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第二十九签

※盲狙2017年高考上海卷作文:预测

预测,是指预先推测。生活充满变数,有的人乐于接受对生活的预测,有的人则不以为然。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要求:1.自拟题目;2.不少于800字。

 

彼时临近日落,前来参观的游客三三两两都是向下走,临也看了一会儿,逆着人流走向了千本鸟居的方向。朱红的鸟居连绵不绝,沿着道路通向山顶,其间还散布着狐狸的石像,是世界闻名的景点。光线透过鸟居洒落一地,层层叠叠,橙黄金红杂糅起来,仅一个美字不足以表述,却又难以想出更好的概括。山林簌簌,有悠远低沉的钟声穿透其间,暮归的飞鸟扑腾振翅,说不出的让人沉静下来。

不同于繁华喧嚣的东京,京都即便有再多的游客,都带着岁月在古都中沉淀的安详稳重,更不用提这专门供奉神明的大社。

终于逃离紧迫压抑的情报贩子闭上眼睛深深呼吸,只觉得自己身心都被缓慢抚平。杂念流出脑海,只余一片宁静的空白,仿佛他前生便曾踏足于此,今世故地重游,才让灵魂深处都为这片土地上的一切感到触动。

以水池边的长柄木勺净手,缓步行到拜殿前向善款箱内投入零钱,拍手后合十祈祷,拉动粗绳便听得风铃作响。

求签处站着名未脱尽稚气的巫女,眨着大眼睛盯住路过的人,看得他停下步子,犹豫片刻,开口要了一支签。

从巫女手中接过签纸,临也笑了笑,随手就塞进了口袋。

伏见稻荷大社第二十九签,姻缘大吉。

虽然不太相信,但还是如身边的普通游客一般,捐了一笔数目不小的钱,双手合十再次拜谢。

他素来不信卜签问卦之事,也多年不曾和家人进行过新年参拜,只觉得所谓神明之事不过虚幻。然而友人家中确实存在的无头骑士,倒是也在提醒着他万事都不无可能。

只是,他如今连自己的喜欢都无法正视,这一片小小的签纸又能预测什么呢?

也不过就是随意抽中的一支签罢了。

 

几年之后,再度来到伏见稻荷大社的折原临也,却是拄着手杖进来的。神社门口的工作人员见他身边有人照顾,在确认过他不需要帮助后回到了原位。

时值冬末初春,雪未融尽,樱未盛开,加上不是休息日,所以游客并不多。

缓缓步行着的青年沿着当年走过的路线再次游览,此时心境却已经大不相同。

参拜之时,他双手合十,忍不住看向身边同行之人,然后唇角的笑意就不可抑制地扩散开来。

山间仍有雪,映衬着朱红的鸟居。他在鸟居前等着,眼见同行的青年捏着从奥社奉拜处求的签纸,样式看起来与当初他在山顶求的并无什么不同,目光触及他又不好意思一般将那签纸塞进了口袋。

上山的路程其实不长,但对于行动不那么方便的临也来说绝不轻松。走了一小段,见前后都无人,金发青年忽然蹲了下来,“上来吧,我背你。”

情报贩子笑了笑,也不说话,顺势趴了上去,双手勾住那人结实的肩膀,被托着背了起来。

两个人一路往上走,临也侧过头看着鸟居外的山坡,恍惚间似是看见了一只颈间系着红绳的雪白狐狸,等定睛去看又什么都没有了,想着也许是看石像看花了眼。

“你怎么不去求支签?”背着他走了老远也不见气喘的人稍稍歪过头。

把头低下去,嘴巴凑在那人耳边,“我求过了呀,不过那时候是自己来的,这次最多也就是还愿。”

背他的人红了耳朵,没有答话,只是抽出一只手摸出了那张签纸递给他。伏见稻荷大社第二十九签,姻缘大吉。

他们刚经过的地方旋起一阵风,皮毛细滑的白狐狸从风中钻出来,看向还在往上去的两个青年。

有细细的红线从被背着的人尾指垂下来,绕过两人身侧,延伸到背人的青年手指上,正随着风轻轻晃荡。

 


评论(3)
热度(159)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