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夢じゃないや

HB to夏  @无昼行 (严重迟到,我扛起锅)

※来神时期,少女型欧欧西

※原作要素弱化的恋爱饼,慎重

※撸猫拯救世界

※BGM回る空うさぎ

 

猫咖这种东西兴起的时候,愚蠢的人类们还不知道,等待着他们的是什么。

总之对于刚刚升上高三的折原临也来说,这简直是,太棒了!

家里还有两个妹妹,因为担心她们会玩弄可怜的小动物,他根本不敢在她们俩面前提起宠物的话题。而他们居住的高级公寓还禁止养宠物,长时间缺猫滋润的临也君只觉得空虚、寂寞、想要被猫毛淹没。

虽然私底下兼职着情报贩子的临也君并不缺钱,完全可以负担去猫咖的费用,但是对于“一个人去新开的猫咖”这种事,他还是莫名有些忐忑——万一去的姿势不对,被主子嫌弃了怎么办?!

临也搜集了各种信息,暗搓搓地纠结了半个月,忽然在学园的聊天揭示板上发现了一条留言。“有人想一起去东巷后面那家新开的猫咖吗?”

那家正是临也最近的目标,除了几只各有特色的猫咪好像还有兔子,网上的评价也都很好,光是看照片里的猫爪就能萌得他捂着被子在床上打滚了。

思考了一分钟,他给那个人留了言,之后非常顺利的,约定好了周五放学一起去那家猫咖。

临也用的是为了方便搜集情报起了假名的账号,加上头像是可爱的小兔子,几乎每次都会被误认为女孩子。定好时间后,临也犹豫了一下,还是和对方说了自己并不是女生。对方很快就回复了没关系,只是想和人一起去看看,男女都可以。掰着手指头数日子的临也并不知道,电波那一头的家伙某种意义上和他一样——要是去了根本摸不到猫毛,可怎么办?

熬到周五放学,临也背起书包一路小跑奔向指定的猫咖,结果还没看到那条巷子,对方就给他发了条留言“在店门口等你”。跟着第一批人冲出校门的临也愣了一下,这什么速度?!这人不会是逃课出来的吧?

走到店铺门口,临也看见那身熟悉的来神制服,连忙跑了两步上前。“久等……”,话没说完,临也的表情就直接开裂了。大概是因为可以来撸猫太开心,他根本没有想过查一查发帖的人是谁,所以也完全没想过,那个人会是他的死敌。他讨厌了两年、互相折腾拼命,水火不容的平和岛静雄。

可能他们太过厌恶彼此,一点也不想关注对方的喜好,也可能他们都掩藏的太好,没有人知道他们都暗中为什么狂热。

空气尴尬得仿佛都凝固了,静雄的额角暴起青筋,大概是以为临也故意戏弄他,而临也一脸僵硬,暗中思考着自己怎么会傻到这个地步。

就在他们都以为对方要忍不住动手的时候,店铺的门开了,穿着蓝色围裙的青年笑着开口,“两位是来喝咖啡的吗?在门口站了很久呀。”

说不出缘由的两个人被青年带进了店里,布置复古又温馨的氛围瞬间冲淡了他们之间的紧张。被引着坐到了落地窗边的秋千座,两个人都好像受了什么惊吓,又不敢动弹。

桌子上卧了一只长毛的花猫,翻着肚皮睡得正甜,阳光照在它光亮的毛上,漂亮到不可思议。

这下两个人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干架或者对方是不是故意什么的,哪有猫重要。

一前一后放好东西,轻轻坐下,俩人都看着猫,恨不得把眼睛拿出来贴在它身上。青年店员笑了笑,从桌边拿出精致的菜单,才唤回他们的注意。阻止了店员想要抱走猫的行为,紧张得手指都有些发抖,临也一边看菜单,一边不时看向睡着的猫咪,看它肚子一起一伏的,心都快融化了。而他对面的静雄也没好到哪里去,盯着朝向自己的猫爪子,恨不得抓起来一只一只亲过去。

草草点了饮料,两个人目光对视了一下,瞬间都理解了对方的意思。“休战吧。”“猫比较重要。”

临也点的美式咖啡十分醇厚,让他眼前一亮,而静雄点的甜品套餐更是出乎意料的赞,两个人听着柔和的音乐,对着呼呼大睡的猫咪发了三小时的痴,却半点没有和对方再干架的心思了。

有猫谁还想着打架?

 

最后磨蹭到了晚饭的时间,两个人才恋恋不舍地起身结账,那名围着蓝色围裙的店员笑眯眯地收了钱,询问他们要不要办会员卡。

就在他们愣神的时候,那只花猫听到店员的声音,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

“花,不可以哦。”店员笑着说了一句伸出手去,临也和静雄同时转头,正好看到猫咪把脸埋在临也的水杯里,粉色的舌头伸了出来,想要舔杯子里的水,被抱起来还低低“喵”了一声,像是在表达疑问。

两个缺猫的家伙立刻拜倒在主子的毛尾巴之下,被那名店员带着,一人一半交了钱,办了张最贵的卡。

 

出了猫咖,头一次平静地并排走在路上,两个人都不知道跟对方说什么,索性谁也不开口,沉默地走到了大路的路口。到这里两个人就要往不同的方向走了。临也深吸一口气,扬了扬手里的卡,“这个我先保管,下次……”他抿了抿嘴唇,“下次再一起去吧。”

静雄站在那里,头顶亮起来的路灯在他身上洒下一片温柔的昏黄,眼前的犬猿之仲不带往日那种令人厌烦的感觉,认真地向他发出邀约,竟然让静雄心跳微微加速,“好。”他点头答应,沉默了片刻,第一次和他道别,“那么我先走了。”

临也愣了一下,发现他真的背对自己毫无防备地离开,慢慢把卡收了起来,“路上,小心。”

 

各自纠结了一个月,在校园里仍然针锋相对、大打出手,可是到樱花快要落尽的时候,心痒难耐的临也还是忍不住了。

“撸猫去不去?”私信通过留言板转成信息,发送到了另一个人的手机上。

“撸。”干脆简洁,和某个草履虫一样让人不爽。

临也翘着嘴角拨通了猫咖的电话,预约了周五下午的座位,丝毫不知后排的女孩子们看着他窃窃私语,揣测着班草是不是最近有了恋爱的对象——不然为什么每天都对着手机傻乐呢?其他几人深表赞同,全然不知那是因为折原临也把上次拍的猫片做了手机桌面。

依然是周五放学后,两个人都不参加社团活动,铃声一响就往外跑,十分钟后就在猫咖门口见了面。

还是会烦躁,双方脸色都瞬间变差,即使知道是来一起撸猫,他们还是没法压下对另一个人的厌恶。不过好歹都忍住了没有动手,照他们俩的破坏力,一旦影响了猫咖,只怕房子都要塌掉,猫主子一个也跑不了。

按照预约的样子落座,两个人不知道能聊什么,尴尬得几乎肉眼可见,等到各自点的东西上来才好了一些。静雄还是点了很多甜食,蛋糕填进嘴里,脸颊鼓鼓的像是小朋友一样,倒是意外的有点可爱了。天色虽然阴沉,但柔和的钢琴曲轻易就抚平情绪,临也搅和着面前的咖啡,不自觉地开始放下了防备。

大概是天气不好店里人比上次少很多,猫咪们都在猫爬架下挤成一团睡觉,静雄干掉蛋糕之后简单说了一声就过去看猫了,蹲在那也不上前也不伸手,就直愣愣地干看着。啧,愚蠢的草履虫。临也喝了一口咖啡,抬头发现对面跳过来一只纯黑的猫咪,琥珀色的眼睛看着临也,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仰着下巴靠近他。

呼吸都快停止了,临也听见自己心跳急速加快,忍着尖叫的冲动伸出手指,轻轻在黑猫脸颊边蹭了下。活、活的!他心里几乎炸出烟花来,见到黑猫歪了歪头,主动凑过来在他手上蹭了蹭,临也简直要幸福得窒息。他讨好地给黑猫挠了挠下巴脸颊,还悄悄从静雄的蛋糕上抹了一点奶油凑过去,猫咪对着粘了奶油的手指问了问,轻巧地打了个喷嚏,然后在手指上舔了一口。伸着手指的家伙全身僵硬,已然失去了思考能力。

等静雄小心翼翼地托着一只软乎乎的小白猫回来时,临也已经抱着黑猫睡着了。压了一整天的铅灰色云朵渐渐散开,缝隙里投下金色的阳光,透过玻璃落在临也和猫的身上,似乎暖融融的。鬼使神差,静雄松手把还不太会跳上跳下的小白猫也放了过去,小白猫抓着临也的袖子往上爬了爬,把自己夹在大猫和临也手臂中间,舒服得眯起了眼。仿佛受了某种蛊惑的静雄悄悄拿出手机,对准那人,连着拍了三张。

温柔的浅金色照着睡熟的少年,在他眼睫上都涂抹了蜂蜜般的甜美,脸侧被映出柔和的曲线,白皙的手指放在黑猫油亮的皮毛上,这样的折原临也看起来,竟然宛如精心制造的人偶,漂亮的不可思议。

有某种古怪的东西在静雄胸腔里跳动了一下,他小心地轻轻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没有发出声响,就看着睡过去的少年和两个毛团子,看到临也醒来为止。

 

一年期的会员卡够两个人来很多次,不过临也后来大概算了一下花费,又和静雄对了课表,定了每个月一起来一次。毕竟已经是毕业年级,就算他们俩一个成绩有保障,一个不考虑升学,也不可能常常去撸猫。尤其是两个人都不想被人知道他们和对方出来,还是来撸猫,不仅难以想象,还多种意义上的丢人。

每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放学之后没有社团活动的两个人会用最快的速度扎进猫咖,心满意足地待上几个小时,完全忘记其他的一切,只是来撸猫。

不用考虑搜集情报,也不用考虑和对面的静雄干架拼命,还能被猫踩,折原临也觉得这简直就像是每个月过一次新年。好像,坐在对面吃甜点、给猫梳毛的草履虫,也没有那么讨厌嘛……

 

好像只要形成习惯,就会变得顺理成章,等临也再想起来的时候,他已经和静雄一起在猫咖见过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轮转。从店里出来的时候,雪花也轻飘飘的落了下来,临也拉了拉有些薄的外套,皱起眉头,跟在静雄后面往巷子外走。卡面上还有最后一次,但是下个月就要进行升学考试,毕业前夕也有很多事情……满脑子都在考虑别的事情,等临也撞到静雄身上才惊觉走的路线不对,看看周围,这是走了绕远的地方。

被撞的静雄没有一点要发怒的样子,反而盯着看了临也一会儿,直看得临也心里发毛,以为他下一秒就要动手干架。可是静雄叹了口气,从书包里掏出一条围巾,绕着临也的脖子松松围了两圈,然后一甩手就走了。

“?!”愣在原地的临也眼睛瞪大,“小静?”他小声开口,前边那人没回头,只是低低地“嗯”了一声。

快走几步跟上去,临也犹豫了一下,“还有最后一次……”,他听见静雄深呼吸了一下,“不用了。”金发少年的后背被路灯打下阴影,在地面的薄雪上拉出两重影子,“你自己去吧,我不会再去了。”

临也停了下来,看着静雄逐渐走远,喉咙里发不出一点声音。像有什么东西堵塞住了,心里莫名不痛快,可是又找不到出口。

本来这样没什么不对的,他们只是凑巧一起去了猫咖,现在再也不用有牵扯了,不管是找人围攻他或者想办法杀掉他,都不需要顾忌了。不,他本来也不需要顾忌的,去猫咖不是必须有人陪,就算要也可以随表找个什么人,可爱的妹子比作为犬猿之仲的草履虫要强上无数倍。他到底为什么下不了手呢?被刻意忽视的东西太多了,也太难被人接受了,所以聪明的少年干脆不说也不去触碰,当做没有这回事情。

临也呆呆地站了一会儿,转身走向相反的方向,但是,他摸了摸脖子上的围巾,这个就不还给小静了。

 

一个月后,终于结束了全部考试和琐碎事务的临也摸出了会员卡,在回家后又去了猫咖。因为去的比较晚,夜空里已经挂上了月亮。月底的时候月亮并不圆,像是被谁咬了一块似的,看得人甚至有点难过。

临也一个人坐在老位置,心不在焉地撸了一会儿黑猫,最后被挠了一下才松开手。

“没事吧?”店员见他被挠,拿了消毒棉棒和创口贴来。

摇了摇头,临也接过来给自己处理,“没事,只是破了点皮。”

“在等你的小男友吗?”店员笑着问临也,“他今天没有跟你一起来呀,真稀奇。”

像是哽住了,临也愣了几秒,干巴巴地解释“他不是……我们不是……”

“哎?”店员有些惊讶,“你没有答应他吗?”对于每月都来店里的两个男孩子,店员们都有看出他们之间的微妙气场。

“什么?”临也有些疑惑,不留神棉棒按在有点出血的地方,生疼得眼睛都有点湿了。

店员先生脸色有点尴尬,轻咳了一声,“就是之前你们来的时候,两个月前那次吧,离开之后,总和你一起的那个男生又回来了,买了我们店里的兔子戒指。我们问他是不是要送给你,他就不肯说话了。”

这家店除了猫,还有一只店长养的兔子,据说是他的幸运物,还特地设计了兔子戒指在店里贩售。听说在店里买了兔子戒指送给喜欢的人,告白都会成功。

临也停顿了一会儿,“是吗。”语气淡淡的,不知道到底怎么想。店员小声说着抱歉,收拾了东西。黑发少年坐在原位,看了一会儿,什么啊,他起身结账,最后看了一眼门口店招上凑在一起的猫咪和兔子,笑着摇了摇头。

 

下一周毕业年级并没有正式的课程,各个社团有三天时间安排妥当后续的活动,周四在礼堂为毕业生们开毕业典礼。那天早上出门之前,临也被妹妹叫住了,“阿临哥,有你一封信来着,我们拿出来放在门口好久了,你也不拆开看。”许久没关注过这些事的临也愣了下,看时间来不及了,索性拿起那个信封塞在包里带走了。

毕业典礼的开头是校长讲话,枯燥又漫长的时间难以打发,听了二十分钟临也已经不耐烦,想了想从包里摸出那个厚厚的信封撕开。结实的信纸中间夹着什么硬物,临也打开去摸才发现那是一枚细细的戒指,拿起来细看,中间做出了小兔子的模样。那一瞬间他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了,也思考不了,愣了好久才握紧它,展开折叠了三层的信纸。大概是反复修改过,最后反而没有了什么内容,只是写着“这不是恶作剧,如果同意的话,放学后我在天台等你。我知道你很难相信,我会等你一个月,到下次去咖啡店的时候为止。”

临也皱起了眉,那个家伙不会真的是在这么冷的天里,每天放学都在天台等自己吧?等了一个月?!等等,所以是他们上一次去的时候吗?临也几乎不敢想了,当时那个草履虫该是什么心情呢?是不是以为自己连当面拒绝都懒得告诉他,最后一起去猫咖还能当做全没有这回事?大概是真的很难过,才会说以后都不会去了吧?

可是,如果是那样的话,他还给自己围围巾……

“下一位,折原临也。”广播念到了他的名字,还在走神的临也被新罗戳了好几下,才意识到是要他上台领结业证书。拿着证书回座位的时候,绕过最后一排,临也看见那个熟悉的金毛,像是下定了决心,上前一步,快速地说,“平和岛静雄同学,结束之后,来天台一下。”

后者惊讶地抬头,却只来得及看临也的背影,那人极快地走掉了,多一秒都不肯留。

 

临也想过,静雄可能会以为自己又要戏弄他,所以不来天台,但是他不想赌,他希望他来。

学园里还有很多学生跟家长在拍照留念,不过临也这边没有家人出席,静雄也是。捏着信封和戒指,临也看向那些再度盛开的樱花,心情复杂极了。

那时候从没想过,会因为去撸猫,喜欢上一个最糟糕的对象。平和岛静雄在他看来就是一个怪物,远超常人的恐怖力量、难以控制的脾气、堪比灾难的破坏力,他和临也是完全不同的存在,难以理解对方,做事和打架一样直白粗暴,毫不留余地。

可是,剖开怪物的外壳,他又很温柔,会抱着小奶猫温柔地喂奶和抚摸,会给兔子送胡萝卜,吃东西的时候很认真,又像小孩子似的……

他无法否认,他喜欢上这个笨蛋了。

而这个笨蛋也没让他等太久,中午阳光正盛的时候,静雄推开了天台的门。

临也笑了笑,冲他扬了扬手里的东西,在静雄惊讶的表情里,他拿起戒指戴在了自己的左手上。

远处有女孩子们放着温柔的歌,随着一起哼唱,被风吹了过来。

静雄的喉头动了动,却没说出话来,临也凑上来抓着他的领子拉低他的头,嘴唇轻碰了静雄的嘴唇。“傻子,干什么不当面给我呢?我要是今天没看到,你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金发少年像是不好意思,微微侧过头,随后还是忍不住转过来,和临也对视。

他说不出口,这种情绪太难被接受和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太恶劣,除了在猫咖之外,几乎完全没有和缓的可能,更重要的是,他不敢想要是被不愿相信的临也当面羞辱,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只是幸好,幸好……

静雄看到临也眨了一下眼,心头微动,凑过去又亲了他一下。两个人都紧绷着,手臂却不自觉地缠在了一起,浅浅的触碰变了味道,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吻。

“今日の空は
数多星を降らした
あぁ夢じゃないや!
夢じゃないや”

但这并不是梦,看似最不可能的两个人,成为了对方的恋人。

评论(15)
热度(203)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