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穿粉鞋子的巫师先生 Fin

不考虑与生俱来的身份、各种日常和非日常的要素,只单纯论职业,那么坦白来说,目前生活在东京的情报屋折原临也先生,实际上是有着数百年家传的巫师。

到他这里,早已经找不出是多少年前、哪位来自欧洲的祖先脑子一抽,跟随船队来到了日本并且结婚定居。几个世纪前受人崇敬的神秘职业,在如今这个魔法元素和信仰之力极为衰弱的时代,听起来简直就是脑壳坏掉了。就像巫师这个词,对于现代人来说接触更多的估计不是游戏里的职业就是二次元人物设定了,反正临也从来没有从这个家传职业里得到半点好处,反而是经常要为此处理麻烦。

比如此刻,他在去开会的路上,第N次感到十分后悔,后悔自己当年为什么要脑子一抽去协会登记。简称为里世界协会...

【一句话搞事情系列】

久别重逢是个多美好的词呀,原本以为会永远不再见的人,竟有一天能重新遇到。可现实并不像舌尖滚过的音节那般轻易,如果不是阔别池袋的三十年后,如果不是现在这样躺在ICU里相见就好了。

○| ̄|_和我傻桃子挂了会儿跨洋电话,真的是被打败,我这安慰人还要被暴击捅刀……也是服气的……

当树洞没有什么负面情绪,就单纯心疼她一人在外漂了好几年,哄了半天让她去睡觉,忽然发觉一下就十年过去了。那会儿学校门口只有小卖店,放学了骑自行车载她去买冰淇淋甜筒,要骑三站地,一人两块钱,我买草莓的,她买巧克力的。那会儿两个人也都特别傻,互相拉低智商,搞事被老师训,基本上丢脸的事情都搞过一轮。一个历史课代表一个班长,有过因为背不出书被老师吐槽,也有过全班一起背书,人家还没看完,我们已经背完跑路的。

原来等很久之后看,那时候还真的是“青春”的。老阿姨感到怀恋,也觉得现在的生活索然无味,再也没有学生时代的心情...

【静临】复健系列(5)——时间碎片

※沙雕五分钟,后悔到明年×

※卡车门太久,于是暴力破拆了×

※部分玻璃之花世界观,十分瞎写

 

池袋街头的紧张氛围已经持续了三四天,哪怕是最繁华的路段也人人自危,好像多在室外待一秒就会死的样子。

原因很简单,也很可怕——安定了几年的前任池袋传说级干架机器平和岛静雄先生,脑壳坏掉了。

 

也不知道是上帝不小心把手里的十字架掉了,还是菩萨微笑的时候碰翻了手里端的瓶子,反正淑女大道旁边那块巨大的户外屏就是毫无征兆地砸了下来,广告里成田〇悟先生的放大版脸孔还没因为信号断开消失,已经直愣愣地倒向地面。

而更尴尬的是,那个时候屏幕下方只有平和岛先...

感觉最近热度狂跌,不知道是应该爆锤老福特的黑锅,还是自省一下最近越发糟糕的状态跟不知所云的存稿,也可能丢头真的没有什么墙角可以站人了吧_(:з」∠)_脑壳都痛

上班连续两次伤到左手中指,不同位置,哗哗流血那种……而且都是怎么看也碰不到中指的活动,也是服气了_(:з)∠)_

因为连指甲都劈了,下午工作基本全是靠右手单手敲的,最近是真搞不了什么了……

这玩意儿是认真的吗……
所以串联起来就是,噩梦一样不灭的极乐?(×)

我支持小静用这种方式搞死临也

【静临】与食与爱(四)Braised beef in red wine

4# Braised beef in red wine

For 阿笑,感谢参与小游戏 

BGM Over the Rainbow

波江小姐再一次送来临时添加的奇怪订单时,厨房里沉默了几分钟,然后才恢复了各种熟悉的叮叮当当,而冷下脸的折原主厨下意识地捏碎了小学徒刚做好的巧克力装饰,弄了一手巧克力渣,黏到手上很快就融化开形成污渍。学徒赶忙从旁边找了擦手巾来递给临也,看着他家主厨沉默地擦了手,接过矢雾波江记下的信息条,然后表情微微扭曲了一下,忽然捏紧纸条出了厨房往办公室去。

一次两次还可以说是巧合,可最近隔两三天就能收到加急预约,不是食材一时不好找,就是客人口味刁钻或者...

18年的最后一天了……

还在疯狂肝更新,晚上也应该可以让厨子组复合了(不确定的看天),晚上约了基友去人民大会堂听音乐会……所以要是四点还没更就废了(你tm)

今年没剪视频也没新的汉化本,码字比去年少了一大半,可是比之前累好多,真的咸鱼到秃头,希望19年能有点好的变化。

顺便毒奶真的不能轻易开口,我开光般的奶成剧毒了……看了一下明年的安排真的去不起CP,四叶草real阴影,而且完全没人能同行,凉凉.gif

PS.照这个架势就不会再做新本了,旧本凑合卖卖,没人要的年中就送去回收啦……至于更新还能写多久我也不确定,状态太差了,写文还不如出门看演出和展览……

上班上到整个人要炸,还没和撒币上司打起来真的是奇迹。挤着休息时间看了太太的更新想摸老夫老夫模式的鱼,然后脑补了叼着烟的包租公静和烫了头的包租婆临……尼玛……太可怕了×

因为不安而频频回首
无知地索求 羞耻于求救
不知疲倦地翻越 每一个山丘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