,这样的行为在他看来是逃避责任,更是不堪。

头顶的小东西折腾累了,窝在静雄头发里开始打哈欠,于是猎人十分小心地双手把他捧了下来,用手指抚摸着小龙的脊背,从脖子后面一直摸到尾巴。微凉的鳞片紧贴着皮肤,触感却远比其他动物好得多,轻柔抚摸还能看到小东西舒服得甩起尾巴尖。

静雄把小东西放到腿上,从空间里掏出软布,慢慢给小龙裹好。

他低声说,“做个好梦,临也。”

名字是很重要的,他一定会还给他。

评论(8)
热度(187)

辣鸡废雪|近期暴躁混乱|
写一半卡住就好想剧透……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