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歧途(一)

※ @雪原 小可爱生快!祝永远14岁~


伤兵静(傻的)×军医临(假的)

现代架空,技术和武器什么的可能bug(看天)

 


先头部队不知道开进到何处了,他们几个人一路在后面追赶,躲避着残留的小股敌人,沿着森林和山丘一路往北,向着最初的目的地方向前行。

天擦黑时,田中汤姆选择了一块隐蔽的位置,决定停下来全员就地休息。他们这一队的人员不多,而且都多多少少负了伤,尤其是战斗力最强的静雄,伤口感染已经引起了发热,情况已经相当危险。

唯二的女孩子被保护得比较好,几乎没有受伤,承担了为伤员们换药的工作。身上只是些小伤口的门田跟搭档渡草去稍远处的小溪边灌满了所有水壶,还捎带着捉了两条鱼。

晚餐是压缩干粮和鱼汤,已经走了一整天的众人都带着难以掩藏的疲态,喝了热汤才显得轻松些。田中汤姆先一步吃完自己那份,定了自己和两个学生兵守上半夜,门田跟渡草守下半夜。三俩下吃完东西的静雄瞪着眼睛看向自家前辈,却被前辈按回原地坐下,“伤员老实休息!”

不情不愿的金发青年最后还是抱着枪倚靠树干睡了,其他人也慢慢都闭了眼休息。汤姆看了眼还是半大孩子的龙之峰跟纪田,叫他们看着点火堆,自己攀上一颗较高的树,爬到树冠里寻了个视线开阔的分枝坐下警戒。

夜风带来虫鸣和草木偶尔的窸窣,田中汤姆一面揉着太阳穴缓解头疼的感觉,一面看向下方睡过去的那些家伙。他是这群人里最年长的老资格,也就充当了队长的角色,只是这零七八碎凑起来的一小队人,能不能追上大拨人马、追上之后又会怎样,他实在不清楚。大约十天前的混战彻底打乱了军队分布,他和静雄此前所在的小队全军覆没,亏得静雄反应快掩护自己一起逃脱,不过落下伤也是无法避免的。虽然静雄自己觉得身强体健,后面还和不断加入的成员消灭了几次遇到的零散敌人,但后背已经感染的大面积烧伤绝不是开玩笑的程度,光看静雄现在的高热就可以知道;门田为首的四人小组他们此前见过几次,是友邻队伍的成员也是同乡。他们是因为外出补充物资才借着军车躲过爆炸袭击,不过车子也彻底报废。几人武器装备不佳,除了狩沢被他们保护没有受伤,三名男性不同程度挂彩,只好拿了些必需品撤离当时的激战区,半途遇上汤姆和静雄便一同前进了;至于最后加入他们的三个学生兵,战争一开始就和自己的同学打散了,又辨不清方向,要不是遇上六人小队就要迷路到敌军阵营去了。还是一群没长大的孩子呢。

揉着眼眶,汤姆打了个哈欠,掏出通讯器看了一眼又塞了回去。从四天前敌方破坏了附近的信号发射器,就根本联络不到周围的人了,不过基于这一片特殊的森林地形,敌军的通讯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一带之所以战斗僵持不下,就是因为双方都难以按现在战争的格局推进,连不上卫星的通讯条件差得让人不能相信——在洲际导弹就可以轰平一个国家的时代,竟然会有这种必须要人像三个世纪以前一样各自闷头为战的破地方——连无线电都受干扰。

但是又没法不顾忌,这一片地区太过特殊,地下蕴含的那种引起战争的资源也是目前全球独一无二的,哪一方都冒不起可能毁掉一切的风险。战斗水准基本卡死在单兵武器的水平上,各类枪支勉强算是发放给了参战人员,但是手榴弹、炸弹以及RPG都要严格限量使用的,杀伤力更大些的武器一率都被隔绝在了战场之外。

现在的状况已经僵持半个月,搅和进来的五万人估计也就剩了一半,甚至更少。可笑的是,这两万多人里有将近两万都是死于陷阱、冷兵器和徒手的,剩下的几千才是枪支,像他们这样一开始就遭到爆炸袭击的实在不多,但基本上也就没有活口了。

想到之后估计要被编进其他队伍,汤姆就觉得头疼。现在他们这一队人还勉强算是有了点默契,要是之后遇到差一点的环境,大概一个一个都会是刺头。不过不说之后,就说眼前,他们的情况也够不妙。

所剩的物资不多,门田四人带出来的还主要都是食物,这些天一直在消耗,现在顶多再撑上三四天。打猎是不现实的,森林虽大也禁不住这么多天的战斗,连逃带被抓,基本看不见什么活物了。鱼也一样,今天门田他们其实捉了很久,而那两条鱼并不大,根本没法供这么多人填饱肚子。何况沿着水源走危险太大,太容易遇到同样情况的敌人。更糟的是,他们这些人多半都带伤,连日奔走根本得不到休息,疲态毕现,伤情不容乐观。

顺利度过前半夜,交了班的汤姆带着沉重的思绪睡去,还不知道第二天有什么在等着他们。

 

天亮不久,一行九人收拾完毕,依据太阳判断方向,继续往北。这一段倒是和溪流的走向贴合,但是他们也不敢靠得太近,一直绕着小溪在林中前进。

环境糟糕,小队的速度却不慢,即使多人负伤也没影响赶路。田中汤姆默算着时间,一个半小时之后下令停下休息。被投入到这个地区的兵力不少,且双方都下了本钱,抽调的基本都是精锐和特殊部队,即使像他们队伍里的学生兵,也都是从军校里调来的某方面有所专长的优秀学员。不过这一场打到最后,只怕精锐也都要死光了。

休整后他们重新出发,约一小时后途径林间一小块沼泽地时,静雄徒手抓住一只河狸。汤姆考虑了一下,决定停下吃午饭,并且亲自动手收拾了那只河狸。河狸不大,剥掉皮看起来也没剩多少肉,九个人里也没人知道该怎么吃,最后只好保险一点用锅装了水煮熟。不知道是心理原因还是真的好吃,一锅肉没放什么调料,也吃得干干净净。

就在他们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门田忽然抬手,示意大家别动。安静下来之后,他们都听到了有什么正在靠近的动静,就是不知道是敌是友,或者是什么被食物的气味吸引来的野兽。

几个人各自隐蔽,都拿出了武器警戒。

十几秒后,一个白影从树丛里钻了出来,“我说折原,真的有吃的,你快一点!”

听到这个声音,静雄手里握的枪已经放了下来,随后其他人也看清了来人的面目,都放松了。

那人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已经被包围了,露出一个有些尴尬的笑容,随后用袖子擦了擦脏污的镜片,表情瞬间鲜活许多,“这不是门田吗?还有静雄!哎呀,还有三个小朋友呢。”

不过比起在林子里还穿着白大褂乱晃的军医,静雄倒是更在意他刚才说的人。听见动静的同时,静雄举着枪回头,正好对上一双不似人类的红眼睛。

“呀,小静!”被指着的人一点也不紧张或者害怕,上扬的语调莫名带着些恶劣的感觉,右手举着的匕首也对准静雄,但另一只手里拎着的松鸡就有点破坏气氛了,尤其那只受惊的雌鸟被掐着脖子还在惨叫。

见周围其他人都松懈下来,被静雄指着的黑发青年笑了笑,先收回刀,然后上前两步欺身贴近静雄,手指按在手枪枪管上“小静可以把枪收起来了。”莫名的亲昵感让其他人有些不解,而知情的田中汤姆和门田一个捂住了眼睛,一个用手撑住了额头,至于那位大家基本都认识的岸谷医生,已经毫无形象地蹲在锅边喝起了汤。

遇上军医算是意外之喜了,静雄虽然对某人有意见也没说什么。和大家打过招呼互换姓名后,岸谷新罗抹了抹嘴,简单看了队伍中的伤员,皱着眉头跟折原临也嘀咕了些什么,然后大手一挥,让一队人都跟他们走。

走了快一小时,众人见到了他们藏在一处洼地的车子。洼地周围林木茂密,不仔细看都看不出下面比周围低,而那辆显然改装过的车车身狭长,外表还涂了特殊涂料,隐蔽极了。

车里有多种药物和一些简便医疗器械。新罗大致把伤员按伤情轻重分了一下,自己留了五个,甩给临也两个,然后让两个没什么伤的女孩子去附近取些水,就开始翻找药物。

折原临也叹了口气,看新罗已经开始给人包扎,找出纱布和伤药,先帮田中汤姆处理了一下细小的伤口,然后才对上板着脸的平和岛静雄。

虽然不是耍性子的时候,但静雄心里还是觉得别扭,干脆坐着任由他摆布。临也伸手去解他的衣服,脱了外衣,才发现后背的伤情比之前他和新罗想的还要严重。皱着眉看了两眼,干脆从背后把衣服割开,然后一点点把已经糊住的绷带拆开。亲眼见到时还是心头一跳,被爆炸引起的气浪燎到,那片脊背几乎全都露着没了皮的鲜肉。结痂的状况并不好,因为赶路太急,还有些地方被过度的动作拉伸,裂着口子,愈合不好的地方都化了脓。小心处理掉化脓的地方,折原临也深深呼吸几次,才转身去找烧烫伤专用的药膏,小心拿捏着力度涂上去,然后盖上一层干净的纱布,用绷带绕着固定。

“这种伤不能捂着,我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呵……”站在静雄身后的临也轻笑了一声,似是自嘲,干脆闭了嘴。

静雄拉掉身上剩余的布料,把外套重新穿好,犹豫着道了声谢。

一股尴尬油然而生,田中汤姆在旁边干咳了两声,问静雄要不要一起去找点食物,才算是打破了糟糕的氛围。

临也一直看着跟随前辈走开的金发青年,嘴角带着一抹微妙的笑意,转身拍拍终于结束包扎的新罗,到避风的地方去点了支烟。

被留下的几个人显然好奇极了,都盯着新罗跟门田,直到医生举起手做出“投降”的样子才作罢。

“这是个有点糟糕的故事,”新罗轻咳了一声,音量压得很低,估计是怕被折原临也听到,“要从好几年以前说起……”

几年前,平和岛静雄还是军校在校生的时候,就和岸谷新罗、门田京平是同级的友人了。而在一场大规模的竞赛演习中,差一点就夺得单兵MVP的静雄因为某些不为大众所知的原因,输给了空降的转校生折原临也。那之后,静雄就跟临也成了死对头。

要知道,那时候被当做特种部队预备役的静雄可以一个人单挑几十个人,是最被看好的冠军人选,而折原临也只是被安插进来的转校生,还是医学系的。在军校里有转校生的几率低得像出门立刻就被车撞,偏偏折原临也就是这种特例。

那时临也转过来的时间太凑巧,正好在演习准备阶段,认识他的人很少,像静雄这种不关注校园状况的就更不知道他了。于是在演习中遇上的时候,静雄看着那个被绑在“敌方据点”的可怜兮兮的家伙,一眼就把他当成了“人质”。大型演习里常常设置这样的角色,还有剧情设计,而折原临也很聪明地把一个“人质”打晕,换上了她的衣服。

是的,“她”,这也是后来为什么状况变得特别糟糕的原因之一。静雄在把人救出去之后,才看出些不对,“人质”身上有破损的衣服是件裙子,于是就直接把临也当成了女孩子。

虽然气得差点笑了,临也还是闭上了嘴,他十分明智地把握住机会,装成一个无法说话的哑巴姑娘,跟着静雄走了一路,然后在出口处抢先一步拔了旗,抢了静雄的名次。

之后两个人成了学校的知名人物,干架拼命,无所不用其极。所幸毕业后两个人被分到了不同的队伍,不然可能会更加恐怖。但是这一次的行动里,他们还是遇上了,不过作为同一阵营的战友,他们大概不会那么冲动吧?

新罗设想了一下要是这两个人不顾情况就地开打,估计他们几个还真的拦不住。

但是嘛……眼镜仔给金发学生兵贴好最后一块OK绷,摸着下巴笑得异常猥琐。他才不信那两个人之间没点别的什么,这么多年,他们也不是瞎的。

那可是,“前男友”呀~

评论(6)
热度(106)

世人皆知我爱世人,却不知我偏爱某人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