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Everyday forever

※你们要的AO后续括弧笑

※BGM When You Know



【好累啊——】

“啊啊,辛苦了赛尔提……”岸谷新罗已经瘫倒在沙发上,话音越来越低,看样子像是真的累到不行。

无头妖精操纵影子变化,换了身舒服的衣服,看到新罗的样子,【新罗,到里边去睡吧。】

“没事,我躺一下就好,等会儿还有预约。”

【好吧。】赛尔提转身拿了条毯子出来,新罗脱掉白大褂叠放在旁,抬手把眼镜拿下来放在一边的茶几上,任由恋人给他盖上此时稍嫌厚重的毯子。

说是要躺一会儿,但是新罗似乎没有闭上眼睛休息的打算,只是躺着看赛尔提,偶尔说上些什么。

 

【但是真意外啊!】赛尔提在PAD上打下字来,【没想到他们会生个女儿呢。】

“确实!”新罗揉捏着鼻梁,“那么两个闹腾的家伙,最后生了个小姑娘,要不是亲眼看见也很难相信啊。”

【很可爱的孩子。】

“对,很可爱,简直不敢相信是他们俩生的。”新罗不知道想到什么,轻声笑出来,“估计等下就要看他们手忙脚乱了。”

赛尔提的身体抖动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也在笑【你刚才有看到静雄的样子吗,抱孩子抱得手臂都僵了。】

“哈哈哈,看到了。”新罗侧过一点身子,“不过我在想,之后他们要怎么喂奶,还有给孩子换尿不湿。”

没有头颅的女性坐着等了一会儿,缓缓打下另一行字,【不过也有点羡慕啊,一家三口。】

“赛尔提……”新罗起身抱住她,下巴抵在她肩膀上,“虽然我可能没法让你生小孩,但是,你喜欢的话我们可以收养一个。”

【啊?!不需要新罗!我只是随口一说。】

戴眼镜的年轻男人笑起来,“也是,赛尔提只要看着我就好了。”

“不过当初真的很意外,临也会想要把她生下来。”

【嗯?】

“赛尔提是知道的吧,那个家伙,和我一样自私呢。如果有独占伴侣的可能,即使是自己的孩子也不愿意分享。”

【……】颈部冒出的黑烟浓了不少,是新罗能读懂的“害羞”和“气愤”。

“哈哈,赛尔提真可爱。”他伸手握住无头妖精的手,十指相扣,“就像我迷恋赛尔提一样,临也那个家伙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对静雄非常看重,比他所能表现出来的还要多得多。他以前明明极端抗拒和alpha在一起,更不想要孩子,还曾经一度想要杀死静雄……但是你看到了,现在他完全栽进去了,连女儿都给静雄生了。”

【是的,我想我能明白你说的意思。】赛尔提没有让新罗松手,任由他抓着,用影子代替自己输入文字,【我倒是比较好奇,静雄当初怎么会接受折原那种家伙。】

新罗停顿了一下,心里感叹赛尔提还是一如既往对那个恶劣的omega没有好感,微笑着回答她,“因为会互相吸引吧。赛尔提不需要困惑,爱情就是这么没有原则也不讲道理的东西,看到那个人了就是那个人。”

他看了眼时间,继续道,“我知道你们可能都觉得静雄是那时候太年轻,因为标记了临也才想要对他负责,但是在我看来是恰恰相反吧。他的眼睛一直在临也身上,所以那时候才会标记他。”男人并不想说自己在背后也推了他们一把,只是当时连他也意外,那两个人在服了药之后还是遇到了对方,还形成了标记关系。大概是老天注定要让这两个祸害在一起吧。又或者,是他们早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已经牢牢将对方的存在铭刻在身体本能之中。

【……我还是不懂,什么时候,不,应该说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呢?我从刚上高中的时候就觉得没有人比他们两个更合适了。”新罗笑着摇了摇头。“以静雄的朋友这种角度来说,赛尔提大概会觉得他强大又出色,但是换一种角度呢?有很多人不喜欢他啊。他在池袋这么有名不是凭空出来的,是真的一架一架干出来的,被找过多少麻烦,被骂了多少难听的话、被打了多少次,我想根本没人能数清吧。大家看到的都是那个强硬的不良少年,但是谁也不懂他心里也想被温柔对待吧。那时候除了我大概也就只有临也会靠近静雄了,虽然他的方法总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但是不得不说,那样热烈的感觉,像阳光又像火焰,是静雄这种人最难忽视的,也最容易去追逐的。”

赛尔提的手动了动,最后也没从新罗那抽出来,也就没有打什么字。

“当然临也那边也差不多,静雄这种强大到近乎怪物的alpha,绝对会引起他的兴趣,会让他想要挑战和征服。赛尔提知道的吧,他好胜又偏激,能面不改色的做那么多坏事,可是这种家伙的内心很脆弱,他想被保护被爱慕,所以……”

新罗没有说完,笑着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喝,“到时间了,我先去诊室准备下东西。”

女妖回了一个【好】,送新罗出了办公室。

在她关门前,新罗忽然转回来拉住她的手亲了一下,“真是舍不得离开赛尔提啊。”结果发抖的无头妖精回手在他腹部狠狠一击,脖子上又冒出一大堆烟。

“好啦好啦,是我错了。”新罗捂着肚子笑了笑,“我先去工作了,赛尔提没事的话也可以去病房看看临也和他家小宝贝。还有,要是静雄想好了孩子的名字,也提醒他去做好登记。”

无头妖精冲他比了个OK的手势,目送他下了楼,如他所说去了病房。

 

阳光把病房照得明亮通透,又暖洋洋的,在穿病号服的omega身上映出浅金色的痕迹,连他眉眼发梢都变得柔和甜蜜。“We could be together\Everyday together\We could sit forever\As loving waves spill ove”

赛尔提远远就听见他在低声唱着歌,走近才看到折原临也坐在床边,怀里抱着他的女儿轻轻摇晃,正在哄她睡觉。

静雄从床的另一侧走过来,把手里的杯子塞给他,接过已经合上眼睛的女儿,继续唱着“We could be together\Everyday forever\We could be together”

无头妖精迟疑了一下,没有伸手敲门,退到一旁的走廊座椅处坐下来。她想着这歌挺熟悉的,但是忘记了在哪听过。然后偷偷地看了下病房里面的一家三口,她从心底感到羡慕,不管那两个人之前是什么样子,这一刻他们幸福得足以让任何人嫉妒。

赛尔提深深祝福自己的友人一家,能够永远如此幸福。

Everyday forever.

评论(6)
热度(137)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