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暗下来,家里只剩自己,把所有的大灯都关掉,只留一盏小小的台灯照明,音乐的音量调得低一些,能听到猫在远处地板上走动的轻微声响。

还是觉得很丧,各方面的负能量越积压越多,在病了一场之后,好像连恶心和哭泣都不再那么鲜明了。全世界都在告诉我,你不是小孩子了,可是没人问过我想不想做一个大人。每个人都在推着我往前走,罔顾我的意愿,甚至不肯听一听我自己的设想,好像只要我跟着洪流一直漂下去,脱离跟他们各自有牵连的区域,就万事大吉了。

我有自己固有的存在形式,为什么要改变呢?我就是不喜欢一些东西,就是偏执,就是消极不主动又想被关注。我就是这样,凭什么要被改变呢?

同样性质的事情一遍又一遍,连被当做支柱的东西也被腐蚀倒塌了。

在敲下这段字的时候是矛盾的,觉得自己很割裂,明明几十分钟之前还和人聊得对着屏幕傻笑,聊到一点点小细节就开心又灵感乍现,可是现在就是抱着键盘委屈得想哭。

觉得很累,觉得不被理解,觉得没救了……

归根结底我这种人不太被人喜欢,没有什么才能,又不会讨巧,除了傻就是普通,也很难脱离“失败”的阶层吧。

短期内可能不会做什么了,不想写,也不想做别的。产出整个过程里会越发觉得自己的贫乏和痛苦,扛着自暴自弃完成的东西,得不到期望的回应,既得不到“自信”也得不到“满足”。可能很多人不明白自己的评论毫无意义,更多时候只是让人无奈甚至生气吧,像我这种可能还会被某条推一把,一路丧得快要滑到深渊底下去了。

以前觉得做什么都能觉得有一点愉快或者安慰,能把全部的专注和热情都放进去,就算完成的东西不那么完美,终究可以在其他地方补到满足。但是现在就觉得完全不同了,好像自己做的事情是没有意义的,更或者是多余的。

老实说CP22已经报了,但是在思考新刊的时候,真是绝望得要命。除去之前的特殊因素不提,单从我自己的方面来说,也觉得做不下去了。明明都是很保守的制作量,就是没有一次能痛痛快快卖完,堆在家里要提防家人出于好奇心去翻看,还要占很大一块空间妥善安置,时不时绞尽脑汁怎么能多推销出去个位数的在库;排到下一期的时候,硬着头皮满世界去约画手约guest,一面紧紧巴巴地抠预算,一面熬夜爆肝,好多时候还要因为各种突发事件炸来炸去想办法补救。有时候想想这样的自己,已经真的心酸到要吐了……

想把这样的事情结束了。最近有了一点意外的情况,以致于短期内手头宽裕得吓人,但是看了一下之前列的安排,就连无料都不想弄了,干脆把日程都撕掉了,真的真的到此为止吧……认真思考起了假期把在库都送去回收站卖废品的事情,还有购入的日刊,如果没有人愿意要的话,也会都处理掉吧。

评论(33)
热度(14)

以前觉得我也可以厚起脸皮,后来想想,我去你麻痹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