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谷新罗看了他旁边的折原临也一眼,推着眼镜开口“我说折原,感觉你今天特别不对劲啊,一会儿扭着一会儿坐着,跟要死了一样……”
临也瞪了他一眼,过了一会儿又蔫蔫地说,“就是要死了……都怨小静……”
“嗯?!”新罗的八卦之魂立刻燃烧起来,脑补了不可描述的若干字,然后小心开口询问,“他,干嘛了……”
旁边那条咸鱼临无力地翻了个身,拉开裤腿,漏出里面鹅黄底的小碎花秋裤。
有一种冷,叫你对象觉得你冷,更冷的是他还没有审美。

评论(12)
热度(109)

辣鸡废雪|近期暴躁混乱|
写一半卡住就好想剧透……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