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过的生物钟紊乱,又开始失眠。
这种时候思维清晰又消极,绷成一线,像淬好了毒的刃,等人饮刀自绝。
某些事情想了很久,但是因为各种原因还止步不前,对于停在原地甚至一路倒退的自己又好气又好笑,总觉得也该有些改变。过于长情和专注,有些时候是好事,有些时候也很糟糕,“循旧”和“改变”、“维持”和“成长”之间大抵总是矛盾的。然而我目前还是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究其原因多半是踌躇和懒惰,剩下的全是处于一种恐惧。我害怕未知,在没有足够动力或者把握时不愿意主动,从小家人就说我心态不好,即便确有形成原因也无法否认这一事实。我就是自卑、自私、冷漠、易燥易怒、交流障碍不合群,羞于承认自己的平庸,却又没有能与他人相较的努力或者才能。
眼下难得可取的东西,大概就是那种傻气又倔强的坚持。可是这条路并没有终点,仍在前进的同行者越来越少,我自身也越来越力不从心。现在还是会厚着脸皮完成自己之前定的小目标,哪怕最后用爬的,我说的话总是算数的。但达到这个没什么实际意义的目标之后呢?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评论(1)
热度(22)

世人皆知我爱世人,却不知我偏爱某人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