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羞じらいの赤い軍服(五)

※大概还有一两次吧( ´_ゝ`)说好的炖跳蚤不会跑的(不是)

※终于放到最初开篇时候想写的部分啦(揍),下一次就可以开始谈恋爱(?)了


形同囚禁的日子又过了几天,临也出不了屋子,也没得可做,连唯一的消遣都被打得稀碎。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没有更多的活动,竟然也没见临也身上多长点肉,反倒是因为没人和他说话,每次静雄来了他都像控制不住一样,能从这人进屋说到出门。怎么看都是故意的,偏偏那个最容易被他惹怒的单细胞一次都没有翻脸,每次对着临也都是简单的一两句话,几乎是不反驳也不回答,安静得像是个没装载AI的机器人。

太过反常的情形不由得让临也心里发沉,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是作为一个相当了解平和岛静雄的人,他至今都相信静雄不可能做出“背叛”这类的举动,这背后肯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原因。

惊觉自己竟然在给某人找开脱的借口,而且还对于“背后有原因”这一点深信不疑,临也愣了一会儿,扶着额头趴到了床上。简直无可救药,明明已经看出平和岛静雄抱对自己有一点不太正常的情绪,却还是无法更改自己的想法。

理智是一回事,情感是另一回事。即使折原临也一直以“人类观察者”之类的角色自居,但无法否认,他本身也不过是最普通的人类的一员,有着身为人类的理性,和身为人类的感性。

在这可以称得上漫长的几天里,临也反复思考着自己和静雄之间的事情,竟然半点也想不出是什么时候、或者有哪里出了问题。他清晰的知道对方是厌恶和痛恨自己的,因为他也是同样的,可是真的发现那可能并不是全部事实,临也立刻感觉到了一种带着冷意的不安。如同一直坚信自己身处某个小岛的土著,突然有一天发现岛的另一边连着绵延的冰原,巨大剔透的冰盖之下隐藏着他无法估量的东西,蛰伏在人类身体里的本能就会让他自然地产生对未知的恐惧。更糟的是临也发觉自己可能已经窥见了冰山的一角,模糊察觉到了些什么,就心境更加混乱了。

 

睡眠中他被某种奇异的声响吵醒,躺了片刻意识到那是诺亚号引擎停止运转前固有的噪音,临也一个激灵滚到床下,连忙爬起来披上衣服,打开窗子的遮光板向外看。

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航线兜了一个圈绕到了另一个方向的守备站,正要进入舰港停靠。临也实在摸不准静雄和新罗要做什么,只好屏住气息继续观察。

两分钟后船检完全停稳,与港内设施对接,然后开始进行装载和卸载的双向操作。

这次临也真的皱了眉,在他离开指挥室之前,船上绝对没有什么值得卸载的东西。舰上的军火和军需数量也不多,撑到这里恐怕几近见底,看现在这个运载量,向上装载补给才比较靠谱。

可是守备站没有得到舰长的联络,为什么还会给诺亚号进行补给?如果临也没猜错,难道自己被囚禁的事情,实际上已经被高层默许吗?临也攥紧了拳咬着下唇,精神放空片刻,再抬头时运载已经快要结束。他强压下心里的躁动,仔细又看了一会儿,忽然惊觉卸载下来的东西外形不对——那分明是被改装过的逃生舱的样子!临也倒吸了一口气,终于知道他们是将进入休眠的船员装入装置卸了下去。

所以最近发生的事情,恐怕不止是高层默许那么简单了。

最终临也还是叹了口气,将藏在衣服领子夹层里的芯片摸了出来。禁制被解除,芯片还原成电子刀落进了临也手中。刀刃泛着莹莹的蓝色光芒,形状也极为讨巧,但是刀身上的纹路勾画出两组漂亮的放血槽,而那漂亮的光会让刀触碰到物体时放出高伏特的电流,是绝对美丽又凶残的武器。

借着电子刀的帮助,临也戳穿了屋门的控制面板,高压电流使面板连接的整块区域都受到冲击,连应急灯也灭了下来,只有他手里的刀还有微弱的光。舰船上几乎不会有这么黑暗的时候,但临也悄悄走在通道中却莫名开始一点点安心起来。他摸到了主干道路的分叉口,那里的灯还亮着,想必监控也一直在运行,要是他走过去就会立刻发出警报。

但是谁说他是要去指挥室或者主控室呢?临也笑了起来,闪身进了一道暗门,眼前变成了黑暗又带些难以说明的气味的窄小通道。这原本是改造时留下的夹层,被留作检修通道用,除了临也只有维修班组知道,完全不必担心被监控。

想想他在自己的舰船上,这样狼狈的躲避监控,以免被抓,心情也是复杂。但之后他凭借这夹层中的通道顺利到达了船尾第二节的后方备控室,立刻切入了舰船的控制系统,将全舰状况重新掌握,折原临也笑了出来,一边开始暗想那两个家伙发现自己不见之后会有什么反应,一边分析舰船上的变化和加密文件协议。

他非得知道自己的船上出了什么问题。

 

文件的加密操作方式极为复杂,但是并不能难倒临也,只是要用备用系统绕过赛尔提的系统实在费了一些功夫。真正侵入到通讯系统时,临也不禁产生了一丝疑惑,正常情况下备用系统很难在主系统崩溃前有如此效率和反应,更不用说他的权限已经被完全冻结。可是眼前这个系统的状况倒是……好像早有准备要反过来牵制赛尔提的主系统一样,权限也很轻易就突破了,不得不惹临也怀疑。

他盯着备用系统的界面,看自动解析出的文件内容一行一行转换成文字,忽然脑子里“嗡”的一下,像是被人锤了一下,又像是脑中扎了根针在搅和,闷痛随着一些细碎的片段在脑子里翻滚,让临也痛得忍不住咬破了嘴唇。

有模糊的情景在脑子里浮现,可是太不清晰,临也又痛得厉害根本无从分辨。

那些是他的记忆吗?或者只是太痛而产生的幻觉?

汹涌而来的压迫感几乎将临也碾压碎了,嘈杂的说话声和不断变换的光影掺和起来,旋转成漏斗形,把临也完全吞没下去。

他听见了父亲的声音,还有夹杂着电流的、从通讯频道里传出的陌生人的声音,过去的同学的声音,背景有诺亚号的引擎声,有战斗间隙密集的炮火爆炸,也有其他的说不明白的声音。在那些段落里,每个字都清晰又迅速,但是连在一起之后临也竟然一句也无法明白。

“你必须到诺亚号上去!折原家没有”

“这个国家已经完蛋了,这个星系都要完蛋了!有点价值的除了那两个遗民也就是那么几艘船。”

“当我是傻子吗?那他妈是哪门子舰船AI?!那根本就是第三帝国的中控备份!”

“你们这群疯子!竟然敢拿国家终端去打仗!!!”

“有什么值得惊讶,第三帝国的支柱产业和肱骨大臣,都已经是我们的人了。”

轰隆轰隆的巨响在脑海里炸开,临也扶着额头,手紧紧抓住控制台,已经青白的指关节因为太过用力绷得死紧,冷汗顺着他苍白的脸滑下去,跌在硬邦邦的金属底板上。

“我会保护他的,这些东西本来就不应该让临也知道。”声音太过熟悉,但是他说出的内容临也一丝印象也无,“等全部都处理完,我会放他走的,宇宙那么大,总有一个地方能让他好好过完一辈子吧。”

莫名的酸涩蔓延开来,将那些痛楚缓和,却并没有让临也好过半分。他几乎要爆粗口了,明明是个只会横冲直撞的笨蛋,凭什么替自己做决定,又凭什么觉得他就需要笨蛋的保护呢?

可是在那个笨蛋温柔的声音里,他又回忆起了一些破碎的片段,终于将自己的疑惑清空解锁。

疼痛慢慢退去,好不容易平缓下来的临也用力呼吸,身体一软几乎脱力。但是还不能结束,他还不能倒下。硬撑着精神,临也更快速地操作起系统来,心中暗骂平和岛静雄竟然敢趁自己昏迷对他的记忆动手脚,一边为自己竟然栽到区区草履虫手里而异常愤愤。

他不知道是否还来得及,临也想着当时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布置,还按着性子等情报的自己绝对是傻了。虽然他并不爱自己的国家,对于什么和平跟发展更是没有兴趣,但是对于折原临也来说,要覆灭一个国家,而且是一个在星际中存在了几百年、拥有五颗宜居星球和十多颗资源星球的庞大帝国,无疑是件非常疯狂的事。无数人可能因为这件事家破人亡,多年来维持着稳定的星系内部局势会被颠覆,更可能被外星系觊觎而掀起新一轮的大规模战争。

虽然后来确实因为被这些军人感染,而热血上头,在军旗下宣誓为帝国奉献一切,对自己的军人身份感到骄傲和光荣,但那终究不是折原临也的存在方式。

原本临也以为自己对于人类的生死已经看得很淡,对于这一切都可以无动于衷——他并不需要任何人的认同或者支持,也不想负担起什么,甚至连在前线混到一舰之长都是因为被迫强行参军。一个心不在此、甚至连自己的家族都想要舍弃掉的家伙,一个几乎脱离了现实站在另一重维度审视“人类”本身的人,他连自己的性命都不看重,又怎么让人相信他会想要阻止这件事呢。

也许最初只是因为好奇,他开始暗中收集情报,顺势发现帝国内有重要的经济支柱产业已经被买通,而后临也随着了解的深入越来越心惊,他熟悉的名字不断增加,甚至有很多国民人尽皆知的人物,差不多渗透了各行各业、方方面面,最后还包括了一些临也很熟悉甚至亲近的名字——这让他无法相信,也产生了迟疑,一时不慎就露出了点痕迹,被反过来锁定,才产生了后续的一系列事情。

临也心里未必不明白,第三帝国连年亏损严重,大概早就接近名存实亡了,终究有一天要消失在宇宙洪荒之中,化作历史长河里的一抹尘埃。只是事到眼前,他竟然发现自己无法那么客观冷静地做出选择——他终究也是个人,会被感情和各种因素影响,会想要反抗。

他是做好了失败的准备才开始筹备的,而这艘被国家凝结了无数心血的“诺亚号”,是他手里最后的底牌和武器,能让他放手去搏一把。

可惜折原临也算计了一切,却没有算到某个笨蛋会跟新罗联手横插一脚,切断了临也与外界的联系,还改动了他的记忆。那人想要干什么呢?想要把他从暴风眼里推出去,代替他堵住漏风的窟窿,甚至还不打算让他知晓分毫。

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傻子。

临也抿紧嘴唇,破译开最后的通讯秘钥,切进舰船的监控系统,很快看到了身在指挥室的静雄跟新罗,正通过赛尔提提供的加密频道和什么人进行联系。

想要监听他们不难,唯一的麻烦是不能被赛尔提那一边的系统监控到。回忆起此前调查中挖掘出的关于赛尔提的内容,即使是临也都不免感到气闷和头疼,那根本不是什么新式舰船AI,更不是舰船的辅助系统,她是汇聚了国家最尖端科技的终端、是以先代移民保留的超时代的技术与帝国无数机密堆砌起来,用于保存秘密的宝箱。

 

显然他们已经发现了临也逃脱的事情,静雄的脸色变得很不好,新罗也异常严肃,赛尔提在为他们开启通讯的同时开始对全舰进行扫描搜寻。

临也为自己设置了一个反查找的屏蔽程式,然后开始专心进行侵入系统的工作,终于在几分钟后如愿听到了两个人交谈的内容。

“……不行。”静雄的话只让他听到一半,但看他的神情就可以知道,必然不是什么好事。

新罗推了推眼镜,“你不就是怕他知道。”他一副哥俩好的架势揽住静雄,拍了拍他的肩膀,“可是你能瞒临也一辈子吗?何况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再过几分钟就要全星系公布了。”

“我知道……”有些烦躁似的摸了一把头发,静雄没放下手,转而用手按在眼睛上,“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没得回头了。我只是,只是……”

只是清楚临也没有办法接受这一切。不过这句话他说不出口,即使是当着新罗的面也不行,于是那有着金色头发的青年长呼一口气,转身出了指挥室。

舰长大人愣了一会儿,不太置信似的,借着赛尔提那边的系统连上了星际网。

全网置顶的第一要闻——莫利西塔第三帝国解体发布会。

已经超出了理解范畴的信息狠狠撞在临也眼睛里,然后将他好不容易理顺的思绪再次炸得粉碎,以一种他从未想过的方式,形成了他最不愿承认的、提醒着他自己如此渺小和无力的现实。

很快网络讯号转换成的画面开始变化了,某个经常出现在星际新闻里的脸孔站到了发布席的讲台后。“我们在此宣布,莫利西塔第三帝国于今日画上句点,延续了数百年的先祖英灵荣光不灭!”首相语毕还虚伪地流了几滴生理盐水,然后抽出手绢掩住半张脸,示意换人继续说下去。

一身军绿色制服的年轻人走了上来,在众多镜头跟人群前绷紧神经,用临也和静雄他们都无比熟悉的语调开始发言。“请所有原莫利西塔第三帝国的人民、帝国军、联合军、联邦的自由民众及各方组织悉知,从今天起,第三帝国经由议会民主裁决,解除国家体制,加入哈勒联邦制下。联邦保证,平等对待所有第三帝国的合法公民,行政制度及经济调控、文化教育各方面问题将由联邦派遣人员在一个月内就位解决,具体细则可查阅联邦政府公开终端站发布的内容。原第三帝国防卫军全员按制度降级编入联邦军,原协同作战体系的各级单位人员不变,大佐及其以上军衔、特殊贵族成员的具体人事变动安排请参阅军方通知,务必不要做无谓抵抗。当然,对此抱有异议的个人或集体可以通过正常手段申请移居外星系,以上。”门田合上文件夹,向正前方行了个军礼,转身离开。

站在后方备控室的临也僵硬地抖了抖,咬着嘴唇一拳砸在旁边的金属墙面上,全无冷静可言。虽然已经知道没有那么简单,却不曾想会屈辱到这个地步。其实不是新罗背弃国家转投联邦军,也不是静雄因为他做出什么事情,而是只有折原临也自己还在做无用的挣扎。恐怕在几年之前他被父亲算计成为这艘诺亚号的舰长,就早已经注定了现在的局面——哈勒联邦在许多年前就已经计划好了要吞并第三帝国。不,也可能只是侵吞了一副空架子,变成名正言顺的管理者而已。毕竟连身居要位的折原四郎、岸谷森严还有淀切阵内集团跟背后的鲸木重,甚至连经济巨头栗楠会跟明日机组都已经早早被收买,也许这么多年临也所见所知的第三帝国,都只是被联邦架空的一个美丽幻影罢了。

“诺亚”,现在想想这个名字是多么讽刺,因为早就知道国家必亡,所以将最高技术的结晶和帝国保存了数百年的秘密都安置于此,甚至不惜将这艘船伪装成普通的旧式舰船送上前线,不惜将舰上的整个战斗辅助系统都交由共和军的人制造开发。临也深吸了一口气,慢慢收回手,也许他父亲和那群做决定的人,才都是疯子。

而他自己,想来才是最可怜也最讽刺的。写作临也,读作Izaya,父亲曾经说过是读超古代文明的《圣经》时想到的这个名字。来源是以赛亚(Isaiah),旧约里最伟大的先知者,成名于王朝末代的先知正和临也一般,是王族亲属。

“被神拯救的意思吗?”临也靠着墙跌坐下来,把脸埋在手臂间,一片茫然。然而神明并不存在,临也在一切开始之前也完全没有发现端倪,唯一能与名字契合的,也许只有最终以身赴难的结局了吧?

身上赤红色的军服像是无明业火,灼烧着临也的心神。原本引以为傲的和坚持的一切都变成了虚假的泡影,他向帝国、向军旗宣过的誓言都变成了永远无法实现的咒魇,注定会在往后的日子里反复折磨他;而这曾经被他异常珍视的军服,此时简直就是象征着耻辱,无论如何也洗刷不掉的耻辱。

评论(4)
热度(110)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