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临】与食与爱(五)Mulled Wine

5# Mulled Wine

应该说事情完全出乎了临也的预料,总是喜欢把控一切、把任何事情都预想透彻的家伙,其实也无法逃脱命运恶意的玩笑。

折原临也可从没想过刚和男朋友复合还不到两小时,男朋友就和他爸爸在自己的餐厅里爆发了矛盾,而且小静这个野蛮人一拳打坏了洗手间的墙壁,修起来也会是很糟心的事。

不过这些内容都不太重要了,临也虽然对小静的爸爸出现在此感到惊奇,却更在意自己的男朋友因为情绪失控而身体不住轻微颤抖,作为先使用暴力的人神情里却有某种委屈无助。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向那位衣着仍然很整齐的中年男人道歉,就直接找了波江来处理对客人的赔偿,自己带着静雄打车回了家。

说起来这才是他第二次去静雄...

雨停惹出来遛车,我就是全小区最酷的崽

今天也困得要死,估计下班又是一个废人……争取明天搞与食5。

朋克铆钉橙子警告!

讲一下还在英国时候的休息日。

反正也就是不配拥有姓名的工具人_(:з)∠)_

到底在难过什么……

【静临】予你荣光 Fin

※迟到的结婚日贺文,头秃.gif

※魔法×蒸汽朋克世界观(又到了瞎编乱造时间

※BGM The Sun Also Rises 

 

 

当夏季才能看见的第三个月亮逐渐隐去,白昼渐短,气温降低,人们却比夏日更加忙碌——这些都意味着每年一度的兽潮越来越近。等第一场雪落下来,那些散发着腥热臭气的魔兽就会从暗黑峡谷的另一端出现,以丑陋狰狞的姿态掠夺走无数人的生命,用无辜者的鲜血染红死境荒原的土地。

 

我被叫去给折原前辈打下手的时候,一度因为这不可思议的馅饼砸到头上而失去思考能力。

他可以说是传说级别的制造大师,既能制造前线才允许使用...

【静临】The Last Dream

※忽然发现没有补过这篇,已经买过小薄本的就可以跳过它

※BGM The Last Dream

※是The Rose的前篇,魂断威尼斯paro,较大年龄差操作,含有仅出于写作目的且不提倡效仿或支持的不伦感情。出自18年初的接龙游戏,至于其它被吞掉的部分emmm,等我有机会再补吧……


现在,时间被拨动到了二十世纪某年的一个春日。

平和岛静雄——暂时舍弃了他象征名誉和地位的身份,而使用了幼年时母亲为他起的日文名字——离开他路德维希大街的府邸,独自前往五百余公里外,期望能让自己彻底放松一场。

抛开大陆各国一团糟的形势,忘掉那些让人头疼政客和贵族还有他们的言论,男人终于能舒口气,踏实下...

这两天上班从地铁站出来,站口都有一个漂亮的黑背警犬,一大只但是超乖,像染发前的小静(喂),好想摸啊_(:з)∠)_

挑三个特别喜欢的发一下吧,虽然,上回叨叨的都买了……
大部分是40年到130年的古董,还有一部分是近年的邮票
别问,问就是wsl,。°(°¯᷄◠¯᷅°)°。

发现空了这么久,还是要写朋克(?)铆钉橙子……

Es ist die Seele ein Fremdes auf Erden

© 慕雪妆也 | Powered by LOFTER