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青苔(中)

※私设性,咳,向哨……

※上篇 (

※年更什么的,不存在的……


按部就班地训练、学习,被带着去出任务,折原临也发现专注其中的话,时间就会过得很快。他和小静约定结为搭档仿佛就是昨天,但从睡梦中醒来,看见头顶的树枝和太阳,才反应过来已经过了快一年。他轻轻打个哈欠,翻身看了一下周围躺的横七竖八的队友,终于爬起来去溪水边洗脸了。

说不清是为了小静或者别的什么,至少折原临也自己有了动力,就不再像原来那样了。以前是为了活命,现在不如说是拼命。他用纱布沾了点溪水,随意擦了擦裸露的伤口,已经结了血痂倒是不疼了,不过要是被小静知道,大概会生气吧。

小哨兵笑出声来,打理好自己,点开通讯器检查了一下上级的指令,叫醒他的队友们,准备返回基地。

队里负责医疗的岸谷新罗给临也上了点药,就躲到一边去对着通讯器嘀嘀咕咕了,临也凑上去狠狠拍上新罗的肩膀“你怎么天天都那么多话。”被吓了一跳的眼镜仔拍着胸口,回了临也一肘,“你这种单身狗的哨兵当然不明白了,这是爱的羁绊!”

没有理会折原小队长的一脸嫌弃,新罗又往外走了两步继续和他的搭档通讯。临也很有兴趣地看了新罗两眼,那家伙是个能力很低的向导,还遗憾的点歪了技能,外科水准不输给专业医生,精神梳理却能做的一塌糊涂。

临也很是好奇什么样的哨兵才会跟他搭档,不过一直以来都是新罗不停在说,对面从来不回,而新罗的年纪和自己差不多,远不到可以申请搭档的时候。不过想想这家伙的爹是“塔”的高层,估计是走了什么后门也说不定。

回到基地应付完一系列报告,临也洗完澡,龇牙咧嘴地把药重新上了一遍,嘴里咬着绷带往胳膊上缠,还得应付不知道什么时冒出来的自家小黑猫,免得小祖宗把纱布叼走了。

折腾完了,小哨兵喘着气摊在自己床上,一边撸猫一边闭上眼睛休息,不知何时就睡了过去。连续几天的潜伏让他得不到有效的睡眠,这会儿一放松就忍不住了,连猫都忘了就陷入昏睡中。好在他的精神体和主人一样,在这方面乖觉的很,见临也睡熟了,就蜷成一团窝在他手肘间,陪着他睡了。

等临也再睁开眼,已经是半夜。他摸着头等待睡眠过后的昏沉劲儿散去,看好时间,抬手发现猫还在他身上睡着,摇了摇头抱着猫穿上外套,偷跑出了宿舍。

熟练地躲过巡逻和显示器,穿过枝叶越发浓密的树林,临也走到了白塔的外面。

他靠着青苔旁边那块干净的塔壁坐下,伸出指头弹了弹猫的脑门,已经有临也小臂长的猫娇气地“喵”了一声,老大不乐意地翻下来,甩着尾巴就穿过了塔壁。

[临也?]里面的少年显然抱到了猫,精神力带着愉快和惊讶透了出来。

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临也回了个[嗯],然后坦然的任由精神触手兜头罩下来,将他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

[啧,是新罗那个傻子跟队吗。]静雄的句子是问句,传达出来的感觉却是肯定句,临也有些发愣,忽然意识到小静可能是认识新罗的。

[小静认识他?]临也干脆直接问了,比起像和别人那样试探设防,他更愿意和静雄直截了当,他是他的搭档了,如果他不讨厌的话,将来还会是伴侣的。临也可以把自己变成一个狡猾的、被伪装起来的人,但是只要可能的话,他愿意在自己的伪装上留个小小的缺口,只让静雄一个人通过。

[算是吧……]精神力的波动显出静雄的犹豫,临也就没再问下去,转而说了别的话题。

一直聊到天际开始泛白,临也舔舔发干的嘴唇,把赖在静雄身上不肯下来的猫召回来,[他们说下个月会开始哨兵的选拔,前十名都可以自己挑向导。]小哨兵拍着身上的细小水珠,[我要是拿了前三,可不可以跟他们要你?]他觉得自己这话问的特别不要脸,禁不住脸上发热,可是一想到小静可能会被逗得脸红他就耐不住要说。

里面沉默了一会儿,[前三可能……]静雄这段精神力波动得特别厉害,[第一的话……应该是没问题的……]

哨兵呆滞了片刻,随后夸张的笑了起来,把猫扔高,吓得它在空中就缩回高维度空间里不肯再出来。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拿第一好了。少年心情极好的回去了。

 

不过因为遇到了一些不可抗因素,“塔”的选拔比赛被迫推迟了一段时间,直到九月下旬才正式开启。

临也在一众可以参赛的哨兵中间就显得年龄偏小了,本来他就是越过基础学习阶段,半途跳到A班的,之后跟着A班进行学习和训练,这几个月的外出任务都是按年龄分组的,他周围的人都比他大不了多少,还打不过他,他就心安理得的做了几个月队长。

可选拔赛是不同的,不光有他们这一处,还有十一区另外三处“塔”的哨兵一同参赛,站在人堆里的临也,显然比他们都要稚嫩得多。

前两轮的比赛要求两人一组,组队晋级,在这种情形下,竟然没有人愿意和临也组队。

报名的最后五分钟,临也拎着一脸不情愿的岸谷新罗去报了名。新罗本来只是被自己老爹丢来选拔赛打个酱油,他已经有了固定的哨兵,就跟他组队也不可能刷到向导的好感值。而且新罗自身能力太差,连给一般哨兵做辅助都嫌拖累,谁会乐意带着他去晋级呢?没想到坐等被筛下去的时候,他被临也抓个正着。

赛事得持续上至少一周,前两轮的时限都是三天,在三天内完成指定要求就可以晋级,如果运气不好抽到了难以完成的项目,还可以通过抢夺别人完成的任务晋级。

巨大的竞赛场设立在另一重维度的空间里,外面看来不过是一间屋子那样,进去之后才知道大得仿佛没有边际。

站在入口处抽签时,新罗暗搓搓的诅咒临也第一轮就淘汰,结果临也抽了个非常简单的任务,拽着新罗去附近收集够了指定数量的动物,就脱离了竞赛场,第一个通过。

被溅了一脸血,精神有点恍惚的向导看着身边交了任务的黑发少年,忽然有种冲动,想问他为什么非要参加选拔。他跟着临也这队做任务的时间不短,更因为临也是少数能忍受他的废话的人,很长时间都在致力于把折原临也变成朋友。据他所知,折原临也并不热衷于这类赛事,而且因为足够努力、任务成绩出色,已经有高层点名要重点培养临也做接班人,人数还不止两三个。如果是说临也看上了哪个向导……在比例极其不均衡的情况下,如果哨兵看上了哪个向导,大概早就要去剖白一番,先留下印象。像临也这种善于煽动他人又不安分的家伙,真看上谁恐怕早闹得人尽皆知才对,怎么会默默来抢选拔赛的名次挑选向导。

这些疑问被带进了第二轮,难度升级之后,临也抽到了要在场地里找到两面隐藏的旗帜并绕场一周的任务。新罗看完任务之后脸色变得很难看,先不说旗帜好不好找,光是带着旗子绕场一周,就已经是给人当活靶子了。第一轮已经刷下去不少人,第二轮的对手多半都不是好对付的。只能拖后腿的新罗看了看身边细胳膊细腿的哨兵,禁不住摇了摇头。这种任务两个哨兵做着都费劲,何况还是自己这种战五渣。

不过临也倒是神色如常,简要分析之后就带着新罗潜伏下来,缓慢探索着场地,在第二天日落之前找齐了两面旗帜。虽然是选拔专用的场地,但里面的环境是真的按照野外布置的,各种毒物猛兽齐全,哨兵也就没带着新罗冒险,找了个树冠凑合休息了一晚,上午从他们所处之处找到入口之一,然后趁着正午灼热,人和野兽多半都隐藏起来了,临也拖着体力差到不忍直视的向导真的绕场一整圈,直到太阳西下才回到那处入口。

累得瘫在地上,新罗抱怨着将来哪个向导跟了你一定会被弄死,临也想到塔里的小静,竟然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吓了新罗一跳。

变故就是那个瞬间发生的,任务失败的一组撞到正要交任务的临也跟新罗,起了抢夺的念头。先一步发现了临也身后有人握着刀冲上来时,新罗没有喊出来,而是推开了黑发的少年。下腹一痛,向导才发现自己被人捅了一刀,然后在对面惊愕的眼神里倒了下去。

捅人的家伙也是哨兵,对于自己竟然伤害了一个向导不可谓不害怕,而被推开的临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拳揍了上去。虽然他经常觉得新罗这小子啰嗦,但看着向导为了救他受伤,对哨兵来说可以算是屈辱了。

“你叫奈仓是吧?”临也冷冷看着躺在地上的家伙,“我会记住的,你这辈子都会为你做的事付出代价。”

很快就有医疗人员来给新罗做了应急处理,用担架抬着往外走,临也跟在后边,随手把旗帜交了,就跟去了治疗处。

已经缓过劲来的新罗反复念叨着真疼啊,样子看着特别欠,临也却没再说什么,一直都在旁边看着。直到新罗被包扎好了挂上点滴,别人都退了出去,向导呼了口气,问临也,“这下可以算是朋友了吧?都为你肋下挨刀了。”

临也终于被他气得笑了,“算,你说算就算了。”

新罗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靠着枕头看临也用小刀给他削苹果,眼珠四处乱转,“那你跟我说说,你参加这次选拔,到底是看上谁了?”

临也停顿了一下,眉头微皱,“谁说我看上人了?”

“那你参赛有什么用,当我是傻的啊?”新罗不安分地扭了两圈脖子,看向窗外,瞥见一个打扮奇特的女性时,微微笑了出来,随后又转向临也,伸手戳了戳他,“哎,说说嘛,我这样也不可能和你去第三轮了,你到时候挑人我也听不见,你提前满足一下小伙伴的好奇心嘛。”

临也顺着刚才新罗看的方向,看到了那个一身紧身黑衣,带着猫耳头盔的女性,回给新罗一个“你竟然喜欢这种”的眼神。

思考了一分钟,把苹果堵到新罗嘴上,临也开了口,“我看上的是,那个……嗯,叫平和岛静雄的,小伙子……”

新罗的眼珠都快瞪出来了,临也不自在了几秒,想着新罗果然认识小静,起身去把刀子洗了。

一贯聒噪的家伙沉默了一会儿,直到临也问他“怎么?有什么问题?”,新罗才连忙摇头,用手拿下苹果,“没有、没有。”

大魔王配妖孽,挺好挺好。

废柴向导笑了笑,看着临也不说话,直到那个打扮很奇怪的女性进来,才撑起身愉快的喊了句“赛尔提~”。

临也估计这就是新罗的哨兵了,向她点点头致意,就退了出去。不管怎么说,受了伤之后可以见面这点,他还真是……有点羡慕了。

新罗确实没有看上第三轮的决战,他全天都在病房里粘着赛尔提。不过他也毫不意外临也夺冠的消息,虽然在战力方面还不够形成碾压,但以折原的水平和脑子,那些人还打不过他。

 

只不过,脸上贴了OK绷的少年在领奖台上提出要指定平和岛静雄之后,台下的情形就可以说是非常值得寻味了。

四处“塔”的人都在看着,可是互相一交流就发现谁都不认识这个平和岛,谁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向导。而高层们则是齐齐变了脸色,某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笑着说了句“有意思。”起身拍了下四木春也的肩膀就走了,而被拍的四木仍然一脸镇定,他身边的赤林也是面无表情,好像早就知道了临也会这样说。等高层们的惊讶和低声讨论结束后,四木站起身看了一眼对面,“那么,是否有人坚决反对?”

高层的坐席间一时静得可以分辨出呼吸的声音,四木特意多盯了对面的某个人一眼,见他点了点头,于是代为宣布了允许的答案。

等颁奖结束,有人来通知了临也一小时后他的向导会被带到宿舍,就把他一个人留在了休息室里。

终于放松下来的少年揉着身上青紫的瘀伤,好一会儿之后才像是绷不住了,捂着脸笑了起来。

而他不知道的是,之前被盯了好几眼的那个中年人此时正在白塔之外,[阿静,恭喜你终于能出来了。我见过那个小哨兵了,他挺可爱的,为了你还很拼命呢。]

[闭嘴,轮不到你说。]和临也交流时完全不同,精神力透露着主人的气急败坏。

男人叹了口气,[希望你们以后好好相处。]

这下没人回应他了,男人站在空地那待了一会儿,伸手摸了摸塔壁上的青苔,就这么走了。

西历4213年10月2日,第14届选拔赛结束,“塔”的禁区发生了不明爆炸,所幸没有人员伤亡,只是禁地中的白塔倒塌了。

同日,折原临也如愿得到了自己的向导。

“初次见面,小静。”回到了房间的临也显得很兴奋,确认没有人监视之后就把猫放了出来。

小黑猫喵喵叫着冲到了静雄身边,开始蹭他的腿。

金发少年看起来刚刚被打理了一番,身上的新衣服还带着折痕,听到临也的话有些僵硬地点点头“嗯”了一声。

视力不错的哨兵看见静雄碎发下的耳尖有点泛红,心里忽然变得特别柔软。虽然跟前的家伙比自己还高了半头,但是看起来真可爱啊。

临也觉得全身的酸疼都可以忽略了,他有些激动,像他的猫一样蹭到了静雄边上。

临也感觉到被抱住的时候静雄身体更僵硬了,忍不住笑出声来,把脑袋埋在了静雄怀里。少年身上带着阳光的气息和沐浴露的香味,之后温暖的精神力慢慢围过来,轻柔地包裹住临也,开始给他梳理。

因为被照顾得太过舒服,也加上之前几天神经紧绷身体超负荷,小哨兵很快就睡了过去。反过来抱着他的静雄将他放到了床上,小黑猫没再叫,乖顺地窝在临也身边,也被静雄搔了下巴,舒服的呼噜几声闭上了眼。

收回庞大的精神力,握住临也带着细小伤口的手,像做坏事一样飞快地用嘴唇碰了一下,静雄悄悄看了一会儿比自己预想里长得更好看的哨兵,“很高兴见到你,临也。”

评论(8)
热度(153)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