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з)∠)_emmm还是来稍微解释下,

【先港好不能吞刀的小朋友就不要逞强惹,哭唧唧说我有毒,我也很jio望啊。】

提供基因样本的真心不叫一代,可以叫本体或者祖爷爷(?)。

合众船和克隆两点是希德尼亚的梗,不过没照希德尼亚的设定克得很频繁,一代也就克隆一个,同代死光才有下一代,也不可能有克隆人之间的小孩。

本体静和本体临的话,算是生不同寝死同穴,这里尸身合二为一是小锡兵的梗,不过本体静一大半是武器,化了也做不成项链,只能挖个坑把祖爷爷埋一下啦……

克隆体一到三代因为两支船队航线没有重合,偶尔靠近也没可能让他们接触,所以都是没见过的,可以直接pass了。

四代临移籍第三船队,和四...

【静临】失落星球(下)

※上篇(

※BGM ~infinity~∞

※有刀提醒,下午把自己写哭了

 

05

几百年的时间过去,即使是当初保卫严密的军用基地,此时也显得不堪一击了。断电后的入口很轻易就被机体先生突破,临也借着机体提供的照明观察,还没能发现更多,就已经被机体抱起来往里走了。

通道里其实没什么可看的,机体先生很清楚这一点,或者应该说,这颗星球上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折原临也看的。几百年的差距其实是很大的,这些日子下来已经可以明显察觉到,如果不是临也说的语言还是同一种通用语,恐怕机体先生连基本沟通都做不到——流落至此的年轻人和这颗尘封了几百年的星球之间,有着不可弥补的鸿沟,他的语言、他的...

重新搞了一遍终末觉得劲头不对,憋着看了七平和九平,一边跟唱一边抹着眼泪码字,好不容易有了点状态,家人打个电话叫我送爷爷家🐶去美容……

【论一个文手是怎么秃的】

???谁给我,mai粉了吗……

一头雾水.jpg

顺便吐槽一句,谁说he,就不死人了……

【静临】紫藤怪谈

※一如既往我流胡编乱造

※今天也感觉自己秃秃的.jpg


“外の女子に神かけて 粟津と三井の予言も 堅い誓いの石山に……”(注1)

临近破晓时分,两道影子徘徊在白色的街道上,细风吹过,一片静谧之中只有残破花瓣无声翻飞。

【第一幕】

打更巡逻的中年男人转过街角,不由打了个哈欠,睁眼时瞥见一抹白影,吓得一个激灵,连忙挑起灯笼查看。“谁、谁!”他壮起胆子问道,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淡光照亮眼前的一小片,他反复晃着灯笼探查,终于确定没有其他人在,才缓缓呼出一口气。

不怪他胆小,这一片地界实在是诡异不祥,虽然时人笑称「火事と喧嘩は江戸の華」(火灾和打架是江户两大景),但如这一片般...

临睡觉统计字数发现还没到理想的一半,把考据的资料关键段落摘下来粘一起,比今天码的差不了多少……

哭晕在墙角,一天看了好几遍坂东爷爷,只想殴打自己,我真的看不下来,到底为啥要折磨自己选这个题材……

最坑的是下午去搜CD,搜着搜着关键字就变成了デュラララ,等我回过神已经结算了……

吃完早饭打开文档,选好bgm,摊开资料,“我可以!”。

【标准结局】

低头一看十一点,字数统计900,“不,我不行……”


【静临】魔王什么的不干了啦

※名不符实、脑袋有坑,下文随缘

※大众玩烂设定,重名撞梗纯属巧合(反正最有病的一定是我×)

※魔王不太行,勇者蛇精病

以上


作为第三十七代魔王,平和岛静雄第N次感到无力和绝望,趴在桌子上心不在焉地听学院的老师讲人魔战争史。然后毫不意外地被严肃的老师兜头砸了一个水球,一顿训斥之后照例是被赶去走廊罚站。

人类在漫长的对魔战争中学会了使用法术和借助魔法生物的力量,并形成了一定体系,也将这些用到了一切可以应用之处。像是静雄现在所处的学院,就是当前全大陆统一标准的教育机构,除了正常的书写、数学、礼仪、历史和武术等传统课程,一百四十多年前开始还增加了各种法术教学和关于...

睡不着的晚上明明有很多话想说,最后却只剩一句算了,就这样吧。

【静临】防脱不只靠生发剂

※沙雕,放飞,@木西麦🌾 麦老师生快~

※同时捏合言叶花paro和少女攻(?!)

※大写加粗OOC,请自带避雷针,慎重!

 

“我说真的,”岸谷新罗一脸生无可恋,“没有案例是因为被雷劈中就开始脱发的,而且你当时被劈中立刻就送医院了,检查结果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坐在新罗家沙发上cos碇司令的折原临也同样脸色不佳,但他又不能直说原因,只好抓着不良医生友情提供的生发剂离开。

老实说,他前几天被雷劈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要不是青天白日站在街心花园被劈的情形过于惊悚,围观群众七手八脚就给他送进了医院,说不定临也现场掸掸大衣就溜了。真正让他察觉到不对的,是离开医院的路上...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