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饲龙(二)

※龙爸爸手册:肚皮不可以随便露的!

前文(一)

 

 

*

幼龙对于环境并不挑剔,毕竟祖先都是生活在条件严苛的极限之地,存在于血脉里的坚韧由来已久,严寒酷热都不是问题。但是住处舒适的话,小东西会很开心。

静雄把它带回自己的公寓时,小家伙已经缩成一团,蜷在柔软的布料里睡着了。猎人小心翼翼地托着软布,把龙崽子从包里捧出来,仔细盯着,见它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轻轻放到一早准备好的小窝里。

把手抽出来,静雄才发觉手心满是汗水,身体因为之前过于紧绷,骤然松懈下来还有些别扭。他深深呼吸几次,屏着气凑过去又看了一会儿。小龙崽子在睡梦中张了张嘴,轻轻“呜”了一声,爪子无意识地抓住旁边布料,睡得很熟。

应该是累了,毕竟才出生呢。轻轻拉起布料,将小龙还没长出棘刺的背部盖住,静雄又在它的小窝上布了结界保护,才转身进浴室打理自己。

之前的战斗没有留下太多伤害,倒是出乎意料,但也不是没有伤。说不上因为什么心里烦躁,静雄在花洒下把自己淋湿,任由水流冲刷伤口,激起刺痛。水雾热腾腾的,似乎能将屋子填满,实际是却是虚无缥缈的,等排风扇把气都抽走,只有镜子上残留的一点水渍才能证明它们曾经存在。

他心里现在也像是填满了这样的水汽。湿润、让人烦恼,又根本抓不到。他知道自己一开始就不应该答应养这颗蛋,但是除了最初的躁郁不安,他满心的复杂是没法说给任何人听的。有浓重的担忧和愧疚,甚至是害怕自己会让蛋孵化不出来。这颗蛋的由来太过超乎常理,但说到底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静雄——这让表面粗犷不羁,实则内心敏感纯善的猎人痛苦了好一段时间。他下意识认为这是自己的责任,也暗下决心要做到最好,即使那是他最讨厌的龙族的蛋,静雄也尽心尽力照顾,直到最后让龙崽子顺利诞生,并且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他会保持这种状态,直到小龙长大独立。可是……之后呢?

用浴巾盖住头发,胡乱擦了两把肩头,静雄坐进放满热水的浴缸,几乎要把自己整个人都泡进水里。

这次把蛋带去战斗,他几乎要被临时孵化的龙崽子吓掉魂去,也是他少有的感到异常恐惧的情况。他好不容易把那金贵的蛋养熟了,满怀期盼、欣喜和忐忑等待小家伙出生,却差点面对蛋碎龙亡的情况,自责和痛苦估计还要纠缠他好一阵子。

他活了二十多年,实在没有半点照顾什么人或者小动物的经验,即便把蛋孵出来了,也担忧未来怎么养大外面那个小东西。自身的成长就异于常人,也没法请教一条龙怎么抚育后代,连情感都不太会表达的笨拙男人,其实心里也很迷茫惶然。

静雄从小就是个怪力,不,暴力分子也许更恰当一点,弟弟幽的身体又弱,家人从小就不敢让静雄带着弟弟,甚至肢体接触都会让家长们担心,怕他弄伤了弟弟。和普通家庭一样的兄弟亲情,聊天时候可以随意提起来小时候照顾弟妹的情节,静雄从来都不大能体会。小时候他也不算聪明,可小孩子对大人的情绪总是敏感的,他知道家长们对他总是担忧而畏惧,虽然他也不会主动去说,但终归……没有和普通孩子一样的成长经历。他太早知道了自己不同于一般孩子,知道自己的力量会伤害别人、令人恐惧,因此他也刻意远离他人,宠物自然也没有养过。

一直都是一个人,即使成为了受认可的猎人、和分部的诸多人员有了较好的关系,他也是孑然一身。以前还有个不知趣的家伙喜欢追着他挑衅,后来就只剩下结了怨的报复暗杀偶尔会打上门了。说不孤独是骗人的,即使是被称作“最强”的猎人也不例外。所以实际上他对于孵化龙蛋、养一个龙崽子,也是喜悦和有所期盼的。而且,就算种族身份不是他那么乐意接受的,但新生命,终归能让人心生欢喜爱怜。

磨蹭到天都黑了,静雄才离开浴室。放置在卧室的小窝还维持着原样,龙崽子睡得肚皮都翻出来了,舒舒服服地一起一伏,气息安稳绵长,看起来很是满意静雄给布置的东西。

多少松了一口气,静雄伸出手指头轻轻在龙肚皮上戳了两下,又很快收手,像是怕惊动了小东西。眼见没有弄醒龙崽子,他叹了口气,又在结界上多注入一些魔法,让温度更舒适些,去找之前拿回来的手册还有奶粉,给小东西准备第一餐。

但是正在手忙脚乱冲奶粉的家伙并不知道,对于龙来说,环境舒服只是一个小小的方面,有龙信赖依恋的存在,才是让龙族能够安下心进入沉眠的必要条件,更不用说是露出柔软的肚皮了。这些存在于本能的东西,即使是新生龙也不例外。

评论(4)
热度(199)

辣鸡废雪|近期暴躁混乱|
写一半卡住就好想剧透……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