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归 Fin

其实还是静临但是我心虚,tag就不打了



下班的时间越发临近,果穗已经不抱希望,起身洗了水杯,收拾好工位,准备离开。

穿好外套,系上围巾,拿出口袋里的手机却发现有车主接了单。

“诶!”果穗瞪圆眼睛小声喊了出来,随后立刻意识到还没走出公司,捂着嘴快走几步出门,提前到达了约定的位置。

她厌烦现在的工作,也受够了那个糟糕的组长,一时间却没有更好的去处,家里人念叨着好歹是连锁的大企业,那口吻恨不得让她干到死为止,让她痛苦得想去撞墙。

冬日的街头冷清极了,呼气出来立刻就散出白色的水雾,冻得人发僵。

黑色的SUV停到旁边,果穗确认了一下号码,然后去拉副驾驶的门,“打搅了!”

“晚上好!”男性好听的声音带着活力,连笑着的脸也好看极了。

果穗强忍着心跳加速的颤抖,坐进车里关上门,听到车内警示音,立刻拉好安全带。

“丰岛区巢鸭3丁目?”开车的男性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开口询问。

“是、是的。”果穗把包抱在怀里,双手放在上面,摆弄着手机,强迫自己不要去盯着人家看。

公司的位置有些偏了,离主干道还有一定距离,平时叫出租车都不太方便,而果穗的住处离这里不近,还要经过几处必定堵车的地方,又是晚班这个时段,一般能拼到车的几率不高。

看了看Google地图上的路程,中间一段堵车有些严重,估计要开一个小时以上,让果穗不由有些烦躁。

车子行驶得很平稳,果穗小心翼翼放松,后背完全靠到座椅上,接着这个姿势用余光偷偷打量驾驶车子的人。

看来还处于二十代的男青年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外套的毛边甚至带点俏皮的感觉。虽然有路灯,但车里还是暗的,偶尔经过灯光强一些的地方,就在男青年好看的脸部和颈部照出光影交错的痕迹。

“Kasumi小姐,就在刚才那家公司上班吗?”男青年在转入一条行驶缓慢的道路后,开口和她聊了起来。

想到定位的起点就是公司大楼的名字,果穗点了点头,“是的,就在那里。”

“真好啊,那家是连锁经营的呢,待遇一定很好吧?”男青年看着前面,支架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就手回了几个字,又按掉了车里忽然亮起来的光。

“啊……”果穗想着,果然又是这样,“也没有,我只是客服部的,每天听电话到头大,明明没有我们的错,年底又收到一堆投诉……”再后面的也不想说了,糟糕的环境,令人胃疼的上司,每天压力大到睡不着觉,“只是名字说出去好听罢了。”什么实际作用都没有。

“嗯,那还真是辛苦啊。”男青年理解似的发出感慨,“大家都是这样艰难地活着呢。”

“说起来,也很意外您会愿意拼车呢,”果穗看完软件上的信息,“您设定的起点,离我那里并不近。”而且中间有一段绕路的地方,很麻烦。

“都是麻烦的工作,还要跑这么远。说实话这个时间也没什么人愿意拼车了,这可是周末晚上啊。”男青年自嘲似的笑笑,“而且终点很一致啊,Kasumi小姐下车的地方,我基本也到了。”他干脆闪避了关于起点的话题,那边可是据说治安很乱的地方。

“哎?Isaiah先生住在那附近吗?”果穗仔细想了想,自己家附近并没见过开着这样车的人,也确实没见过这个男青年,不然肯定有印象的。

“不是哦,”那位Isaiah先生轻轻摇头,“但是我的恋人住在那附近,今天正好是要去那边。”

女孩子点点头,一面顺应地答,“Isaiah先生的女朋友一定是很好的人吧。”要很好的,才配这样看起来就很优秀的男人。

哪知道男人笑了一下,“算是吧……”也不知想到什么,一直都笑着,许久才说,“就是脾气坏了一点,如果有Kasumi小姐这么温柔就好了。”

果穗嘴巴微张,但是说不出话来,只好作罢。那根本就不是温柔,是被工作和生活硬生生磨平了棱角,装作圆润的怯懦。

偏过头去看车窗外面,拥挤的车道,远处黑压压的建筑物,暗沉的天空,交织成一片沉重,压在人身上。

收回视线时,不经意看到玻璃前摆放的毛绒玩偶,果穗被吸引住了。是之前很热门的一款手作,应该是他的女朋友亲手做的吧?真是可爱。心里莫名有点羡慕和嫉妒,于是更仔细地打量了一会儿,看着那一对猫咪玩偶发愣。

荧光的表盘上时间跳成了21:00,果穗有些不安地拿起手机刷了刷社交软件,但又没有人评论,很快又关掉。

“Kasumi小姐,介意我打开广播吗?”男青年忽然询问到,得到肯定回答后,点开了一个果穗没什么印象的广播频道。这个时段的节目已经开始了,没有听到主持人的介绍,但是旋律很耳熟。

“北へ帰る人の群れは 誰も無口で

海鳴りだけをきいている

私もひとり連絡船に乗り

こごえそうな鴎見つめ泣いていました

ああ津軽海峡冬景色”

并不是石川小百合的原唱,而是知名的男性声优翻唱的版本,但是唱到中间,还是让果穗心头一动。难过的时候听到这样的曲子,就像灵魂的某些部分都被人击中了,酸楚得快要掉出泪来。

“这是,那个家伙最喜欢的歌啊……”男青年嘴角仍然含着笑,低声说到。

果穗想着大概他的女朋友是喜欢这个声优吧,这么老的歌要不是爸爸喜欢唱,她恐怕连名字都不知道。另外就是,她反应过来男青年说的是“那家伙”,感觉上对人家有点失礼,但是又显得意外亲昵。看起来感情真好啊!果穗多看了一会儿那对玩偶,很清楚要是自己肯定做不来这么耗时又精致的东西。

支架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曲子是最近NOCO上很火的温柔又俏皮的一首,不知道是不是也是他女朋友选的呢。果穗看到男青年在路口的红绿灯前停下,刚好卡住红灯的时间,然后用蓝牙耳机接听了电话。转回头时,余光瞟到手机屏幕,人名写的是“小静”,头像设置成了吐舌头的金毛犬,看名字就感觉很可爱呢。

“嗯,已经快到了,还有四个街区吧。”

“对,解决了。”

“没有啊,我没有插手,是明日机组的人自己弄的。”

“真讨厌,我可不是那种家伙。”

果穗发觉男青年身上立刻有种甜蜜的气息蔓延开,语气像极了撒娇,笑容也比之前更甜,弧度极大,看起来超级的……虐狗……

“嗯,嗯,要吃金枪鱼的。菜你看着来吧,上次那个玉米沙拉就不要了。”

“有的,按照你说的做了。嗯,嗯,有拉着客人呢。”

“啊,是个超可爱的女孩子哦。”

男青年说到这里下意识地看了果穗一眼,笑容有种说不上来的痞气,感觉完全是在逗弄对方,像故意要惹人吃醋。

“那就这样,拜拜~”电话挂断的时候,车子已经离目的地很近了。

果穗看着空旷起来的街道,灯光在高速行驶的车前玻璃上汇聚成线条,然后在黑暗中快速且连续地后退,突然说不出的,有些被触动了。

外面寒风呼啸,车子里暖风却很足,热乎乎的。后视镜上挂着穗子精致的御守,方向盘包了一圈看起来就很舒服的绒套,后排座位上还摆着抱枕。

正在开车的这个男人,看起来很幸福。

夜里晚归,还有人记挂他,等着他回家。

仅仅是羡慕和嫉妒已经不足以说出她这时的心情,但是现在这片刻,他们坐在同一部车子里,果穗很希望他一直这么幸福,当然如果能把这样的幸福也传染给她就更好了。

车子停在公寓前面一点的位置,果穗道过谢,没有让男青年把她送到楼下,结过车费就自己走回去了。

走了几步,像是心有所感,她忽然回头,看见那部SUV还停在原处,但是一个穿着酒保服的金发男人走了过去。

“在池袋绝对不能招惹的男人”,果穗猛地想起刚入住的时候公寓管理员说过的事情,那个男人,不就是……

下一秒,让果穗想要尖叫的事情发生了,男人拉开车门,好像是和那位Isaiah先生说了什么,然后一只不久前果穗才近距离看过的手伸了过去,拽着男人的领子把他拖了进去。

已经有点远了,但是并不妨碍果穗透过后车窗看到轮廓。

那个男人,在和Isaiah先生接吻!

心脏立刻加速跳动,果穗双手捂住明明被冷空气激得僵硬起来,却忽然发热的脸,快速跑向公寓的方向。

大脑一片空白,最后连怎么走到家门口的都忘记了。

只是啊,好像得到了某种奇怪的鼓励一样。社会的压力那么大,又是和那样的男人在一起,但是Isaiah先生那种幸福感是骗不了人的。

果穗深深吸气,打开了自家的门,“我回来了!”

评论(3)
热度(96)

Für uns heißt der Satz in alle Ewigkeit
"Jeder ist sich selbst der Fernste".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