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了_(:з)∠)_

纠结了一个多月最后还是买了古老的沙雕手灯……

骏河屋的同人翻了二十多页发现基本都买过了,最后搞了两本情怀向留着收藏……

Stk到别人碎碎念的内容就雷达启动,回忆各种远古产物……

废话巨多但是打开文档就大脑放空。

自我嫌弃.gif

【静临】浅尝

※完售本《福尔图娜的赞美诗》收录,三年前写的小辣鸡

※前篇 鲸吞,后文不存在的,是坑(跑路)


“汤姆前辈,”瓦罗娜盯着荧光屏上的标记,慢慢转过头去,“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嗯?”雷鬼发型的前辈推了把眼镜,“谁知道啊,不过也没办法了。这次的案子很棘手,一定要在凌晨之前把目标弄死,不然我们来神组全都会有麻烦啊。”

酒店的监控系统已经接上了他们的线路,瓦罗娜沉默下来,小心监视着派出的两组人,生怕会出问题。看到正臣和沙树顺利进入了主会场,汤姆坐到瓦罗娜旁边拿起耳麦戴好,不时指点年轻的后辈如何行动跟措辞更自然。

而另一边,还在楼道中待机的静雄和临也气氛之尴尬,哪怕隔...

emmm我最近什么都没干,就4500了?!
悄悄的……老规矩,静临only,评论开选,AO3预定,周日零点截止。
1.年下养成,不老魔女梗
2.私设型双A沙雕
3.童话paro,王子被恶魔拐跑啦~

今天学到了一句话,CP粉搞CP的精神就是“完全不以事实为基准,如有雷同,那就是真的!!!”

我不应该随便脑补的,小静大临的养成向非常有毒,现在满脑子都是临也捏着静雄的脸笑着让小静叫爸爸……

【静临】幸福论 Fin

※关于城市里的“普通人”

 

[生活太难,不值一首歌]

和往日没什么分别的一天,JR线上再普通不过的一站,匆忙的人流裹挟着急促和热气,汇入夏日再平凡不过的一天。

“咻——”尖锐的哨音和越发接近的列车行驶在轨道上特有的哐当声一同拉长,站台上呼喊和尖叫混乱地揉成一团,然后很快就有几不可闻的、什么东西落地的闷响,像是某种被随手丢下的重物,就这样没什么存在感地被掩盖了过去。

列车开始刹车制动,但车头已经进站,此刻早已来不及。

理应不怎么明显的“咔嚓”一声,此刻像是被无限放大再循环,然后吵闹的站台在那一瞬间完全安静下来,又很快在赶过来的工作人员扯着嗓子喊“请保持冷静,待在原地!”之...

_(:з)∠)_一年一度的体检挨训日,现场可见结果的,除了眼科内科和心脏方面的检测,其他项目或多或少有点毛病。查骨密度的医生拧着眉头说你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怎么数据差成这样……

哦……

忽然觉得真是太苦了……绝望疲惫随着黑夜一点一点积累扩散,把好不容易积攒的微小勇气都捻得粉碎。美好的东西这样脆弱,在阴暗和暴力面前毫无抵抗之力,在人的“恶”跟前不堪一击,于是短暂而可怜。

不管是被火焰吞噬的稿纸,还是受伤的、停止呼吸的staff,都是难以估量的损失,心疼之余也恨纵火者死不足惜。

真的遗憾,总有这种阴沟里生存的垃圾骚扰着真正努力的美好的人,连一群终日埋首纸笔文案的造梦者都能无端迫害。

希望某些不可回收垃圾,早下地狱。

我好想剧透各种沙雕梗,又怕我自己意志不坚定,嘚啵嘚啵之后就不写了……

发现我的脑洞果然只适合一个人傻乐,写不出什么恢宏场面,也写不出什么打动人的东西,连沙雕劝架都想的是“我方承诺不率先使用岸谷新罗”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