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成咸鱼干了TAT,压力太大天天掉头发掉一大把,想摸个不用过脑子的古早味狗血沙雕静临,想看的盆友请在评论举手说一下梗,比如“总裁的百万甜心”或者“邪少的极品逃妻”之类的(泥垢了)

晚上八点搞。

【静临】Mythos (三)

※前(一) (二)


但让少年意外的是,祭祀结束后,他的老师将自己关了起来,根本不见任何人。急切的少年几度想要破门进入老师的房间,却又怕老师失望而不敢动手。担忧和惶恐宛如毒蛇的蛇信,时时舔舐着少年的心脏,一面让他惶恐不安,一面又忍不住想要伸手触碰这禁忌的渴望。

虽然年纪还不算大,但Shizuo已经隐约了解了自己对老师所抱有的情绪——并不完全是师生之情。少年的目光里,有对于老师的孺慕敬重,有对于拯救者的信赖和感激,但余下的渴求甚至贪慕是什么呢?相处的时间越长,Shizuo就能体会到自己对老师的感情在变化,像一场看不见的腐烂变质,少年开始生出嫉妒,开始生出占有欲,开始不满足于当前的...

【静临】歧途(二)

※前篇  ,扛锹填坑!

※架空,部分《玩家一号》(电影《头号玩家》原作)设定

 

虽然静雄和临也在军校时期关系并不好,但成绩和水平在那摆着,偶尔被上级点兵去执行任务,也只有他们俩实力对等,能被插到特殊任务的小队里。

临近毕业的那年,就赶上一次。当时岸谷新罗只是听说他们又一起出任务了,还在感慨希望这俩个人不要自己窝里反,等过了好些日子又见到临也时,新罗心里暗道了一声乌鸦嘴,但面上不显,笑着上去打招呼。

吊着胳膊的临也冲他摆摆手,倒是没什么表情,随口和新罗扯了几句最近学校的安排和上课的事。新罗终于耐不住性子问,“你这是没忍住背后捅刀被打了?”

临也脸色瞬...

SEX PISTOLS的梗还一直没摸,但是已经设定得又复杂又狗血,现在忽然冒的脑洞就极端相反,沙雕到哭。

比如某天妈妈翻出静雄小时候兽型的照片发给临也看,于是临也变身痴汉,在房间里跑圈发疯,“啊啊啊啊啊啊,太可爱了吧!阿伟死了!阿伟快出来走程序!”

舞流:“阿临哥你冷茎一点,我们这个故事里没有人叫阿伟!”

譬如晴日,光如锦华,云似雪浪

默默想了一下,失落星球写完就哭倒一片,等搞完单亲爸爸,得疯球多少个……

整理堆积物,终于可以挺着胸说只剩20个坑了!

_(:з)∠)_emmm还是来稍微解释下,

【先港好不能吞刀的小朋友就不要逞强惹,哭唧唧说我有毒,我也很jio望啊。】

提供基因样本的真心不叫一代,可以叫本体或者祖爷爷(?)。

合众船和克隆两点是希德尼亚的梗,不过没照希德尼亚的设定克得很频繁,一代也就克隆一个,同代死光才有下一代,也不可能有克隆人之间的小孩。

本体静和本体临的话,算是生不同寝死同穴,这里尸身合二为一是小锡兵的梗,不过本体静一大半是武器,化了也做不成项链,只能挖个坑把祖爷爷埋一下啦……

克隆体一到三代因为两支船队航线没有重合,偶尔靠近也没可能让他们接触,所以都是没见过的,可以直接pass了。

四代临移籍第三船队,和四...

【静临】失落星球(下)

※上篇(

※BGM ~infinity~∞

※有刀提醒,下午把自己写哭了

 

05

几百年的时间过去,即使是当初保卫严密的军用基地,此时也显得不堪一击了。断电后的入口很轻易就被机体先生突破,临也借着机体提供的照明观察,还没能发现更多,就已经被机体抱起来往里走了。

通道里其实没什么可看的,机体先生很清楚这一点,或者应该说,这颗星球上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折原临也看的。几百年的差距其实是很大的,这些日子下来已经可以明显察觉到,如果不是临也说的语言还是同一种通用语,恐怕机体先生连基本沟通都做不到——流落至此的年轻人和这颗尘封了几百年的星球之间,有着不可弥补的鸿沟,他的语言、他的

重新搞了一遍终末觉得劲头不对,憋着看了七平和九平,一边跟唱一边抹着眼泪码字,好不容易有了点状态,家人打个电话叫我送爷爷家🐶去美容……

【论一个文手是怎么秃的】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