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饲龙(一)

※平和岛先生的养(奶)龙(爸)手册

※不同以往体系,后期糖炖刀片,跳坑慎重

 

*

龙蛋是很娇贵的东西,白蛋壳又薄又透,只有男人的巴掌那么长,淡金的纹路遍布整个龙蛋,使它更像是某种浑然天成的琉璃工艺品。对着光就能影影绰绰看见里面发育不完全的小龙,灰不拉几的一大团阴影,大脑袋小身子,尾巴活像是根细绳。

“丑死了!”静雄低声抱怨着,眉头都皱成了“川”。

他不喜欢龙,甚至是厌恶的。虽然现代里世界社会的体系跟包容性,都足以让龙族正常生活在世界上,并且和大部分种族之间都消除了误解歧视的因素,但明显静雄就属于那少见的小部分对龙保持成见的人。

不知道是因为曾经最熟悉的某条龙实在让他恨得要死,还是说他出于骨子里的和龙的价值观世界观的冲突,引发了他和龙这种生物没法好好沟通理解,总之他就是对龙这种东西敬而远之。

如果不是……不是因为那个缘故的话,他才不可能把这颗蛋带回来。

他烦躁得要命,生怕自己有什么差错就害这珍贵的蛋没法孵化。

全世界范围内龙的数量都很有限,繁衍率奇低,这种娇贵的玩意儿常常是几十年才能生出一颗,而且还不一定是新生的蛋。龙族寿命极长,但躯体并不一定能承载那么久,遇到身体出现无法修复的问题或者遇到自身无法解决的危险时,龙会舍弃旧的身体重新化为蛋,等待孵化、成长、取回原本的记忆和奥术。

很明显,从蛋壳的纹路上就可以判断,这并不是一颗新生的蛋。从蛋壳的状态也不难判断出,这颗蛋的前身——曾经的龙族必定是遭受了什么极为严重的事情,才让重生的蛋都如此脆弱。

让平和岛静雄这样的粗心又暴力的家伙照顾龙蛋,所有人都觉得不现实、不可能、不可思议。想出这个主意的人一定是个天才!特别想让这颗蛋随时寿终正寝的天才。

但是静雄面上不耐,动作还是小心又轻柔的,他催动着魔法,细微调整孵化的阵法,又把软垫上轻微动弹着的蛋换了个方向晒太阳,才让里面还没出生就耍脾气的小家伙老实下来。

龙蛋喜欢晒太阳,晒到五十分钟左右要转一面,太阳能的辐射对于龙族来说是奥术的魔力根源,对他们来说晒太阳就像多数人类喜欢泡在水里——那是一种存在于本能的渴求。

摸了摸蛋的顶端,静雄叹了口气,仿佛已经知晓了里面的小家伙是个什么坏东西,又舍不得不管。矛盾纠结之余,他用食指抵上蛋壳,看到里面模糊的影子动了动,然后伸出短短的细小前肢,像是在隔着蛋壳和他贴掌。

温暖的春日阳光下,英俊的猎人褪去冷漠防备,笑容轻松而柔软,目光跟指尖都停在美丽的龙蛋上。被阳光映照着的蛋壳透出一个轮廓模糊的影子,似乎里面的龙崽子正在给予回应。

美好的画面被某位居心不良的友人偷拍下来,凝聚成可以共情的片段封存,然后上传到了里世界通讯网络上,当即炸开了锅。至于里世界疯传了好一阵凶悍的知名猎人“池袋最强”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这位手贱的朋友怎么被静雄收拾了一顿,以及龙蛋里的家伙取回记忆看到这一段片段之后的种种,就都是后话了。

 

*

龙的出生是不讲道理的。

它也不管你准备好没有,也不管你当时在干什么,总之它要从蛋里出来,就算是外边正在干架也得让它出来。

于是,本就在任务中被凶猛异兽拖入苦战的猎人,一边用捡来的树棍费劲地挡着凶残的满口獠牙,一边忍着蛋壳抖动造成的诡异触感,费力地用下巴将快要从他怀里掉出去的蛋往衣服里压了压。

他当然不想带着这个小东西来出任务,但是没法子,任务的危险级数太高,别人解决不了,蛋又过了不良医生给出的预期孵化时间太久,静雄要不时将魔力放进孵化的阵法里进行调整,而且他名头在外,离开了住处却把蛋留下,不知道要有多少人打这颗蛋的主意。

——当然,现在静雄只觉得麻烦透顶,偏生在他快要扛不住的时候,蛋壳伴着强烈抖动发出了细微的碎裂声。

“啊!烦死了!”静雄硬咬着牙格开面前的血盆大口,跳上地势较高的一块突出石块,犹豫瞬间就将棍子丢了,大口喘气的同时,左手虚虚环住抖动的蛋。静雄不敢将蛋放下,趁着那异兽还没追上来,从储物空间迅速翻出一条不知道是围巾还是披肩的玩意儿,裹着蛋系了个结,然后一边甩过自己的肩膀,另一边围着腰转过去,在后背紧紧栓成死扣。

掀起旁边一块巨石,静雄咬着牙将石块砸了下去,运气也不知是好是坏,正砸中异兽的尾巴。下一秒,尖锐的咆哮声带着冲击波席卷而来,静雄连忙用所剩不多的魔力撑起防护罩抵挡,鲜明的察觉到自己的状况真的不妙。他尝到自己嘴唇上有了血味,但还是死死扛着,不知道是他的错觉还是在这过分紧张的情况下龙蛋里的小家伙也受了影响,静雄觉得他听见了幼龙细小的“呜呜”哀叫。可是没时间分辨了,静雄在冲击波结束时停下抵御,掉头就跑。那被惹怒的异兽见自己被巨石压住尾巴,怎么也挣脱不了,便狠心咬断了尾巴,拖着一截血肉模糊的尾巴根追了上来。

这种异兽身上全是硬铠和骨刺,普通武器根本奈何不了它。但静雄完成任务素来都是靠拳脚,实在需要的时候也是就地取材,有什么重物就抡什么。早知道就去协会的武器库挑挑了,以往静雄都觉得没必要,也不喜欢那些矮人制造的武器,哪知道这次碰了个硬茬,万一弄不好就得连人带蛋留在这儿喂异兽。

左右权衡了一下,静雄转了方向带着异兽往山上跑。一则实在不能叫普通人看见这东西,二则这个方向还有些树丛石块能遮挡,往下尽是些陡峭山壁了,要下到山腰一下才有东西替他遮掩。呼吸都逐渐染上了铁锈味,静雄许久没有这么狼狈,但是听见怀里更清晰的碎裂声,脚步丝毫也不敢慢下来。

“呜——”一长声大叫从怀里传来,静雄一个不注意竟然被石块绊倒。但他反应极快,几乎是摔倒就立刻伸出双手撑了一下让自己弹开,倒退着跳开好几步。在他刚在要摔倒的位置,已经扎了一排森白骨刺。静雄心下一凛,刚才他要是没摔倒只怕已经被扎了个对穿,他察觉到怀里的蛋壳已经全碎了,里面湿漉漉的小家伙不断叫着,听起来虚弱又可怜,只是被布裹得紧,静雄也看不到。

心头的焦躁越发扩大,静雄还没起身那异兽已经追了上来,看距离是逃不开了。他咬咬牙,反而借着这个姿势向异兽冲去,半途从地上抄起一根骨刺,在撞上异兽的前一刻踩在它宽大的吻部上接力跳起,然后借着下落的惯性,将那根骨刺狠狠扎在异兽双眼中间的窄小位置上。

“噗”的一声,骨刺扎了进去,溅出滚烫的鲜血,随后异兽因为疼痛大声咆哮嘶叫,使劲力气想要甩开身上的异物。但静雄牟足了全身力气,根本没打算让它得到解脱,一米多长的骨刺已经快被他整个压进去了。然后有黄黄白白的液体混杂着和鲜血一起流出来,静雄终于撒手,踩着异兽满是硬甲的头部一记狠踢,将那骨刺剩余的部分完全踢进了异兽的脑袋里。

粗喘着气,静雄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确定那异兽确实是死了。

抖着双手想把胸前系的布解开,但使不上力,最后心急难忍干脆直接从空的地方撕开口子。蛋壳已经完全碎掉了,因为之前激烈的活动碎得相当彻底,要是没布兜着早就漏了一地,而静雄最为担心的小东西,用小小的爪子抓着他的衣服,完全依偎他胸膛上。

终于见了光的小龙身上还带着些湿滑的粘液,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静雄一眨不眨,只张了张牙都没长出来的小嘴低声呜呜,像极了关切讨好的模样。

静雄满心复杂,说不上是什么情绪,最后还是笑了,伸出手指点了点小东西的头,总算塌下心来。

下一刻,表示抗议的小龙就咬了静雄的手指头,然后因为那手指头上都是土渣还根本咬不动,小东西立刻吐了出来然后娇气地“呸呸呸!”

静雄:……

 

*

新生儿……不是,新生龙检查还是很必要的,何况出生的时间地点都不正常,更让人放不下心。

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静雄抓紧身上那块破烂却没法解开的布,单手给善后的人发了条信息,然后从储物戒指里翻翻捡捡,扒拉出一张泛了黄的符纸来。符纸被魔力点着,落地生出发光的法阵,随后传送阵法将静雄兜进去,几秒后已经站到了协会的东京分部门口。

深喘了几口气,静雄想起刚点完的符就一阵肉疼,准备之后结算的时候去后勤组好好扫一遍,绝对多搜刮几样东西回去。

顾不上自己狼狈的模样,一路收获了不少人惊讶、怀疑、恐惧的目光,静雄风风火火地冲到治疗部,一把拧开了岸谷新罗的办公室。

正被赛尔提用影子吊在一边的新罗嘿嘿笑着,脸上猥琐的表情简直不堪入目,虽说哄恋人的时候是没皮没脸,冷不丁被人撞见,还是自己的老朋友,饶是新罗也不太挂得住。

但静雄显然没理会到在场两位友人的心思,直接走上前把那块可怜的布撕成两半,呼啦啦落了一桌子糊着半干黏液的蛋壳碎片,静雄终于摆脱了这块破布,松了口气。

新罗大跌眼镜,揉了揉被赛尔提放下来之后酸痛的肩膀,语气说不出是失望还是幸灾乐祸,“静雄,你这是失手给摔了吗?”

“不是!”一脸烦躁的的猎人在前胸瞎摸了好几把,神色阴沉,干脆一下拉开了上衣。

新罗和赛尔提都惊讶得呆住了,不知道静雄要干什么,等听见细微的“呜呜”叫声,才一齐回过神来。

“咦?!”新罗推了下眼睛,笑了起来,“怪不得不肯给看,竟然是白色的。”

之前钻进衣服里躲来躲去的小东西没了遮掩,全靠静雄的手托着才没往下掉,爪尖抠着静雄的皮肤,像是怕极了静雄松手他会摔下去,又像是乍然见了密医跟杜拉罕妖精吓得不轻。

静雄这一趟没怎么受伤,显眼的只有些没消的红痕,想必就是小龙刚才在他身上乱爬抓的。新罗看了两眼也没上手,从一旁取了条浴巾来递给静雄,示意他先把小家伙裹起来擦擦。

让新生的小东西乖乖接受检查也是不大可能的。龙的防备心很重,不论大小,现在就是一副吃定了静雄的样子,肯定不会让别人直接碰。静雄也怕小龙没轻重,一爪子挠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只得接过来自己动手,先把还在发抖的小东西从身上揪下来,然后用浴巾包起来,在一连串堪称惨烈的“呜呜”声里胡乱揉搓一通,擦得差不多了才掀开。

小龙被他擦得头昏脑涨,抱怨似的细声“吼——”了一下,但是体格太小,牙也没长,爪子尖尖都是软的,再用力也就能留给静雄几条红印子,过会儿就褪了。怎么看,都没有半点龙的威风,实在可怜极了。

之后静雄按照新罗的指导给小家伙测了好多项数据,时不时因为下手没轻重收到“呜呜”的抱怨,弄急了还要被咬上两口。

初生的龙身上又软又嫩,幼细的鳞片稀稀拉拉,被捏得重了就立刻泛红。尾巴还没怎么长,看起来细细一条,光溜溜的,“像个大耗子……”静雄还没说完,就又被咬了,惹得新罗用夹记录文件的板子挡着脸笑,“你家这耗子体型可有点小,虽然没什么问题但之后可得多吃点才好长大。”

然后是翅膀,之前一直缩在一起,只有稍微受惊吓的时候才张开一点。现在静雄听着新罗的指挥,轻轻捏住小家伙左边翅膀的根部,让他不敢再乱动,然后缓慢捉着柔嫩的翼膜拉开,让新罗验看。

密医戴上了更精细的特殊透视镜,一边观察一边在记录单上写写画画,“啊,前翼膜张肌没问题,小翼内收肌、尺侧腕曲肌……旋前肌、背阔肌……”看了一会儿,新罗还是伸出手指在龙翅膀根部附近摸了摸,然后取下透视镜,“翼胛骨、翼肱骨、融合椎骨也都没毛病。”(注一)

此刻静雄才像是终于松缓了神经,长呼出一口气,在小家伙不满的叫声里松开手,用赛尔提刚才给准备的毛毯将他包好。“谢了,新罗。”静雄垂下视线,手指揉揉小龙头顶,“你之前说白色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新罗把之前静雄抖在一边的蛋壳碎片扫进一个长条盒子拿到一边,摘下手套,到旁边的水池洗手,头都没抬,“不过静雄你真的去图书馆翻翻里世界生物汇编补下常识吧,白色的龙是西方龙族里体型最小能力最差的一种,以前都是生活在冰川雪原之类的地方,吃东西也是……”新罗顿了顿,“说到这个,头几个月要喂奶粉,就跟人类的小孩子一样,长牙了之后可以添辅食,按协会给你找的那本‘里世界幼崽养育手册’就成。不过既然是白龙,你之后喂他的东西温度不要太高,但是冷冻的也别多喂,太小了还禁受不住。”

“好。”静雄把已经累了开始眨巴眼睛犯困的小东西包的更严实一些,放进赛尔提拿过来的特殊提包里,又提上之前给准备的小东西的生活用品,“先走了,再见。”

送走静雄和新生的小龙,新罗安抚好了赛尔提,独自端着那盒碎蛋壳进了里屋。将刚才记录的文件分类收好后,他深深叹气,从保险柜里取出一沓被附了特殊魔法的档案,从中找出他想看的那份——关于一头五十一年前孵化的龙,纯白的蛋壳只有中间环了一圈金色的花形纹路,而孵化后的记录填写是黑龙。黑龙强大、狡诈、危险,喜欢搜集财宝和武器,是黑夜的王者。

新罗揉着额头,多看了两眼碎蛋壳上的花纹,把档案快速收回去,还是觉得事情有些糟糕了。

 

注一:参考根据万洁译文,[美]E·B·哈得斯佩斯:《绝迹动物古抄本》,湖北人民出版社2017.10版

 

评论(19)
热度(292)

世人皆知我爱世人,却不知我偏爱某人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